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广东,我家的猫死后,被人捡回去炖了……炖了!

文:黄爱东西(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至味西关》)

疫情这事,原本都是在小说和电影故事里,直到多年前SARS的时候,全民切身体验了一趟。

形容起来,约莫是大规模看不见的乌云罩顶,人人有点自危又都存着点侥幸之心,这事因何而起,现状如何,能否善了。

那场日常之外再加一层云山雾罩的命运轮盘抽签,对大部分人来说延续了一年多,对小部分家庭而言,至今余痛绵延。

当年得知疫情终于告一段落时,人人都觉得大松了一口气,不必再听紧箍咒。日子就这么过到了现在,虽然期间也夹带着对禽流感病毒的关注,但紧张程度总归不比当年,直至消息再次传来:

“中国疾控联合专家组上周宣布,初步判定自去年12月底暴发的武汉地区不明肺炎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迄今为止,包括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人类一共发现了七种冠状病毒。冠状病毒可以引起从感冒到死亡等各种症状和后果,其中最厉害的是MERS冠状病毒,感染发病为中东呼吸综合症,死亡率大概60%,其次是SARS冠状病毒,感染死亡率大概10%,其他冠状病毒感染后症状较轻微。”

经过SARS一役,全国人民都集体长了经验值,听说口罩被瞬间抢光了。

时隔多年,类似的新型冠状病毒,一样的12月底发现病人,区别是闹SARS的时候大家是过完年上班之后才陆续知道消息,这次是在过年前知道消息

一样浩荡的春运人群,一样的家家都在准备过年。换句话说,15年前的广州春运,千军万马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回家过年,现在的武汉春运,返乡人群是知情的。

知情比不知情好,起码各种措施多少能注意些,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勤洗手戴口罩,别乱吐痰别瞎吃野生动物,科学家们集体敲黑板划重点:别瞎吃野生动物。

当年SARS追查元凶,先是果子狸背锅,再是广东人背锅,让你们瞎吃让你们瞎吃,吃出祸害来了吧,最后才是菊头蝠的锅。

果子狸为林缘兽类,夜行性动物,喜欢在黄昏、夜间和日出前出门溜达,属杂食性动物,以野果和谷物为主食,也吃树枝叶,爱去果园偷吃水果,偶尔也吃自己的翔,肛门附近有臭腺,紧急情况下会放臭味大招。

粤地吃果子狸,原本有点祖传菜谱的意思,有说名菜龙虎凤里的虎,原本不是猫而是狸猫,说的是果狸;粤菜泰斗许衡留下的资料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全狸宴;粤剧里有《狸猫换太子》,出处是《三侠五义》,说的是宋真宗时,刘妃与内监郭槐合谋,以剥皮狸猫调换李宸妃所生孩儿的故事,清末民初被改编成各个剧种,有说那狸猫就是果子狸。

南方人工饲养果子狸挺多,所以在搞清楚是菊头蝠的锅之后,就有欢呼说可以放心吃果子狸的。实则蝙蝠是天然宿主,果子狸是中间宿主,谁知道它们是怎么勾兑的。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近日在演讲里说:

“我们看一下SARS是怎么来的。SARS的源头是蝙蝠不假,但是它发展的舞台是广东野生动物市场和餐馆。如果没有我们滥用果子狸,食用果子狸,那么病毒从蝙蝠到果子狸再到人的传播链就不会发生,当年的SARS就不会爆发。”

“再看看埃博拉是怎么来的。在非洲,野生动物是肉食类来源之一,尤其是在农村,像猩猩、猴子和蝙蝠都是他们主要的狩猎对象。通过这样的方式,埃博拉病毒多次从丛林走向村庄,最后走向城市。”

“再看看马来西亚的尼帕病毒是怎么感染到人类的。人类活动范围加速扩张,不断渗透到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里。我们把养猪场建在了蝙蝠栖息地的旁边,蝙蝠吃了水果,水果被病毒污染后掉到了猪圈里,猪吃了以后染病,又再把病毒感染到人。”

“广东省在2004年年初发布了一条禁令,全面捕杀野生动物市场的果子狸,取缔野生动物交易,关闭野生动物市场。这个政策对控制SARS后期传播,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在那之后,广东再没有出现SARS新增病例。”

(注:上文源自石正丽在《一席》的演讲)

吃果子狸搞出事情这口大锅,看来广东人是跑不掉了,有祖传食谱也没用。

虽说疫情新闻是大事,但日子还得过。至于对新闻传播信息的阅读理解,好像也不能强行要求人人得满分。

大姑奶奶来过年,正在问,又闹那啥病毒,这回是海鲜闹的?那年夜饭海鲜不能吃了?

这都哪里和哪里,最初的病人是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感染的,可那里也卖野生动物,最后查出来具体是哪种动物的锅,还不知道。说实话刚看新闻的时候还多看了两眼,这市场还和华南有关系? 吃野生动物这事,除了吃个稀罕,再大一点的原动力也许是传说中的进补。飞禽走兽陆上水里,统统都补。补的功效如何,这事讨论个十万字也不见得有结果,而纯说滋味问题的话,实际上好吃的早都驯养成家畜了,非要再到那些没法驯养或没有驯养的里面去尝试,实则回报率不高。 地球村时代,即便野生动物市场全部关闭,也都不乏奋勇瞎吃的勇士。

稍远一点的例子,是战斗民族伉俪勇尝旱獭刺身,染鼠疫双双去世,扔下家里三个亲生娃儿,还有医疗机构的如临大敌;近一点的例子,则是朋友圈里看到有旅行时候逗旱獭玩的。

身边的例子,则是村屋小区来自各省籍贯临时员工们的悍勇:隔壁小区有养孔雀当宠物的,跑到咱们小区来了,结果呢,失主找过来问的时候,早就被炖了;到了冬天,抓野猫吃;再一趟是我家有只得了糖尿病的长毛老猫不见了,找了好几天,才知道是它跑到屋外面,正巧小区养的警戒犬挣脱了绳子,把猫咬死了,然后猫被捡回去炖了……

这都什么胃口,是真不怕吃出个好歹来。

相信如果山里有旱獭,他们也能毫不犹豫地给火锅之。

这事还是和不知道害怕有关系。换以前,吃出个好歹吃出个瘟疫来,人类还没那么一日千里跑得那么欢畅。到现在,这事和全人类有关系,和尽可能让人人都知道害怕有关系。 换而言之,每一次疫情发生带来的乌云罩顶,也在提醒着大伙,科学家们再努力也未必能马上解决问题。

不科学地问一句,如果知道野生动物会报复你的话,你还要吃吗?

台风山竹登陆广东期间,一只不肯飞进屋子里面躲雨的“猛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