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型肺炎感染者家属亲述:现已治愈出院,被隔离时通过视频联系

12月31日下午,张先生被转到了武汉金银潭医院,并完全隔离,“他住在6楼,ICU病房在7楼。”黄女士每天只能通过手机与爱人视频保持联系。通过视频电话,她看到和丈夫一起被隔离的,还有四五个人,“好像从30多岁到50多岁的人都有。”

武汉市民张先生从事餐饮行业多年,他没有想到,像往常一样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进货的举动,会把自己与全国高度关注的新型肺炎联系起来。

从2019年12月24日出现发烧、咳嗽的症状,到今年1月15日治愈出院,张先生的爱人黄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这段一生难忘的经历。

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进货

感染时甚至不知道病毒名称

黄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爱人张先生的病情大约从12月24日左右开始显现,“咳嗽、发烧,每天都在发烧,我们就当感冒在治疗。”见病情迟迟没有好转,家人把张先生送去武汉同济医院治疗。

“到同济医院的第二天,我爱人的肺部CT出来后,医生就问我们有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随后,张先生被隔离,连同黄女士作为伴侣,也一并被隔离。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

“不会完全限制我的自由,但是每天吃饭,都建议我们点外卖,我也可以出去打开水等,但是我也不想给医务工作者以及其他市民添麻烦,所以我们都待在隔离区。”黄女士说。

黄女士还告诉红星新闻,丈夫从事餐饮行业,所以常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进货,“但我们不知道那个市场里还有卖野生动物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感染上的。”黄女士回忆,当时对这次武汉新型肺炎还没有准确的官方名称,“只知道我爱人得了病毒性肺炎。”

被隔离时通过视频与家人联系

从新闻里得知自己所感染的病毒名字

12月31日下午,张先生被转到了武汉金银潭医院,并完全隔离,“他住在6楼,ICU病房在7楼。”黄女士每天只能通过手机与爱人视频保持联系。“听医生说,我爱人感染的是一种和非典差不多的病。”黄女士说,得知这个消息后,她非常害怕,丈夫被隔离后,黄女士和家人也去做了检查,确认没有被感染。

武汉金银潭医院 图据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从那时起,黄女士一家开始密切关注关于此次武汉肺炎的报道。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造成武汉肺炎疫情的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那时我们才知道,我丈夫感染的就是这种病毒。”

黄女士回忆,她每天与爱人通过视频联系,通过视频电话,她看到和丈夫一起被隔离的,还有四五个人,“好像从30多岁到50多岁的人都有。”

视频里的爱人张先生没有什么精神,张先生告诉她,自己依旧每天发烧,吃不下饭,“我很担心,直到几天后,他告诉我自己退烧了,也能吃饭了,我这才稍微放心一点。”

1月15日,接到医院通知,张先生终于病愈可以出院,“听到爱人病愈的消息,我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我真的非常感谢医院的工作人员,他们很辛苦,压力很大。”黄女士说,现在爱人在家休息,比起刚出院时全身无力的情况,现在爱人已经一天比一天好了,“接下来,就等一个月之后去医院复查就可以了。”

黄女士说,之所以接受这次采访,是希望通过爱人张先生的这次经历,告诉大家,不要恐慌,“治疗是一个过程,但是这个病是可以治愈的。”

红星新闻记者 蓝婧 沈杏怡

编辑 陈艳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