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的诸宫调是一种什么节目?

《水浒传》中不仅写了很多的英雄好汉,而且写了很多民间艺术,诸宫调就是其中之一种。

王婆给宋江介绍阎婆惜的时候说:“他那阎公平昔是个好唱的人,自小教得他那女儿婆惜也会唱诸般耍令。年方一十八岁,颇有些颜色。”阎婆介绍自己女儿阎婆惜的时候说:“我这女儿长得好模样,又会唱曲儿。省得诸般耍笑;从小儿在东京时,只去行院人家串,那一个行院不爱他!”金圣叹夹批道:“显得是个歪货。”诸般耍笑不一定就是诸宫调,很可能是调笑、戏谑、插科打诨一类的技艺,也有可能会唱几句诸宫调小曲,但都不正规,显然学了一点点皮毛,或者学歪了。

武松到了快活林的时候,看到了蒋门神的小妾。那小妾“原是西瓦子里唱说诸般宫调的顶老。”什么叫瓦子?瓦子又称“瓦市”、“瓦肆”、“瓦舍”, 为表演场所,以极其丰富的曲艺说唱杂技等表演为内容,在宋代大兴。宋代以前,城内街道上一律不准开设店铺。晚上街上会实行宵禁。变化始于唐朝末年,到了北宋,商家街头买卖既成事实,皇帝下诏,承认现状。于是,大街上店铺鳞次栉比,熙熙攘攘。在大城市里(比如开封),一类固定的聚会玩闹场所也在热闹地点出现,种固定的玩闹场所就叫“瓦子”。 之所以叫“瓦子”是因为当时没有一个现成的名称,古人发现这类玩闹之徒忽聚忽散,犹如砖瓦之属,便将其聚会玩闹的场所称作“瓦舍”、“瓦子”。南宋末年吴自牧在《梦粱录》中写道:“瓦舍者,谓其来者瓦合,去时瓦解之义,易聚易散也。”“瓦子”里玩闹的项目很多,都有杂货零卖及酒食之处,还有相扑、影戏、杂剧、傀儡、唱赚、踢弄、背商谜、学乡谈等表演,人们进去了,会有不少享乐,也要花费不少的钱两。瓦子原在北宋盛行,汴京(开封)城内有50多家。到了南宋,临安(今杭州)城内外也有瓦舍24座,名字都叫某某瓦,其中以众安桥的北瓦最大。

什么事顶老?顶老一词出自元代商衟的《一枝花·叹秀英》套曲:“生把俺殃及做顶老,为妓路剗地波波,忍耻包羞排场上坐。”在这里就是指妓女、歌妓,是宋、元、明时的调侃之语。明代徐渭 《南词叙录》:“顶老,伎之诨名。”可见,蒋门神娶了一个妓女做小妾,而这个妓女会在瓦子里唱诸宫调。由此可见,唱诸宫调的人身份地位都不高,很可能就是当时的妓女和戏子。很多女子是一身而二任,既是戏子又是妓女。有人考证过,古代戏曲文化传播的主要场所是在青楼,而不是庙堂。

无独有偶,在郓城县勾栏里唱诸宫调的白秀英也是如此的身份。据帮闲李小二对雷横介绍:“都头出去了许多时,不知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那妮子来参都头,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见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品调。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戏舞,或是吹弹,或是歌唱,赚得那人山人海价看。都头如何不去看一看?端的是好个粉头!”什么叫勾栏?勾栏,又作勾阑或构栏,是一些大城市固定的娱乐场所,多和瓦子有关,也是宋元戏曲在城市中的主要表演场所,相当于现在的戏院。唐代勾栏已同歌舞有联系。李商隐《倡家诗》有“帘轻幙重金勾栏”句,诗中所写的“倡家”,就是擅长歌舞的伎艺人。到了宋代,中国城市的戏曲剧场已基本形成,也称勾栏。果然,白秀英会唱,还是郓城县新任知县的婊子。

