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这道菜得上!

白菘类羊豚,冒土出熊蹯。

白菜因为谐音“百财”,又因为清清白白的外在特征,历来被文人歌咏,被画家描绘,被百姓喜爱。

▲吴昌硕《菜根香》

吴昌硕曾言:“葱蒜鱼肉损肝肺,咬之不厌唯菜根。”有一次,挚友沈石友向他索画,特地嘱咐要画日常蔬菜,因为:“真读书者,必无封侯食肉相,只咬得菜根耳。”吴昌硕听后颇为感慨,画完画还题上:“咬得菜根坚齿牙,面无菜色愿亦足。”

▲吴昌硕《菜根香》

吴昌硕早岁生活颠沛流离,后来以书画闻名,求画者众多,环境虽有很大改善,仍不忘民间疾苦,作画题诗寄寓颇深。

▲吴昌硕《菜根香》

▲吴昌硕《菜根香》

齐白石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有人给他带了卤肉,卤肉外面用大白菜叶包着。齐先生仔细把白菜叶子抖干净,吩咐家人把这片菜叶切切,用盐“码”上,中午再拌点儿酱油吃。除了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老先生爱吃白菜也是出了名的。

▲齐白石《白菜蝈蝈》

齐白石不仅长寿,而且一直很健康,老先生一生吃了无数颗白菜,也画了无数颗白菜,他笔下的白菜特别的鲜活,处处都透露出旺盛的生命活力和浓郁的生活气息。

▲齐白石《白菜辣椒》

▲齐白石《殊有意趣》

▲齐白石《清白传家》

张大千出生于美食世家,母亲会做菜,父亲很懂吃,耳濡目染中,他也成了美食家。在他亲自撰写的家庭食谱中,记录了十七道最爱吃的家常菜,其中一道就是用白菜做的“金钩白菜”。

▲张大千《甘香图》

张大千对自己在美食方面的造诣很有自信,他曾说:以艺事而论,我善烹调,更在画艺之上。但是,他还是不自觉地把对美食的偏好传递到绘画中,白菜、萝卜经常是他笔下的主角!

“甘香得自淡之余”,“甘香”的味道往往从更清淡处得来,果然深谙美食的精髓。

▲张大千《白菜》

▲张大千 《蔬果图》

▲张大千蔬果

▲张大千蔬果

一个有着深厚生活底蕴的人,随便在生活中拈一些俗事入墨,便会直击人心。在李苦禅的画中,可以看到中国传统的点点滴滴,他笔下的白菜,脆生生、水灵灵,还挂着凉凉的霜意,是能够闻得见清香、养人性命的白菜。

▲李苦禅《白菜》

▲李苦禅《白菜》

▲李苦禅 红梅白菜

▲陈半丁《白菜》

▲李苦禅 许麟庐 白菜草虫

▲于非闇《白菜》

▲于非闇 蔬果

▲王雪涛《秋夜戏笔》

▲孙其峰《白菜》

▲钱松岩《指墨白菜》

▲唐云 白菜草虫

一棵棵水墨淋漓的大白菜,道出了画家甘于清寂、从容淡泊的处事态度。对于民生来说,朴素无华,淡而有味的大白菜,既是四季可见的养生佳蔬又寓意着招财纳福的好彩头。

这眼看就过年了,各家的大白菜安排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