曹雪芹给了她一把稀烂的牌,她却打出了最精彩的人生

人生,有时候就像是一场牌局。开局你拿到了什么样的牌,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但是这把牌究竟怎么打,则全看你自己了。有的人,抓了一手好牌,可能打出了最烂的一局;也有的人,可能抓了一把烂牌,却打出了很精彩的牌局。

《红楼梦》中的寒门女子邢岫烟,无疑就是后者。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设计了很多位出身高贵的女子,贾府四春,出身于一门双公之家;史湘云,出身于一门双侯之家;薛宝钗,出身于“珍珠如土金如铁”的金陵薛家;林黛玉,祖上四代袭爵,父亲是小林探花,曾担任过兰台寺大夫,后来又连任多年的巡盐御史;就连那位总是默默无闻的李纨,父亲也是国子监祭酒……

和这些姐妹们比起来,邢岫烟的出身,可以说是稀烂稀烂的。邢家,本来就不富裕,她的父亲邢忠,过得尤其艰难,他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房子,只能租赁寺庙里的房子度日。当这种日子也过不下去的时候,邢忠只能带着老婆、女儿,千里迢迢奔赴京城,来投奔邢夫人,指望邢夫人替他办房产,置盘缠。

邢夫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的儿媳妇王熙凤,对她非常了解,“邢夫人禀性愚犟,只知承顺贾赦以自保,次则婪取财货为自得……凡出入银钱事务,一经她手,便啬克异常”。这样的邢夫人,是指望不住的。邢岫烟在贾府中借居时,王熙凤每个月给她的二两月例,也被邢夫人惦记上了,命邢岫烟拿出一两来,给邢忠夫妇送去。邢岫烟这里出一两,邢夫人就可以少出一两了。

家境贫寒,居无定所,父母偏又是酒糟透之人,与女儿分中平常,姑妈不管不顾……这就是邢岫烟的人生。这一切,都是她不能够改变的,是与生俱来的。和贾府中的姑娘,和黛玉、湘云比起来,邢岫烟开局拿到的牌,烂到了极点。

然而,这个不爱说话的姑娘,却将这把稀烂的牌,打成了最精彩的样子。

初入贾府,贾府中的人,几乎没有谁将这个姑娘放在眼里。平儿的虾须镯丢了,王熙凤和平儿甚至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直接就怀疑到了邢岫烟的丫头身上。就连“见个女儿,便觉得清爽”的贾宝玉,也没有对邢岫烟倾注太多的关注,他只是对怡红院的丫头们,极口称赞“宝姐姐的一个妹子,大嫂子的两个妹子”,根本就没提一起前来的邢岫烟。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接触的增多,邢岫烟才慢慢引起了贾府人的注意,因为她有几个非常突出的优点——不卑不亢,超凡脱俗。

那个冬天,大观园中的头一场雪,红楼群芳们争奇斗艳,仿佛展开了一场时装秀,“十来件大红衣裳,映着雪好不齐整”,只有邢岫烟,仍然是家常旧衣,并没有避雪之衣。然而,大雪里的邢岫烟,不卑不亢,不急不躁,没有因为自己的衣服不如人而羞惭,也没有羡慕别人的奢华衣衫,就像她在自己的“咏红梅花”中写的那样,“浓淡由他冰雪中”。

既然借住在贾府,邢岫烟也不肯落人褒贬,虽然她没有钱,但宁可当了衣服,也要得体地应酬那些婆子、丫头们。她不愿意让那些下人们,认为自己沾了迎春的光,也不愿意被下人们背后说长道短。

邢岫烟的不卑不亢,超凡脱俗,终于引起了贾府中所有人的注意。薛姨妈因为喜爱这个女孩儿,将她说给了自己的侄子薛蝌;贾母因为喜欢这个女孩儿,在邢夫人要接她出去的时候,坚决挽留住了;林黛玉和史湘云,都成了邢岫烟的好友;在贾宝玉眼中,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女孩儿,如今如同“闲云野鹤”一般洒脱。

邢岫烟不仅为自己迎来了众人的喜爱,也为自己迎来了一桩美好的姻缘。薛蝌,虽然是薛蟠的叔伯兄弟,却并不像薛蟠那样胡作非为。他不仅长得玉树临风,更是早早地就承担了家里的职责。

邢岫烟与薛蝌的婚姻,亦或者将会成为《红楼梦》中,仅有的一桩幸福姻缘。邢岫烟开局拿了一把最烂的牌,却凭着自己的淡然和超脱,打出了最精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