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名家贺新春

初中海:字抱道、号一道、道公、予虹、斋号一道堂、弘堂、海墨斋等。1955年1月5日生于山东。黄宾虹艺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北京一道中海书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特聘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初中海山水书法工作室导师。

焦墨山水绘画的笔墨精神及创作观

文/ 初中海

我的焦墨山水,师承非常明确,从黄宾虹到明末渐江、程邃,到元代的冷谦、戴淳,一直到北宋范宽。特别近年以来,我一直致力于黄宾虹绘画理论和绘画艺术的学习与研究,我的焦墨山水就是从黄宾虹晚年那么精彩的焦墨作品中,汲取画理学习画法的。

对于中国绘画,黄宾虹一生所极力追求的所大声呼吁的就是一个核心:“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内美静中参”,“国画民族性,非笔墨之中无所见”,也就是说,黄宾虹认为,天地的内美,山川的神韵,只能通过笔墨来传达来表现,他所说的绘画内美即绘画的笔墨精神。

确实,大家都知道,笔墨,对于中国绘画来讲它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他涵养着中国绘画的民族性和传统性,映含着这个画家的生命境界和文化内涵。

就以我的焦墨山水来说,所描绘的天地山川万物自然,其内美其神韵的载体,就是我的具有独立特色的笔墨,或者叫做“笔墨精神”。

当然,一谈到笔墨,它首先具有一种物质性技术性;但是,同时笔墨更具有一种精神层面和心灵层面的特性,是画家文化因子的载体。今天,主要是从笔墨的物质性和技术性的层面来讲。

我的焦墨,从用笔的角度而言,应该说是来自传统而又突破了传统的侷限性,在继承古法的基础上,打破了古人所谓的披麻皴、斧劈皴、折帯皴、卷云皴、解索皴、牛毛皴、拖泥带水皴等等各种技法的束缚。

是运用中国书法的画沙,钗骨,漏痕,坠石,印泥也就是黄宾虹所讲的平圆留重变的这五种笔法,以书入画,一笔一笔地写出具有书法美感的线条。

这些线条具有一种丰富的内美,呈现出抑与扬、刚与柔、方与圆、疏与密、繁与简、粗与细、露与藏的千变万化,特别地耐看,非常地耐人寻味。

我的用墨,与一般不同,其特别之处就是擅用焦墨。古往今来,擅用焦墨绘画的画家不多,屈指可数,近现代黄宾虹是最有成就的。

我使用焦墨进行创作,就是用干笔蘸浓墨,不用水,而只是通过前面所讲书法性用笔,来写出浓、黑、清、干、竭这些丰富的墨色的变化,浓就是溼,黑就是焦,清就是渴,干就是涩,竭就是润,浓溼—黑焦—清渴—干涩—竭润,形成一种“干裂秋风,润含春泽”的特殊的笔墨境界。

正是由于这样的与它人迥然不同的笔墨,所以我的焦墨山水画面就呈现出特殊的具有现代审美意义的构成。

黑与白、虚与实、面与线、浓与淡、干与润等种种鲜明的对比,带来了强烈的视觉上的冲击力,应该说这样的画面表现,与水墨相比,是春兰秋菊各具风姿。

当然,艺术家在本质上都是“错时”的,这是当代西方一个著名艺术史学家的观点,我非常赞同。让过去为我所用,这正是艺术家的责任。可见,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对于自己民族文化的历史与传统的态度都是有一个共同点的。

所以说,在任何场合我都毫无忌讳地谈到对于中国文化文脉传统的热爱与坚守。当然,我的这种热爱与坚守,也绝不是“毕恭毕敬”的“引用”,而是学习借鉴消化以致变化,把“过去”,也就是传统真正融化在我的笔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