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培科:影响2020年A股市场的几个因素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23日电 题:《苏培科: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作者 苏培科(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从宏观政策层面来看,2019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明确部署2020年的工作重点,提出“要完善和强化‘六稳’举措,健全财政、货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此外,三大攻坚战顺序调整,脱贫攻坚放在第一位,防化风险从三大攻坚战之首调整到最后,不再提“去杠杆”。并且在2020年元旦启动了全面降准,货币政策释放宽松信号,财政政策也不甘落后。

从上述政策基调来看,对2020年资本市场有如下几个有利之处:

一是,中央层面和政策层面对资本市场的关注程度在大幅提升,从遏制风险到大力度改革金融、资本市场,明确提出在2020年完善市场基础制度、全面启动注册制改革和完善退出机制,并修改证券法,以适应注册制改革和强化上市公司治理,提升上市公司质量,这些改革措施如果在今年彻底落实,资本市场的制度改革红利就自然会在市场中显现。

这些改革都涉及资本市场的深层次问题,改革并非易事。尤其退市制度,对提升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质量至关重要。要想让退市制度在A股市场落地生根,必须要系统地改革中国股市,首先要改革发审机制,实行注册制,否则退市制度很难被彻底执行;其次,退市制度最好不要再设置退市公司重新上市的单独通道,虽然其目的是为了说服各方来践行退市,但也会导致主动恶意退市、“洗大澡”的隐患;另外,退市制度要“追溯既往”,上市公司退市时应查明是什么原因导致退市,如果是因为系统性风险或公司盈利模式遇阻,或者是正常性的经营失败,投资者承担股东应有的责任天经地义。如果上市公司因财务造假、包装上市或恶意退市,其导致的退市损失则不应该由投资者来全额承担,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将投资者的损失降到最小的范围。只有责、权、利明确,赏罚分明,才能公正执法。基础制度改革要彻底,市场化的注册制改革要实现真正的市场化注册制,而非以注册之名行审批之实。

二是,货币政策较之前出现一些松动,市场流动性会得到一些改善。

从目前中国经济攻坚克难的决心和进展来看,货币政策宽松释放的流动性是希望滋润实体经济,并非让其流入房地产领域和两高一限领域。目前中国楼市显然不能再充当货币池子。流动性很有可能会导向股票市场,这对于流动性紧缺的A股市场无疑是有利的。一个积极向上的股票市场对实体经济带动和转型升级也是有利的。有财富效应的二级市场是有利于VC、PE等一级市场的投资的,一旦一级市场的土壤完善了,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就会得到资本的支持。

三是,经济的外在压力变小,同时应对国内经济增速下行的压力加大。

截至1月16日,全国已经发行和计划发行地方债合计达到7851亿元,其中约九成流向基建领域,远高于往年同期的水平。而这些专项债主要投向了轨道、交通运输、污水处理为主的生态环保和环境治理、产业园区、文教体养老等领域,较以往的投资结构有所改善。加大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可能也有替换以往的高利率负债的因素,确保已投项目不要成为“半拉子”。希望2020年对地方政府的投资和发债多一些“紧箍咒”,避免地方债缺口进一步扩大。

四是,中国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向外资开放的幅度越来越大,为A股市场流入增量资金提供了可能。

据央行统计,截至2019年9月末,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境内人民币股票资产市值1.17万亿元,占到A股流通市值的3.4%,较2016年底提高了1.5个百分点。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不断扩大,以及A股先后纳入明晟指数、富时罗素指数和标普道琼斯指数且权重逐步提高,外资配置人民币股票资产的比例在不断提升。目前境外投资者已经成为中国股票市场中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A股市场历来是一个资金驱动型的市场,只有在流动性宽松的时候才有牛市出现。国内投资者目前普遍信心不足,大都在观望状态,如果市场没有出现财富效应,人们不会大量进入股票市场,目前这一情形很有可能会随着外资的不断进入和国内其他存量资金的流入而改变。

除了这些相对积极的因素外,还得注意一些潜在的不利因素:

首先,在全球经济增速下行的大背景下,地缘政治冲突和国际贸易摩擦反复,可能给中国经济带来影响;其二,经济基本面挑战增加;其三,民营上市公司的债务危机和流动性危机仍然存在;其四,国内金融市场的融资渠道有限,市场有待出清;其五,大小限减持和新股扩容的速度可能会让增量资金心有余而力不足。

综合评判,2020年应该是结构型机会之年。全面启动注册制改革与沪深两市IPO竞争后,新股会逐渐回归价值;跌破发行价和低价发行后,科创企业的二级市场价值和机会就会浮现,高端技术类型企业在中国将出现了蓬勃之势;加之“新民企28条”带给头部民营科技型企业的政策红利会越来越多。虽然科创板块整体不足以弥补传统行业的衰落缺口,但创新向上、质量向上的趋势已经形成,未来几年的结构型机会自然也会在这些科技创新类的隐形冠军中产生。(中新经纬APP)

苏培科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