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D大鹅“闪电战”进击KPL,“地域化”是核心差异点

出品|人民电竞

作者|王哲玮

编辑|Kevin

题图|LGD大鹅-王者荣耀

去年12月中旬,腾讯KPL联盟主席张易加曾透露,等到第十六席战队诞生后,联盟将阶段性地关闭KPL席位通道。而就在上周,“阶段性的最后一席”宣告确认:LGD大鹅斥资整合KPL次级联赛冠军队伍HOPE,进军KPL。

“这个席位,我们志在必得。”据LGD电竞俱乐部首席品牌官周凌羽透露,LGD和大鹅在收到本次招标信息后,从开始与KPL联盟接洽沟通、考察HOPE战队,到准备标书、参与评审,以及最终胜出拿下席位,总计不过短短20天左右。

而《人民电竞》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第十六席之所以能如此高速诞生,是多方在愿景和利益节点层面,原本就处于交汇区的必然结果。

偶然中的必然

王宇阳算得上是一位狂热的电竞爱好者,早在学生时代就是资深的《DOTA2》玩家,甚至作为选手,参与过各种线下比赛。进入职场后,他也没有让自己离开电竞轨道,早年曾在腾讯工作,负责过QGC(QQ手游全民竞技大赛)赛事。

而如今,王宇阳已经是大鹅文化的创始人兼CEO,定位“电竞经纪+MCN”业务,与多家电竞俱乐部 保持友好合作关系,其中就包括LGD。

不久前由腾讯和长江商学院举办的文创课程中,王宇阳与LGD电竞俱乐部CEO潘婕成为了同班同学。巧合的是,两人找到了一个共通话题——潘飞,现LGD俱乐部总经理,同时也是王宇阳学生时期《DOTA2》的队友;更巧合的是,双方都对同一件事情产生了兴趣:KPL联盟第十六席的招标。

“之前我负责的QGC,就是KPL的晋升通道之一,因此我对这个项目一直很有感情,也很有兴趣做一支KPL战队。”王宇阳接受《人民电竞》采访时坦承,大鹅此前虽曾运营电竞战队(《绝地求生》、《和平精英》等),但毕竟起步较晚,经验尚浅。而LGD作为一家电竞俱乐部,在赛训管理方面的专业度,确实是大鹅短期内无法企及的。“尊重专业,这也是我们希望与LGD一起来做KPL战队的核心原因,双方是很好的互补关系。”

“老队友”潘飞和宇阳之间的交流频度,也因合作再次密集起来。潘飞同样认为,大鹅与LGD属于“天作之合”。“我们运营电竞俱乐部超过十年,能提供源源不断的明星选手,而大鹅擅长更好地包装这些选手,提炼品牌标签,呈现给外界。”

事实上早在两年多以前,LGD就曾设立《王者荣耀》分部,甚至差点杀出重围,进入KPL。但因为临场发挥和心态问题,最终与顶级职业联赛失之交臂。

“移动电竞市场未来空间很大,没能进入KPL,一直是我们的一个遗憾。”很显然,当机会再次出现在LGD面前时,他们不会轻易放过。确定竞标这次的KPL席位后,潘飞立刻动身前往HOPE战队,进行深入细致的考察,并很快确定了合并意向。“这是一支从队员到教练都非常优秀的队伍,有自己一整套的体系。”

与此同时,周凌羽的团队则在后方开始了竞标材料的准备,以便应对KPL联盟的席位资格评审。“所有这些准备工作,大概只有不到10天时间。”

一方是精于线上内容运营、一直想做战队的大鹅,一方是在赛训方面经验老道、亟需品牌影响力进一步升级的LGD——与其将这个项目的快速落地,完全归功于王宇阳与潘婕的同学关系,不如说双方的契合点其实早就存在。

KPL联盟秘书长黄承也在给《人民电竞》的回应中,对于LGD与大鹅组成的合资公司能力之全面,也给予了肯定:“LGD这次和大鹅文化联手共同进军KPL,在赛训、运营方面都具有一定优势。希望LGD大鹅能给联盟带来更多的新亮点和更多的可能性。”

双方分别委派各自的精锐部队,进入全新成立的合资企业中。LGD大鹅《王者荣耀》战队呼之欲出。

差异化竞争

LGD与大鹅的战略合体,看上去互补性极强,但这并不意味着第十六个KPL席位,就会自动进入口袋中。能否竞标成功,他们仍需要使尽浑身解数,让KPL联盟意识到自身的优势所在。

