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背后的“春节档”简史

时间回到1996年2月23日,已经在亚洲地区上映一年的《红番区》在北美上映,这一天,美国人民奔走相告,在影院外大排长龙,尽管他们已经通过DVD提前看过了《红番区》,却还是选择为Jackie Chan贡献一张电影票。最终,《红番区》在北美收获3200万美元票房,创下了非美国电影在美国上映的票房记录。

而在此之前的1995年,大年初一,《红番区》以「贺岁片」的名义被引进内地上映并迅速以9500万的票房席卷内地电影市场。而正是这部电影,让中国老百姓第一次见识了贺岁片的威力。 其实贺岁档的概念在香港地区由来已久,80年代起,一部《摩登保镖》在香港上映,被称为第一部严格个意义上的贺岁电影。也正是因为这部电影,将贺岁片的“基调“定义为轻松幽默的喜剧。

此后数年,贺岁片一直都是香港电影的“宠儿”。

冯小刚,中国内地「贺岁片」和「贺岁档」的开创者

1997年,冯小刚和他的《甲方乙方》横空出世,并且迅速席卷了内地票房市场,开创了内地贺岁片的先河。而其中展现出的「冯氏幽默」引得国人竞相追捧。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在贺岁档上映的《不见不散》、《没完没了》、《大腕》都成为了当年的票房冠军。「冯氏喜剧」也成为了品质电影的代名词。

只不过冯导不止于此,在2004年凭借《天下无贼》将冯氏喜剧推向巅峰之时,开始转型拍摄了一系列颇有“深度”的电影。而这些电影,在商业层面都没收获太多“惊人回报”。比如在2019年岁末上映的《只有芸知道》,截止目前票房只录得1.59亿人民币,片方分成5442.1万。某种程度上来看,大众在岁末年初,或许只想“放松”一下。

张艺谋,「贺岁档」电影类型多元化的探索者

时间回到2012年岁末,张艺谋推出了自己第一部,也是内地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大片-《英雄》。演员全都是当年华语市场“重量级”的卡司:李连杰、周润发、杨紫琼、章子怡等,制作成本高达3000万美金。一举拿下2.5亿元票房,也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票房过亿的影片。不仅如此,《英雄》在北美也一举拿下首周末票房冠军的宝座。

当我们都以为贺岁档就应该是喜剧,营造一种阖家欢笑氛围的时候。张艺谋凭借《英雄》,将贺岁档选片题材从单纯的喜剧拓展到动作和武侠等更为广泛的商业电影题材,同时也第一次开创了中国的商业大片制作模式。

但这个时候,所谓的贺岁档是指从元旦开始到春节之后的超长档期,并非所谓我们现在认知的春节期间。因为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里,春节期间大家走亲访友并没有看电影的习惯。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大部分返乡的消费人群,在老家并没有那么多电影院来满足他们的观影需求。于是,在此期间,贺岁档最大的票房也主要是来自年初到春节前的一段时间。

斯皮尔伯格,《阿凡达》让「春节档」“C位出道”

当时间走向2009年末,谁也没想到,打破「贺岁档」时间轴的“外力”居然是好莱坞电影《阿凡达》。该片本来计划在2009年岁末同步北美上映,但因为种种原因,被迫延期到2010年春节上映。不曾想,在一向冷门的「春节档」,《阿凡达》“异军突起”,最终斩获了13.28亿元的票房,打破中国影史的票房记录。

接下来的3年里,好莱坞电影频频“占领”春节档,成为春节档的“大赢家”。也让消费将关注点逐渐从时间跨度更长的「贺岁档」转向「七日春节档」。

周星驰,《西游.降魔篇》“坐稳”「春节档」

2013年春节,周星驰带着自己阔别已久的新作《西游.降魔篇》登陆大银幕,成为第一部单日票房过亿的华语影片,并最终收获了12.46亿元的票房成绩。

时间跨度更长的「贺岁档」已经逐渐被“遗忘”,而「春节档」逐渐走向台前,成为“厮杀”最激烈的档期。此后几年,众多片方扎堆在春节档上映,看中的是春节档的吸金能力。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春节档票房呈现高增长态势。2018年春节档观影人次超过1.4亿,以仅占全年1.9%的天数贡献了9.5%的票房,形成了“全民观影”的热潮,看电影变成了春节假期“新年俗”。

新型肺炎疫情爆发前,多家券商对于今年春节档大多给予70亿元左右的票房预期。然而,大“敌”当前,1月23日,7部主力影片宣布撤出「春节档」,择期上映。不曾想,这或许才是春节档“大戏”的开始。

徐峥,《囧妈》「春节档」的新玩法

徐峥因为电影《囧妈》提档到除夕上映,被诸多电影从业者“口诛笔伐”。不曾想,今天上午,情况来了一轮反转:1月24日,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及欢喜首映共同宣布,贺岁电影《囧妈》全片将于大年初一进行在线首播。

一时间,成群的网络用户在全网开始了对徐峥(及其背后的欢喜传媒)和字节跳动的“赞美”。平心而论,这绝对是一场商业战略上的胜利,利益相关方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首先,6.3亿收入囊中并且还能享受后续分红,而字节跳动会给欢喜首映这个平台做独立入口导流,按照字节跳动目前的广告报价,欢喜无疑会因此剩下一大笔宣发费用。同时,字节跳动用6.3亿的价格,在春节期间完成了一次不弱于春晚红包的曝光和引流,并且获得了影视行业内部分的话语权,实现了一直以来的长视频夙愿。

而更重要的是,在疫情面前,「春节档」也进行了一轮新的尝试,谁能说这不是一场“新玩法”的开始呢?

这一场“反转”,最大的惊喜来自于,原本因为撤档处于“弱势”的商业参与者,因为战略思考纬度的转变,不仅“转弱为强”,或许还能开创「春节档」的新篇章。

这么一想,商业可真有趣啊!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