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露梁海战比起来,被韩国人拍成电影的鸣梁海战就是小打小闹

导读:明朝万历年间,日本侵略朝鲜,朝鲜火速向明朝求援,明朝依朝鲜国王所请,出兵援朝,这就是明朝三大征的朝鲜之役。用时长久,分为两个阶段,鸣梁海战、露梁海战发生在第二阶段。

鸣梁海战之后的露梁海战,是朝鲜之役的最后一场海战

韩国在2014年曾经拍过一部古代战争片《鸣梁海战》,场景拍得很宏大,指挥官李舜臣被拍得神乎其神。

在这里并没有任何贬低李舜臣的意思,他的确是出色的朝鲜将领,可真实历史中的鸣梁海战远没有电影里那么悲壮、神奇。

《鸣梁海战》剧照

虽然是以少胜多,李舜臣并不像电影里说的那样只有12艘军舰,他还有100艘经过改装的民船。双方战死的人数加在一起不超过100,而在电影里,朝军歼灭了日军4000余人,还有些记载是歼灭日军7300余,或者9000多。真这么厉害,何必向明朝求援?

如此夸大,徒增笑话。

这场海战的结果也存在争议。朝鲜方面宣称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歼灭了数十倍的日本水师,掌握了制海权;日本方面宣称已经达成了战略目标,摧毁了朝方的水师基地,夺取了制海权,掩护了陆军前进。

他们各说各有理,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我说一个事实大家自己来判断,日军依然通过既定的海上航线打到了朝鲜半岛,朝鲜依然向明朝求援。明朝也再次发兵援救。

这就是朝鲜之役的第二阶段,朝鲜称为丁酉再乱,日本称为庆长之役。要不是明朝出兵,朝鲜已经被日本占领了。

而这一次,明军在麻贵、李如松的指挥下,再次击溃了日军,又因丰臣秀吉病逝的消息传来,日军毫无斗志,指挥官小西行长、岛津义弘准备率领队伍从蔚山出逃日本。

明朝御倭总兵官陈璘统领着明军水师、朝军水师在釜山海面迎击日军,露梁海战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作为朝鲜难得一见的优秀将领,李舜臣也参加了此次海战。当然,这次他不是总指挥官,陈璘才是。

露梁海战的规模、战果也比鸣梁海战大得多,是真正的大场面,也是朝鲜之役的最后一场海战,彻底结束了这场交战数年的战争,意义重大。

韩国不拍露梁海战而拍小型战役鸣梁海战,大概是因为露梁海战中明军才是主角,朝军只起到辅助作用吧。

露梁海战的背景及双方兵力对比

当时盘踞在朝鲜东南部的日军,约有4.6万人,撤退部署是这样的:东部驻西生浦、梁山、竹岛各部,于11月先行撤退,在釜山集结,候船返国;中部居昌之敌,就地上船返回日本;西部驻顺天、泗川、南海、固城的日军,待东部日军撤离后,分头到巨济岛集结,再乘船回国。

陈璘获悉日军即将撤退后,并没有任其安然回国,而是决定在海上阻击日军,消灭日军有生力量,让他们不敢再轻犯朝鲜或明朝。为此,陈璘做出了周密的部署:

1、明、朝联军主力由古今岛向前推进,前出到左水营、猡老岛以东海面,以迎日军;

2、在左水营建立基地和联合作战指挥所;

3、派遣一部兵力占领猫岛(今韩国全罗南道顺天东南),封锁光阳湾(顺天东南),控制露梁津海峡(今韩国庆尚南道西南),截断小西行长所率第二军之退路;

4、派遣一部兵力在露梁海峡及其以东海域巡逻,监视泗川、南海、固城各地日军之动向。

双方兵力对比如下:

1、日军有战舰500余艘;武器装备主要是铳(即原始的滑膛枪炮)、枪、弓矢、倭刀等等;

2、明、朝联军有战舰500余艘,数量和日军差不多。

明船的种类很多,有福船、楼船、栢槽、沙船、苍船、铜绞艄、海舫、八喇虎等等。装备更是一流,除了传统冷兵器之外,还有大量火器,如佛郎机、虎蹲炮等;

朝鲜有一种龟船,是李舜臣改装的大型战船,攻击和防护能力都很强。武器装备和日军差不多。

在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三个国家中,明朝的战舰最好的。明朝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之一,造船技术名利前茅,否则也造不了能让郑和下西洋的宝船。

武器方面,日本、朝鲜以冷兵器为主,明军以热武器为主。日军的远程武器有效范围是200米,明军的射程最远可达3000米,压根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虎爪很明显

露梁海战的经过

1598年11月11日,日军开始行动了。驻在顺天的小西行长率领第二军主力集结登船,准备按照部署逃离,却被明、朝联军阻击,发起数次冲锋都突破不了光阳湾口的明、朝联军封锁圈。

无奈之下,小西行长向岛津义弘求援,岛津义弘率领的第五军主力已经登船完毕,正要驶往巨济岛,意图从那里回国。

接到小西行长的求援后,岛津义弘率领这支舰队驶往光阳湾,途中还与从南海开来的宗义智部船队、及立花宗茂会合,三方加在一起共有战舰500余艘,共同救援小西行长,途中会经过露梁海峡。

