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和蒋介石严禁民间过春节,为什么都失败了?

春节(历史上称为上日、元日、新正、新元、元旦等等)是流传数千年的文化传统,也是一年当中最重要、最隆重的节日。

过春节已经融入每一个中国人的文化血液。不过春节,大概要影响一个人一年的好心情了。

可是,在近代史上,就有政治强人严禁百姓过春节。这是什么情况呢?我们一起来看看。

太平天国:谁过春节打谁屁股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确立了对传统文化全盘否定的政策。不仅焚毁儒家经典,而且将通行的历法斥为“妖历”。洪秀全大力推行“太平天历”,将春节严行禁止。贴春联、迎神送神、祭祖等习俗,统统在打击之列。

“洪秀全怒砸孔碑”连环画。

亲历太平天国那段历史的书生谢介鹤,在《金陵癸甲纪事略》一书中记载了春节当天南京城中的景象:

“咸丰四年甲寅,正月元旦,金陵城中女馆,着裙共相庆贺,伪女官觉拿去,或杖或枷锁,目为妖。牌尾间有庆贺,为贼所觉,亦多受杖,时贼营十二月二十四日也。”

谢介鹤所说的这个春节,时在1854年1月29日。太平天国女官发现女馆中有人互相祝福,当即把她们等同于罪犯抓起来,或施以杖刑打屁股、或戴上枷锁示众。更吊诡的是,这些过春节的人,被视为“妖孽”。

青年洪秀全画像。

沈梓在《避寇日记》中记载了家乡浙江桐乡县濮院镇发生的事情。咸丰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1862年1月21日),农历小年,“镇有送灶者被长毛拉去,谓仍用妖朝历”。除夕夜,太平军进入千家万户,查禁祭祖行为,“柳岸沈玉珂茂才家方祭祖,贼入,拉其兄某欲杀之,有某姓者入劝,遭其捶辱。后有赌匪与贼善者送洋六元,乃释之。”

因为祭祖,差点被杀,可见太平军对春节习俗必欲从根底上加以消灭。

洪秀全在严禁春节的同时,鼓励民众过“天历新年”。据谢介鹤在咸丰四年所见,太平军过天历新年的情景是这样的:“天大雪,未明诵赞美声振天地,贼亦飞刺相庆贺,见面不跪不揖,但曰高升而已。”

天历新年的主要内容,就是唱赞美诗歌颂天父天兄的功德。但是,这种形式对广大百姓而言,无疑是陌生的、难以接受的。

蒋介石政府:打倒正月初一

1928年11月,蒋介石领衔的南京国民政府颁布《实行废除旧历普用国历案》和《普用国历办法八条》。

这两份方案的要旨,就是废除农历,实行阳历;严令各机关、各学校、各团体,“除国历规定者外,对于旧历节令,一律不准循俗放假”。

此举又是向几千年的文化习俗发起挑战,一场针对春节的“围剿”就此展开。

1929年春节前夕,湖南《国民日报》出版《打倒正月初一专号》,用一组漫画和文字,将春节贬得一文不值,不仅打倒,还要踏上几脚。

《打倒正月初一专号》上的漫画。

同时,还有报纸撰文,声称:“如发现有贩卖门神纸花等,便赏他一个撕之大吉;如果有玩龙灯狮子的,便请他尝尝铁窗风味;至于喊拜年,喊恭喜发财的,我们即目他为反动口号,硬指他为不奉民国正朔的反动派。”

能把拜年推到“反动”的层面,真是上纲上线。

各地警察也没闲着,深入街巷,捣毁供品,抓捕售卖旧历的小贩,强迫歇业的商店开门营业,赶走舞龙舞狮的民间团体……

不能过春节,民众当然是牢骚满腹。1934年2月13日,正是农历除夕,学生们照常上课。清华大学学生季羡林在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我觉得我还有一脑袋封建观念。对于过年,我始终拥护,尤其是旧历年,因为这使我回忆到童年时美丽有诗意的过年的生活。”

对于过年,他显然是很怀念的。

民国初年春节期间迎神活动。

1934年春节这一天,学生期刊《学校生活》登载了一段顺口溜:“今天是废历的‘The New Year’s day’,在家耍子多Happy!但是‘上司’仍旧叫我们在学校Study,想起来,真是多么的Sorry。”

全国人民怨声载道,舆论反对禁令的声浪起伏不断。每年家家户户都偷偷地过春节。国民政府不得不重新考虑禁过春节的合理性,最终承认:“对于旧历年关,除公务机关,民间习俗不宜过于干涉。”

1936年起,民众又可以大大方方地过自己的春节了。近代史上两次试图扼杀春节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洪秀全、蒋介石这样自以为可以改天换地的政治强人,到底拗不过文化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