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短短几年命运急转直下,波音究竟怎么了?

底线思维一定要有。产品若连安全都做不到,甚至要以消费者性命为代价赚取短期利润,大厦崩盘是必然的。

说起波音,你会想到什么?

2019年5个月内,埃航、狮航两起空难,346人殒命?还是年初从伊朗起飞,坠机后带走180人性命的737客机?

最近,波音的日子越来越难,这在今年1月15日发布的业绩报告中有直观体现。

一是波音在2019年度的订单取消量超过购买量,为30年来首次。二是波音2019年的订单交付量不及对手空客的一半, “全球第一大飞机制造商”桂冠拱手他让。

可是往前翻30年、哪怕10年,情况都远不是这样。当波音横扫军用飞机和民航飞机订单时,空客只是零散开张。

不过数年,命运急转直下,波音怎么了?

劫数

在两起空难发生之前,波音737是波音历史上销量最稳定的飞机,50多年畅销不衰,堪称“现金奶牛”。

只是,当竞争对手空客推出推力更大、载客更多的A320neo系列时,波音决定仓促应战。

21世纪以来,在全球窄体机市场的两大系列波音737和空客A320的竞争中,空客A320系列逐渐胜出,在过去近20年的时间里,交付量力压737系列。

感受到压力的波音,在财报中多次将空客称为“野心勃勃的竞争者”

法国航空的空客A320

为了应对劲敌,波音想了一个办法——对老机型737略做改装,主要改动在发动机上,很快便得到了新版本737MAX。只是,这个办法是不折不扣的下策。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从事故分析情况来看,赶鸭子上架的737MAX,有个致命缺陷

它采用的LEAP-1B发动机,比其他737系列飞机的发动机更大、推力更强,发动机吊架也更靠前。这导致一个后果——如果飞机以更大推力起飞,很容易机头上仰,继而失速。

波音知道风险的存在,于是做了补救。只是,补救动作无异于另起新“坑”。

波音做了什么呢?它给飞机安装了“机动特性增强系统”,即MCAS系统,当飞机处于陡峭转弯、低速及襟翼缩回飞行时,MCAS系统会自动将机头下压,且不需要飞行员的指令——请记住,这个细节很关键。

除此之外,波音在737MAX交付初期,没有告知飞行员MCAS系统的存在。换言之,在紧急情况出现时,一个决定全机人员生死的重要操作系统,是飞行员压根不知道的。

雷就这么埋下了。直至2018年10月29日,狮航空难发生,机上无一人幸免。5个月后,灾难重演;埃航空难中,机上157人全部坠亡。

狮航飞机

接连两起空难震惊了世界。随后20多个国家和地区相继宣布,暂时停飞波音737MAX8或禁止该机型从本国或本地区领空飞过。

这些消息随即对波音产生影响。据IBA航空咨询公司估算,波音737MAX8在全球范围内停飞,单日造成的损失约为700万元人民币左右

华尔街公司Melius Research和Jefferies则估算称,禁飞给波音公司带来的成本损失可能在10亿至50亿美元之间

接连两起惨剧,使得波音在全球范围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这体现在波音的股价上。2019年3月11日,波音股价从422.54美元/股跌至375.41美元/股,累计跌幅超11%,市值蒸发266亿美元。

2019年3月13日,随着加拿大、美国先后宣布停飞波音737 Max机型,波音股价再次开始下跌,跌幅一度达2%。

事实上,在两次空难前,波音737机型已发生过20多次安全事故,逾千人因此丧生。但狮航、埃航的两次空难,丧生人数达到历史死亡人数的1/5,使得警示意味更加浓重

雄起

空难发生前,737 MAX被波音寄予厚望,它承载了应对空客A320挑战的光辉使命,然而波音的历史恰恰或在这部机型上迎来翻转。

波音曾有辉煌的历史,堪称从谷仓中走出的航空巨擘。

1909年的某一天,密歇根州小伙——威廉·波音,正在西雅图的一场博览会上看飞行表演,这是他作为木材商人儿子的首次观飞体验。

1916年,威廉·波音与海军技师乔治·韦斯特维尔特合作,成立了太平洋航空产品公司,这便是波音公司的前身。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波音获得了大量来自美国军方的订单,成长为美国重要的飞机制造商。

二战时,波音凭借军用飞机的生产制造闻名于世,其B-17轰炸机和B-29超级堡垒轰炸机分别产出超过12700架和2750架。

然而,过分专注军用市场,也使波音在民航市场中悄然落后于对手道格拉斯和洛克希德。为了改变这一局面,波音做了许多尝试,但均不成功。

经历多次失败后,波音决定将未来民航飞机的焦点对准喷气式飞机,于1952年投入1600万美元搞研发。

1957年12月20日,波音喷气式客机707完成首飞。

1958年4月15日,联邦航空总署和波音测试机师一起进行波音707飞行测试

此后,在与道格拉斯推出的喷气式客机DC-8多番竞逐后,波音707斩获泛美航空、美国航空等航企的青睐,“弯道超车”,支配了1960至1970年代的民航市场,也一跃取代了道格拉斯在民航界的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道格拉斯即后来的麦道,也在1997年被波音收入麾下。

此后,波音并未停止“升级打怪”之路,先后研发出747、777等叫好又叫座的产品,在航空霸主的位置上稳稳盘踞着。

交错

这时的空客在做什么?