时刻盯着日军的陈璘立即调整部署,决心在露梁以西海域,包围、歼灭来援之日军。做了三方面的安排:

露梁海战路线示意图

1、命令副将邓子龙率兵1000,驾3艘巨舰为前锋,埋伏于露梁海北侧,待日军通过后再迂回发去攻击,断其归路;

2、自率明军水师主力,泊在昆阳之竹岛与水门洞港湾内,正面迎击日军;

3、命令李舜臣率朝鲜水师为右军,泊在南海之观音浦,待机与明军夹击日军。

19日,岛津义弘率领日军进入了明军的埋伏圈,双方交战。

对于这场海战的经过,明朝方面的史料记载不多,大约是认为这种规模的战役不算什么吧,毕竟郑和下西洋时动不动就要擒国王或首领的。

朝鲜方面记载得比较详细,《朝鲜李忠武公行述》中这么描述:“两军突发,左右掩击,炮鼓齐鸣,矢石交下,柴火乱投,杀喊之声,山海同撼。许多倭船,大半延燃,贼兵殊死血战,势不能支,乃进入观音浦,日已明矣”,可以想像战况很激烈。

鏖战多时,日军死伤过半,岛津义弘率100多只战舰逃往观音浦,李舜臣率朝鲜水军追击,陈璘随即赶来支援,一番厮杀,岛津义弘只剩50多艘船,狼狈逃走。

此战明、朝联军大胜,数万日军葬身大海,虽说岛津义弘逃了,但日军第五军主力损失惨重。

唯一的遗憾是,商人出身的小西行长较为圆滑,趁明军和岛津义弘大战,率第二军成功逃脱,损失极小。回到日本之后,不知道岛津义弘会不会追着小西行长暴打。

而在这场海战中,明朝老将邓子龙值得大书特书。

邓子龙

老将邓子龙

邓子龙是江西人,嘉靖年间入试中武举,屡立战功,先升任广东把总,后升任守备、副总兵等职,转战明朝边境。曾多次到云南抗击缅甸军,使得先前依附缅甸的蛮人都归附了明朝。

1591年奉命移师云南玉溪,镇压了丁苴、白改二寨起事,并奏请设立一个新的县城,朝廷同意了,这个新县城的名字叫“新平县”。

1598年,邓子龙被任命为副总兵,统领明军水师跟随陈璘出征朝鲜。这个时候,邓子龙已经70岁了,却骁勇异常。

露梁海战中,明、朝联军逼近日舰,日军疯狂反击,一度组成敢死队冲击陈璘的旗舰,邓子龙率领三艘巨舰急速救援,还使用了“猛火油柜”这种明朝版的火焰喷射器,烧了多艘日军战舰。

猛火油柜

虽已年老,邓子龙却奋勇冲杀在前线。当发现某艘朝鲜船被日军所攻,率领200勇士登船援助,日军死伤无数。

然而,这时候发生了一件意外,别的朝鲜船误以为此船已被日军所占,投掷火器,船中起火,日军趁机反扑,邓子龙战死,首级被日军砍去请功。

不得不说,在和明军的配合过程中,朝军很多时候是拖后腿的角色,陆战如此,海战也如此。

附近的李舜臣看到邓子龙形势危急,率兵来救,同样战死。

《明史》对此的记载是:子龙素慷慨,年逾七十,意气弥厉,欲得首功,急携壮士二百,跃上朝鲜船,直前奋击,贼死伤无数。他舟误掷火器入子龙舟。舟中火,贼乘之,子龙战死。舜臣赴救,亦死。

《朝鲜正祖实录》的记载则是:天朝副总兵邓子龙,以七十老将,提二百勇士,纵恣于沧海上,唾手而矢灭狡夷,其气豪胆麤,可谓大丈夫哉。况欲居首功,跃上忠武之舟,直前奋突,所俘获无计。偶触火器,中流延热,贼乃乘之,而犹力战;忠武驰救之,与之同死。

左为李舜臣画像,右为邓子龙雕塑

“忠武”是李舜臣的谥号。据说他和邓子龙在战斗中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对这位老将深为敬服,因而不计生死赶去相救,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两人都壮烈牺牲。

那时的朝鲜王朝对邓子龙极为感激尊崇,正祖李祘亲写祭文,将邓子龙的牌位迎入朝鲜康津诞报庙,和李舜臣一样享受世代香火祭奠。

此后数百年间,邓子龙在朝鲜半岛都有极大的名气。韩国南海郡有一座殉国公园,就是为纪念邓子龙和李舜臣而建,据说学校常组织学生前去参观。

总之,露梁海战的胜利使朝鲜得到了两百多年的太平,让日本在很长时间内不敢觊觎中国,影响了当时东北亚的地缘政治形势,更有无数英烈魂归大海。祈盼他们安宁。

参考资料:《明史》《朝鲜正祖实录》

【我是一粒沙,喜欢就关注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