雷横“只见门首挂著许多金字帐额,旗杆吊著等身靠背。入到里面,便去青龙头上第一位坐了。看戏台上,却做笑乐院本。”笑乐院本就是正戏开演以前的玩笑戏,多为以滑稽手段逗笑取乐的戏剧。白秀英父亲白玉乔拿把扇子上台,开场介绍自己和白秀英的技艺。然后才是白秀英上场,“锣声响处,那白秀英早上戏台,参拜四方;拈起锣棒,如撒豆般点动;拍下一声界方,念出四句七言诗道:‘新鸟啾啾旧鸟归,老羊赢瘦小羊肥。人生衣食真难事,不及鸳鸯处处飞!’”白秀英上场有锣声衬托,开唱的时候敲着锣定场,还有四句定场诗,接着就要介绍:“今日秀英招牌上明写著这场话本,是一段风流蕴藉的格范,唤做‘豫章城双渐赶苏卿。’”说了开话又唱,唱了又说,满棚众人喝采不绝。白秀英唱的就是“话本”,诸宫调又称“话本”,话本本是民间说书艺人说话的底本,也是唱戏人唱戏的底本。像《西厢记诸宫调》卷一以“这本话儿”代指将要说唱的故事。诸宫调与民间说话是孪生的艺术种类,诸宫调作品出现的代言体虚实,与小说话本对人物声口的模拟,有着密切的关系。

白秀英唱完一出,白玉乔预告下一出就要唱这一回便是衬交鼓儿的院本。在这个空档,白玉乔去下面收赏钱。什么是衬交鼓的院本?很可能就是打着交鼓唱的诸宫调。

诸宫调其实是中国宋代一种说唱伎艺,因集若干套不同宫调的曲子轮递歌唱而得名。宫,是中国古代各种音阶中的第—级音,以宫作为音阶起点的曲子称为宫调,由多种宫调组合成—个完整的长曲,就是诸宫调。

诸宫调与说唱、歌舞均有渊源关系,它继承了唐代变文韵散相间的体制,发展了以同一词调重复多遍并间以说白的鼓子词,以一诗一词交替演唱并与歌舞结合的“转踏”和集合若干同一宫调的曲调为一套曲的“唱赚”的结构。比起鼓子词、转踏和唱赚来,诸宫调篇幅更大,结构也更加宏传,可以表现更为复杂的内容。一方面,它既能象长篇叙事诗一样,使故事得到自由发展;另一方面,它的部分唱词又兼有代言体特征,能造成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的效果。由于它交互使用具有不同宫调、声情的曲子,又为表达比较丰富的感情内容提供了条件。它是由说唱、歌舞到戏曲的演化过程中的过渡形式。

诸宫调始于北宋。宋代王灼《碧鸡漫志》卷二载熙宁元年间“泽州有孔三传者,首创诸宫调古传”。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有“说唱诸宫调,昨汴京有孔三传,编成传奇灵怪,入曲说唱。”的记录。诸宫调大约在宋金对峙期间已经成熟,并达到极高的水平,现存金中叶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可以说就是它的代表作品之一。

《水浒传》中写的唱诸宫调的人大多是妇女,身份比较特殊,既是戏子又是妓女或者是被包养的婊子。可见,宋代的戏子地位并不高。还可以举一例的就是反贼王庆定山堡内段家庄看那个唱诸宫调的粉头,庄客介绍:“段氏兄弟向本州接得个粉头,搭戏台,说唱诸般品调。那粉头是西京来新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赚得人山人海价看。”王庆到了的时候,戏还没开始,他只顾着在戏台下赌博,打架,当那粉头上台唱笑乐院本的时候,他连看也没看一眼,众人也不看戏了,都来看王庆和人打架。王庆因此做了段家庄的女婿,娶了段三娘。

那个唱诸宫调的粉头,其实也是个妓女。很多古代说书女艺人也是妓女,到一个地方先要拜码头,找到当地有势力的人做庇护。白秀英找的是老相好————郓城县新任知县,其他的只能找当地有名望的或者地头蛇了。

此外,水泊梁山的音乐家铁叫子乐和会诸般乐品,一定会唱诸宫调;还有会诸般乐艺的浪子燕青,既会品竹调丝,又能唱得舞得,拆白道字,顶真续麻,也一定是个会唱诸宫调好汉。只是他们俩的社会地位都不高。

现在好了,艺人地位高了,只是诸宫调已经发展为更为成熟的样式,不再是原原本本的那个节目了,也失掉了原汁原味的色彩和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