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迪尔德丽出生时,便有预言说,她会出落为美人。长大后的她果然是美若天仙,国王看上了她,要娶她为王后,可是她却在山上玩耍时邂逅了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他帅气的面容和动听的歌声让她如痴如醉,他也被她的美深深地吸引着。然而,国王就要迎娶她了,在国王和爱情面前她该何去何从?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吗?

《悲伤的迪尔德丽》是约翰 米林顿 辛格和叶芝共同完成的著名爱情悲剧。它改编自爱尔兰神话中迪尔德丽和康纳尔王的传说此剧是一部辛格生前未完成的三幕悲剧,后来由叶芝和辛格的遗孀莫莉 奥尔古德继续完成。剧中采用了清新自然的抒情文体,对话极具诗意和想象力,灵活地运用了大量的爱尔兰方言,集中表达出悲剧的绝望。同时,在轻快美好的爱情描述部分,又体现出巨大的张力,轻松描绘出愉悦的欢闹。

1

康奇厄伯:(环视四周)迪尔德丽在哪儿?

拉瓦查姆:(试图若无其事地说)到外面去了,在斯利夫福德山上玩呢。她经常在那儿嬉闹,摘些野花、坚果,或是一些小树枝什么的;只要她玩得开心,我想我就没必要管她,这正合她的意。(费格斯和老妇说着话)

康奇厄伯:(冷冷地)要打雷的晚上是不能在外面呆着的。

拉瓦查姆:(更加不安地)山上的每条小路她都很熟悉,再说了闪电是不会烧焦像她那样的美人的。

费格斯:(高兴地)她说的没错,康奇厄伯,你坐下休息吧。(从斗篷下拿出一个钱包)我数数我们带了多少钱,然后把钱放到里屋的壁橱里。(他和老妇人一起走进里屋)

康奇厄伯:(坐下,环顾四周)我给迪尔德丽送来的那些垫子、门帘和银锅去哪儿了?

拉瓦查姆:康奇厄伯,那些垫子和门帘在这个壁橱里。自从死神节那天起就一直下雨,她跑进跑出,脚上总会沾些泥土和野草,迪尔德丽说不想弄脏这些东西。打那之后,我们把银锅和金杯子也锁在了这个箱子里。

康奇厄伯:把那些东西拿出来,从今天就开始用。

拉瓦查姆:遵命,康奇厄伯。

康奇厄伯:(起身朝壁毯框架走去)这是她织的吗?

拉瓦查姆:(高兴地说)是她织的,康奇厄伯。都说她绣出的图案精美无比呢,深红色嵌着紫色,并且用她喜爱的绿色和金黄钩边。

康奇厄伯:(有点不安)从我上次路过之后,她有没有理清头绪,充实自己,渐渐为将来在艾曼城的生活做好准备?

拉瓦查姆:(面无表情地)说到这个话题,您和我可都高兴不起来。(下定决心说)说实话,她八成是想清楚了,却觉得她才二十岁,不愿嫁给高高在上的君王。请不要觉得难以接受,康奇厄伯。不过今晚若是见了她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感觉,除了我刚才提的那些,这两三个月她也更任性了一些。

康奇厄伯:(严厉地,但又因事情没有更糟糕而感到宽慰。)你不好好教她如何去迎接未来的皇后生活,这事你办得也太糟糕了吧?

拉瓦查姆:我侍奉您四十年了,今晚就跟您实话实说。康奇厄伯,当有鸟儿婉转的歌声可听,阳光下,河潭清凉的水可以游泳时,她还会在意一个老妇的话吗?我跟你讲,若是恰逢那会儿你看到那蓝色的河水映衬着她白皙的肌肤,美丽的水藻环绕着她红润的双唇,即便心中仍有贪念,或许你会明白她根本就不是为像你这样的人生的。

康奇厄伯:我不管她为什么而生;她一定要成为我的女人。(他看了看迪尔德丽的针线筐)

2

迪尔德丽:(近乎自言自语道)我不会在艾曼城当你的伴侣。

康奇厄伯:(没有注意她的话语)在那儿你将会感到自豪和快乐,如果说年轻的男子猎技非凡,和我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你会明白什么才是最宝贵的。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安全而美好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你两三天后到了艾曼城就有了。

迪尔德丽:(惊恐地说)两天!

