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解放军叔叔!”

有一种成长叫

告别新训

有一种破茧叫

新兵下连

新年伊始

一批批新兵

经过3个多月的摸爬滚打

带着青春梦想

奔赴军旅新起点

今晚,与您分享的是三名新兵的成长故事和女兵们的真情自述,让我们在点滴中感受他们的成长与蜕变。

“哇,解放军叔叔!”

本文作者 |胡 璞、徐 雯、洪 伟

今晚主播 | 任 为

音频采制 | 奚 溪

张吉毓昀这个充满时代气息的名字。

他说,来当兵是因为“不想变成废人”,于是来“试试看”。

学了十几年美术,但高考发挥失常让他与心仪的学校失之交臂,于是随意选所学校,随意过着大学生活。张吉毓昀说自己仍爱美术,但不知道未来在哪。

“我来这里只有一件事不会,就是啥也不会。”新兵生活着实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什么都做不好,和谁都聊不来。第一次手榴弹投掷训练,望着30米的及格线,他只投了15米。整理内务更是让他头痛,最难熬的那段时间,他甚至无法安心睡觉,只因起床后要叠被子。他说心里想过离开。

转机发生在第一次3000米跑。对平时不锻炼的张吉毓昀来说,开始很简单,但一圈、一圈又一圈,终点好像遥不可及,他的腿变得酸胀、沉重,像灌了铅一样。

不想再坚持了!就在他内心挣扎时,背上传来了一股向前的力量。原来,负责保障的新训骨干看到他的情况,便跑过来,推着他一起跑。

“我真的很感动,当时甚至都不知道他是谁。”张吉毓昀很感谢这关键的一推,“我心里的锁‘啪’一声就打开了,我开始真正地接受了这里。”

心态转变,张吉毓昀对训练和生活更积极了。现在他定下一个很明确的目标——考上军校,希望以这种方式让自己在军营待得更久,成为对军队、对国家有用的人。

很精神,行动间已有了军人气质。在连队俱乐部,我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路顺、《我为什么来当兵》一文的作者。

自述文章的发表,让路顺成了新兵连的“明星”、各级领导关注的重点、“别人班的新兵”。

就在这时,他的脚受伤了,要停训休养。第一次3000米跑,他就跑进13分,但受伤却让他几乎缺席了所有训练。

一时间,压力排山倒海而来。路顺十分着急,疼痛稍减,就找指导员要求恢复训练,但指导员劝他从长远考虑先养好伤。

对于一向“只要想做就能做到”的路顺来说,新兵连确实让他经历了一些“挫败”:最初一个都拉不起来的单杠,志在必得却错失第一的演讲比赛……

急也没用,只能等。

一天,旅机关工作人员突然告诉他,90岁高龄的著名军旅作曲家姜春阳,在看了他的文章后,有感而发创作了歌曲《我为什么来当兵》。这对正饱受煎熬的路顺来说像一针强心剂。

经过3周的休养,医院检查结果显示路顺的脚伤痊愈。训练恢复,成绩回归,路顺找回了训练热情,最终在新训结业考核中,个人总评优秀,3000米跑甚至创造了个人最好成绩。

冷雨、低温,35公里徒步拉练。在帐篷中度过了寒冷的一晚,新兵们还能坚持吗?

“北方人第一次见到了橘子树!”新兵徐鹏程很是兴奋,前十几公里走得很轻松,还有心情欣赏沿途风景。但渐渐地,就只有累和疲惫了,“最后阶段真要顶不住了,脚痛,腿痛”。走到营区附近一所小学时,他和战友的体能都已近枯竭。

“哇,解放军叔叔!”“解放军叔叔!”行至小学大门,一群刚刚放学的小朋友看到了他们,此起彼伏地打招呼。

虽然很疲惫,但徐鹏程不自觉地挺直腰杆儿、挺起胸膛。因为,自己也成了小朋友口中的“解放军叔叔”。

记得小时候,一次上学路上,一辆满载军人的卡车从旁边驶过,小学生徐鹏程一边兴奋地叫着“解放军叔叔”,一边追着卡车奔跑,这让徐鹏程觉得“解放军叔叔”是那么的帅!

还有一次,他们借用小学操场进行体能训练,一个戴红领巾的小女孩向行进队伍敬了一个少先队礼,这让徐鹏程很激动,他说,当时那种军人的使命感和荣誉感油然而生。

就这样,在小朋友的加油声中,徐鹏程和战友们迈开疲惫的双腿,一步、两步,加速、冲刺。35公里,没有一个人放弃,徐鹏程和战友顺利完成第一次徒步拉练。

接下来让我们走进第71集团军某旅女兵集训队,聆听她们在训练、工作、生活等方面的真情自述……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主播 |任为

陆军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宣传科长,陆军优秀“四会”政治教员,荣立三等功三次。

我们在《一陆有你》等你 ——

每天20:00,我们期待与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