1970年,法国、德国、英国和西班牙的几家飞机制造业公司抱团取暖,合作成立了空客工业集团。彼时,欧洲的航空制造业处在二战后的低潮中,即便是量产最成功的机型产量也不理想。

相较之下,美国因几乎未遭战火波及,且多次受到欧洲盟国的委托,航空制造业进入黄金阶段。以道格拉斯为首的美国飞机制造商先后崛起,占据全球飞机供应的大半江山。

欧洲飞机制造商深知,若各自为战,迟早输掉市场,于是空客成立。只是,这时的空客力量微小,尚不足与波音一较高低。

反观此时的波音,王牌机型已有、广阔市场在手,不论是民航部门还是军工部门,波音的地位无可替代。

这时候继续玩命研发新机型,似乎没什么必要。于是,波音调整了工作重点,转身迎向华尔街。资本成了波音逃不开的禁锢。

波音自777以后也曾提出若干新机种开发计划,但几乎得不到股东的支持。原因很简单,研发意味着巨额的投入和未知的研发结果,短期内财报会变得不太好看。这当然不是华尔街投资者乐于见到的,波音也妥协了。

华尔街

就这样,一直拖到2005年,波音才下定决心研发787梦想客机,但民航市场早已变了天。当波音停滞不前时,空客一直都在奋力追赶。

上世纪80年代,空客推出波音737的竞争对手、窄体客机A320系列,最终在市场上站住了脚跟。

在设计A320时,但空客着意提高了客舱的适应性和舒适性,且率先使用“数字电传操纵飞行控制系统”,这将还在使用“机械液压助力操纵飞控系统”的波音甩在身后。

几十年过去了,空客的反超堪称全面。窄体机方面,空客A320系列订单和交付量直追波音窄体机中最成功的737系列,宽体机方面,双层设计的空客A380拿到了阿联酋航空等航企的大单。

同时段,空客还有一系列研发动作正在酝酿,新型宽体机A350、更节能的窄体机A320neo都在名单内。2011年,改良版的空客A320neo一经推出便获得了1200架订单。

在过去近20年的时间里,A320的交付量力压737系列,给波音带来不小的压力。

波音737(紫色线)、空客A320(绿色线)过去20年销售竞逐

波音终于醒过味来了,它决定反击,但选用的办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选择

事故机型737MAX停飞之后,美国国会、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等对波音展开调查。

2019年12月11日,美国国会对波音737MAX事故的听证会上迎来了一位不同寻常的证人:波音在华盛顿州Renton工厂的前高管Ed Pierson。

Ed Pierson

在Pierson看来,两起悲剧原因相同:为了在与空客的竞争中占得先机,波音将安全的位次往后放了。

“波音之前对737 MAX制定的生产目标是每个月组装47架,但是为了迅速交付更多飞机,波音将每个月的组装目标提高到了52架。

波音的员工,尤其是组装工厂的机械师们为此加班加点、疲劳工作。一些员工甚至连续工作八周,中间没有一天休息。在此状态下,机械师们难免犯错。”Pierson说。为了赶工期,在737MAX项目中,一些机械师甚至做一些没有培训过的工种。

2009年,波音在南卡罗来纳州修建了继西雅图之后的第二条787装配线,然而在南卡组装的787问题连连。

如半岛电视台调查记者Will Jordan在调查中所言:

“波音在南卡工厂雇佣的机械师中,不少曾是“街头小混混”,他们只是想赚钱填饱肚子而已,或者是一些曾在快餐店做三明治的人。

你不能指望一个在麦当劳做汉堡的人给你做心脏手术,这是把命交给他们啊。但是这正是波音在南卡工厂做的。”

为了控制成本,波音将零件交给全球多国厂商生产,日本、韩国、欧洲地区的工厂完成零件制造后,波音将其悉数运回美国进行组装、测试与交付。但各地技术标准参差不齐,锂电池等零件质量问题屡屡发生,加重了飞机生产的安全隐患。

狮航、埃航空难发生后,许多航空公司都已经在考虑改用空客的飞机替代原先准备订购的波音737MAX飞机。

据统计,空客的A320neo系列飞机已经获得逾100多家航企超过6500架的确认订单,这意味着,空客在同级别飞机市场上的份额已经达到60%。

各位岛友,如果你是波音负责人,你会说什么?悔之晚矣?在岛妹看来,吸取教训恐怕是第一位。

首先,什么才是企业的安身立命之本?是产品。企业要想清楚自己真正该取悦的是谁,是资本?还是每一个用脚投票、为产品埋单的人?毕竟,资本也许是一时解药,但也可能是恍惚服下的毒药。

其次,若无危机意识,盛极而衰就是必然。从这个角度来看,前有狼后有虎,反倒可能是保险的好日子。不必感慨“高处不胜寒”,若待在山顶一动不动,不久就有人来替代了。诺基亚被苹果反超不就是这样吗?

最后,底线思维一定要有。产品若连安全都做不到,甚至要以消费者性命为代价赚取短期利润,大厦崩盘是必然的。

文/云中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