在与张易加的多次交流中,潘婕得知KPL对于俱乐部最看重的核心,是在电竞最本源的成绩层面,能否建立足够的竞争力。而作为一家运营超过十年的电竞俱乐部,赛训自然就是LGD“看家本领”——在《DOTA2》、《英雄联盟》、《穿越火线》等多个主流电竞项目上的成功经验,足以让LGD大鹅获得KPL的信任,看好他们能在短期内快速崛起,成为联盟中不可或缺的力量。

而以此为基石,内容运营团队也能够在其中发挥所长,快速实现俱乐部品牌化,让“LGD大鹅”成为KPL观众心目中的特殊存在——对于联盟来说,战绩之外的精神进阶,当然也同样重要。

另一方面,能否实现可持续的商业化,也是KPL考察俱乐部资质的重点,在这其中尤以“地域化”最为受到关注。而这可能也是与本次竞标的其他对手相比,LGD大鹅最具差异化的制高点。

据全程参与竞标过程的潘飞介绍,当时参与评审的公司主体大概有4家,每家大概有45分钟进行各自陈述,并被安排接受15分钟的评委提问。

虽然在陈述环节,潘飞认为己方的发挥非常顺利,但真正给他带来信心的还是在提问环节。以张易加为首的评审团队,显然对于LGD在杭州多年的本地化运营非常感兴趣;而LGD作为国内乃至全球首家拥有线下主场的电竞俱乐部,在这个层面的确拥有高维度的优势。“几乎没有问题是针对标书内容本身,更多是关于未来发展的提问。当时就觉得很有信心了。”

这的确可能是促使联盟快速做出决定、选择让LGD大鹅中标的重要原因之一——“地域化”就是KPL联盟近两年发展的核心主题。而LGD大鹅背后依托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正是LGD俱乐部接近三年的电竞主场运作经验。

继2018年设立东西部主场后,2019年KPL联盟推进“地域化”的频度进一步提升。8月,eStarPro宣布落户武汉;今年1月,联盟宣布拥有城市主场的KPL战队进一步扩展到6支,除去最先公布的武汉外,还将定位于广州、成都、上海、重庆、南京等城市。

“独立的城市主场,是KPL发展的必然趋势,终极状态下可能就没有联盟主场,只有俱乐部城市主场。”张易加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很显然,即便LGD大鹅是一支不折不扣的KPL新军,但在打造主场的理念和经验方面,可能已经走在了许多联盟老牌战队的前面。

驻扎杭州多年的LGD俱乐部,与当地政府的合作算得上驾轻就熟。而这种本地化资源整合能力与类似《王者荣耀》这样、上手门槛极低的移动电竞项目结合时,可能也会生成令人惊喜的“新物种”。

“我们原本就在与杭州市共青团委合作一些本地化项目,为电竞做一些文化意义上的工作。”周凌羽给《人民电竞》记者举例,会邀请一些传统政府与媒体机构,共同举办相关的普及讲座,帮助更多圈外人士了解电竞行业。

当然,还有电竞中最重要的赛事体系。她表示,未来可能会以“LGD大鹅”的品牌为主体,举办面向机构及高校的移动电竞大赛,甚至还有面向青少年的“矫正”训练机构——其实就是让更多年轻人和他们的家长,体验真正的职业化电竞赛训模式,帮助他们客观地看待电竞与自身定位,而不是一味盲目地以电竞之名,沉溺于不切实际的明星梦。

很显然,地域化绝不仅仅简单的“拿下一个场馆打比赛、看比赛”,而是可以衍生至涉及政府、企业、大众等多方位的资源匹配、协调以及整合,最终实现文化意义上的升华。

对于KPL联盟来说,这符合他们的长远战略诉求。一个细节是,最近张易加的职务在原有的“KPL联盟主席”之外,又额外多了“王者荣耀品牌总负责人”,他自己在解释这个变化时,也明确“希望把电竞做成更大众化的市场”。而地域化、本地化,自然是实现这一点的有效、同时也极具攻坚性质的手段。

从多个层面来说,由LGD大鹅拿下第十六席,对于KPL联盟期望的终局来说,确实算得上是坚实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