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双肺感染父母自我隔离过除夕 儿子:他们越不流露出恐慌,我越难受

眼下,老两口单独住进临近小区,除了去有发热门诊的医院看病,其余时候都绝不出门。拗不过的陈安,只有按照父母的安排,在他们去医院时,将水和食物放回去,然后每天用视频沟通。“他们自己看了很多关于新冠肺炎的信息,生怕让我感染了,更怕我再传染给家里的孩子和媳妇。”

本文由封面新闻、腾讯新闻联合出品,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封城首日,武汉街头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尽管已经发烧半个多月了,陈安(化名)的父母还是坚决拒绝了儿子的近身照顾。在被诊断为双肺感染后,老两口拿着药和不适随诊的医嘱,住进距离陈安家五分钟脚程的小区里,用视频给儿子报平安。

这是1月24日,除夕,武汉封城的第二日。各个发热门诊外依旧排着队。散落在城市各处,都有着类似陈安父母这样在家隔离的市民,对此,一线医生的直言,发热病人数量众多,无法得到及时救治。

另一方面,武汉市卫健委并不避讳眼下一床难求的问题,在关于市民关心的几个问题的答复中,他们提到,目前全市发热患者增多趋势明显,确实存在发热门诊就诊排长队、留观床位紧张的现象。为此,市指挥部紧急研究决定,征用相关医院作为发热患者定点诊疗医院。

这一天,来自上海、四川等多个省份的医疗队将援驰这个新冠肺炎的漩涡中心,同时,武汉市在蔡甸以“小汤山模式”建立医院动工,上百台机械同时开挖,要求在6天内建成。

陈安父母的诊断报告

取消的团年饭

“你要顾好你的孩子和家庭,放心,我们还好。”面对视频那头母亲的叮嘱,陈安很如常地应答着,转过身,马上红了眼眶。

今年除夕,他们家取消了年夜饭,陈安夫妻两边父母,都各自在家过年。似乎,这是大多数武汉人的选择,在街头,取消年夜饭的餐厅老板将食材搬出,低价销售,在家里,市民们听歌、做饭、刷消息,尽量让心情平静轻松。

陈安很难轻松,他的父母已经自我隔离三天了,他要将最近两天的食物和水送过去,准备食物多以蔬菜和水果等简单易储存的为主。原本,武汉人除夕团年饭上一定要有的八宝饭,他心动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被母亲劝退了,“过年的心意在就行了,八宝饭我们现在也吃不下。”

对于陈安父母而言,这样的冷静理智,一直都在。从最初感冒咳嗽,到觉察自己可能感染上新冠肺炎,这对年过六旬的夫妻一直都很冷静,他们迅速安排好自己的行程,并一一交代给儿子陈安。

1月22日晚上7点,他们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挂号,当时就已经挂到500多号,等到凌晨两点才结束。根据CT诊断,他们双肺感染,建议病原学排查病毒性肺炎的可能。

“随后,排除了甲流、乙流、呼吸道合胞病毒等,但就是没有接受新冠病毒的测试。”拿着医院开的药,老两口又去了武汉市肺科医院,以及武汉市四医院,但不是没有号,就是没有床位腾出。

一床难求,这是不少市民的感受。一位女士在烧到39°后,先后寻觅了四家医院,均被告知“病人太多,没有门诊号,没有病床。”于是,拿着医院开的药,她选择回家自行隔离。

如今,尽管已经发热有半个多月,但他们仍拒绝被近身照顾。眼下,老两口单独住进临近小区,进出门戴口罩,用酒精消毒衣物,但除了去有发热门诊的医院看病,其余时候都绝不出门。拗不过的陈安,只有按照父母的安排,在他们去医院时,将水和食物放回去,然后每天用视频沟通。“他们自己看了很多关于新冠肺炎的信息,生怕让我感染了,更怕我再传染给家里的孩子和媳妇。”

空荡的武汉街头

自我隔离者

是否真的感染新冠肺炎,这是悬在陈家人心头的“一只靴子”。

隔离在家,陈安父母更多时候都是坐在客厅里,原本计划在海南过年直到明年夏天的他们,取消了家里的电视宽带,现在只有在手机上搜索最新动态,没有精力去每家医院排队诊断,就一家一家打电话,询问是否还能挂号,还能否收治。

他们从未在陈安面前流露出一丝恐慌,可越是这样,陈安就越难受,“能不能先确诊,再对症下药进行治疗。”

“现在新型冠状病毒检测的试剂盒,很难得到。”一位同样双肺感染的女患者告诉记者,在湖北省第五医院,她排除了甲流、乙流等各种感染后,医生告诉她,她的症状比较轻,为避免交叉感染,加之确实没有床位,让她回家隔离治疗。

1月23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消息称,从1月22日开始武汉市已指定各定点救治医院、对口帮扶医院以及市疾控中心等具备相应防护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开展相关样本的病原核酸检测工作(第一批共10家机构),预计全部运行起来每天可检测样本近2000份。武汉市计划紧急调运3万人份试剂盒发放到指定检测机构,目前已下发6000人份。

同时,针对一床难求,22日晚,武汉市副市长陈邂馨表示,目前武汉市采取“7+7”的医疗防控救治方法,由武汉市内的同济、协和、省人民医院、中南医院等7家大型综合性医院,与7家市属医院结对子,计划腾出3400张床位,专门对发热患者进行治疗。

这意味着,加上前一天,武汉市卫健委宣布集中收治武汉肺炎病人的2000张床位,到23日,武汉市已预备至少5400个床位。

另一方面,随着防疫意识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市民在有过相关接触后,选择自我隔离。而根据此前国家卫健委公布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科普问答,针对密切接触者要医学观察14天。

1月21日,回到家乡四川后,陈丽(化名)就到社区登了记,每天要汇报自己的体温和身体情况,同时,他谢绝了所有聚会和外出,“上班的公司在武汉,现在也没通知什么时候去上班,但是我们回了家的同事们,都很注意这一点。”

1月22日,有网友将拍摄的视频发布到网络上,视频中,抗击新冠肺炎前线的医生,回到家中突感身体不适,有轻微感冒,遂主动在家隔离观察。母亲到他家探望却不能接触,被挡在门外的老人哭着叮嘱儿子“多保重”后,弯腰把饭菜放门口。

“一定都会好起来的。”一位地址显示为武汉的网友评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