康奇厄伯:我已经准备好了房间,过一会儿就会有人带你去那,成为我的王后,作为整个爱尔兰的王后。

迪尔德丽:(害怕地站起来恳求)康奇厄伯,我更想留在这里。就让我留下吧,我对峡谷里的每条路都了如指掌了,跟峡谷里的人也很熟了……我生来就是要过这样的生活的。

康奇厄伯:和我一起回到艾曼城你会更快乐更幸福。我会做你的伴侣,保护你不受预言中那些麻烦的烦扰。

迪尔德丽:在这山坡上自由自在的,我不会去艾曼城做你的王后。

康奇厄伯:我希望能早点拥有你;我厌倦了想象有一天你走进空旷的王宫,来到我身边的日子。我已经拿定了主意要你,然而,说这些的同时,潜意识里我还是害怕得不到你,却惹下天大的麻烦。因为这些,迪尔德丽,我祈求你快点来到我身边;我会对你忠忠实实的,不会对你有半句谎言,你再也找不到一个男人,像我这样对你爱的如此痴迷。

迪尔德丽:我不可能去的,康奇厄伯。

康奇厄伯:(用耀武扬威的语调)我希望拥有你,在阿尔斯特的王位上也已经等你很久了。像伊美尔和梅芙那样长大后成为我的伴侣,难道不比在这儿好吗?你总不能永远长不大吧?

迪尔德丽:康奇厄伯……你不了解我,娶了我你也不会有什么快乐可言。我喜欢长时间发呆,瞧着日子从我身边飞速地溜走,而且一直特立独行。我以后也会如此。

3

纳西:很久以来,人们一直谈论着迪尔德丽,说她天生聪颖,美貌无双;很多人都知晓,许多国王都情愿付出巨大的代价来换取今晚我与你的相逢,求你做他们的王后。

迪尔德丽:纳西,我想要的并不多……在满月之时我在丛林里听到有人在唱歌。于是提着裙摆沿着小路,循声追去。跑到岩石边,我看到你正从下面经过,穿着深红色的斗篷,哼着歌,在你们号称爱尔兰三美男的兄弟中脱颖而出。

纳西:就是因为这个,在黄昏中你喊了我们?

迪尔德丽:(小声地说)纳西,自那以后,我有时候像是丢了小羊羔的母羊,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小羊那样焦急无助,有时孤单地看着天空,发现星星上闪烁着新的光辉,月亮也换了崭新的面孔,无时无刻不沉浸在对艾曼城的畏惧之中。

纳西:(保持冷静,后退了点)你在这儿是会感到孤独,但你生来就是为了陪伴伟大的君主的。

迪尔德丽:(温柔地)今晚你在这儿,才是这世上最好的陪伴。

纳西:(仍然有点正式)今晚得到你的陪伴才是我最大的荣幸,你去了艾曼城可是就要成为尊贵无比的王后了。

迪尔德丽:我不会去曼城做王后的。

纳西:康奇厄伯发誓要让你成为他的王后,你肯定要去。

迪尔德丽:也许就是因为如此,我被称为悲伤的迪尔德丽……纳西,我们可以过上甜蜜的生活……能够拥有最好的最富有的东西是件美好的事情,即便只能在有限的时空里拥有。

纳西:(非常忧伤)我们大胆地违背国王的意愿,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迪尔德丽:纳西,你不要走,不要把我丢给国王这样一个在王宫里日益老去,群臣簇拥,身边堆砌着黄金白银的人。(说得更快)我不会给拘禁在艾曼城度过一生,若是能有平静的生活,即使日子短暂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站起来,从他身边走开)我一个人在树林待了许久,并不惧怕死亡。死亡换来的将是丰富多彩的生活,美好的令升起的太阳都羡慕红了脸,月亮显得苍白,孤寂,日渐消退。(走到纳西身边,手搭在他肩膀上)纳西,人都会衰老,生命终要消亡,如此说来,关于我们会毁掉自己的预言又算得了什么?

纳西:预言中那是充满血腥和死亡的世界,我真不想把你带入其中,那儿还有散发着腐臭味的坟墓……迪尔德丽,我们一直都耐心地等待着,不是吗?每当傍晚的时候总能在山坡看见你。

4

拉瓦查姆:(急切地说道)快起身,迪尔德丽,到弗格斯身边去,不然你将成为国王永远的奴隶!

迪尔德丽:(坚定地说道)我不会离开纳西,他走了,整个世界只剩下萧条和孤寂。天堂没了亮光,大地也没了花香,我离开还有什么意义。我不会离开,周围的一切只会告诉我纳西永远地走了。

康奇厄伯:(自后方说道)她在这儿,退后几步。(拉瓦查姆与老妇人躲进左侧黑暗的地方,同时康奇厄伯走进,兴奋地对迪尔德丽说道)过来,离开纳西,就像我离开烧成废墟的艾曼马夏一样。那儿到处是烧焦的木头和焦糊味,很多地方的仓库都已烧成了灰。

迪尔德丽:(更加清醒地意识到周围发生了什么)与这里相比,王国和艾曼马夏算什么呢?这里才是最精彩的地方,康奇厄伯,今晚我在这里的沙砾上睡觉了吧?

康奇厄伯:不要再提纳西。既然艾曼城已经毁了,我带你去邓迪尔甘。(康奇厄伯向她走进一步)迪尔德丽:(用阻止康奇厄伯前行的语调)离纳西远一点。他将永不衰老,青春永驻。离那些干净的尸身远一点,我把他们埋在了一堆泥土和枯草之下—我最终也将容身于此。

康奇厄伯:(粗暴地说道)站起来跟我走。不要在这里哭天喊地的,还越来越疯狂。

迪尔德丽:是你疯了,做出这样疯狂的事。回到你的军队和议会中去吧,康奇厄伯,在那儿你高高在上,但是在这儿你只是个愚蠢的老头。

康奇厄伯:即使我蠢笨,我也还知道不能让用悲伤与许多人的死换来的东西溜走。(走向她)

迪尔德丽:别拿你的手碰我。

康奇厄伯:会有别人去碰你。我的斗士已将树林包围了。

迪尔德丽:(起身看着艾曼城的火光)我已痛不欲生,你们这些蠢人要吵去一边吵。(转身)映着夜色,艾曼城的火焰冉冉升起。就是因为我,曾经居住着王后,驻守着军队,镶嵌着红色金子的宫殿只变成了一堵孤墙,鼬鼠野猫在上面嘶叫。这个传说将会流传开来,讲述一座废城,一位发疯的国王和一个得到永生的女人的故事。(环顾四周)树木光秃秃的枝丫映照在月光之下。小月亮啊,阿尔本的小月亮。今晚,明晚,从此之后,你将孤独徘徊,在格伦莱伊之外的丛林中四下寻找迪尔德丽和纳西,却再也找不见,因为这两位爱人已相拥长眠于地下。

弗格斯:(走到康奇厄伯右侧,低语道)退后,不然你会背上逼死了发疯的王后的恶名。

康奇厄伯:我才要发疯了。艾曼城着了火,迪尔德丽胡言乱语,我的心也已破碎。

迪尔德丽:(高声而平缓地说道)我把悲伤收放到一旁,如同收起破旧泥泞的鞋子,因为我经历了伟人也要羡慕的一生。我出身卑微,端坐在艾曼城城堡中的国王却平和待我。康奇厄伯睿智,纳西勇猛无敌,被他们看上都是我的荣幸。灰白的发丝,稀松的牙齿,想要躲避这些又怎会是易事。(带着胜利地腔调)我们曾经选择了树林中清净的生活,如今在坟墓中我们还会得到安宁……

康奇厄伯:她要做傻事了。

迪尔德丽:(露出纳西的刀)你把纳西锁进了坟墓里,让他永远年轻,我却有这把小钥匙可以打开门,与他一同青春永驻。退后,康奇厄伯,是你作为君王令我与纳西生死相隔。(转过半个身子朝着坟墓)“虽然刚才一直倾吐着悲伤,但是我的生活从来都充满欢乐。我要与你同去的是个冰冷的地方,纳西,今晚你环绕在我脖颈旁的手臂不再有往日的温暖,而是冰凉……真可怜,你已经听不到我说话了,我还在这儿喋喋不休。真可悲,康奇厄伯,你今晚在艾曼城做下了这一切。不过,生命即将终结,时间就要停止,这多令人开心欢畅啊。(她将刀子插入心脏,沉到坟墓之中。康奇厄伯和弗格斯走上前来。红光褪去,舞台漆黑一片)

以上段落选自《悲伤的迪尔德丽》

【书名】悲伤的迪尔德丽

【作者】[爱尔兰]约翰 米林顿 辛格

【译者】郝米娜、张俊梅

【责任编辑】张俊梅

【作者简介】约翰·米林顿·辛格(John Millington Synge,1871–1909年),爱尔兰文学复兴运动时期的领导人和主要剧作家,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剧作家,以高超的写作技巧描写了阿伦群岛原始生活和爱尔兰西部海岸。辛格在其戏剧对话中再现了爱尔兰农民丰富多彩、充满活力及富有诗意的语言。辛格在一些戏剧作品中对这些人物嘲讽性的描写招致谴责,有时甚至在剧院引起骚乱,其主要作品有《悲伤的迪尔德丽》,《西方世界的花花公子》,《圣泉》,《补锅匠的婚礼》(《葬身海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