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赏:唐伯虎行书《除夕》

今夜除夕夜,万家齐团圆

让我们一起欣赏唐伯虎行书《除夕》

唐寅除夕诗书,引首29.5×60.5cm;书29.5×219cm。

来源:株式会社东京中央拍卖2017春拍。

题签:唐寅除夕诗书真迹。传研楼藏。

款识:唐寅。

引首:唐寅自书诗除夕卷真迹。钱君匋九十二岁。

唐寅是一位集诗、书、画“三绝”于一身的多才多艺的艺术家。唐寅的书法上溯晋唐,他早年书学怀仁集王羲之的《圣教序》,兼师李北海和欧阳询,深受元代赵孟頫影响。

清代顾复在《平生壮观》里就对他的书法有如下评价:“六如书不事临池,而性成秀发。先君好而习之,语人曰:‘惟其不蹈前人矩度,所以优入圣域也。’”唐寅的书法上溯晋唐,他早年书学怀仁集王羲之的《圣教序》,兼师李北海和欧阳询,深受元代赵孟俯影响。

“醉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下眠”的唐伯虎,在无人赏识,怀才不遇的情况下,对自己的定位是准确的,他的本真的自我是卓尔不群的,正如唐伯虎的偈语所说:“我问你是谁?你原来是我。我本不认你,你却要认我。噫!我却少不得你,你却少得我。你我百年后,有你没有我。”唐伯虎的书法艺术就像他的“三笑奇缘”一样,成为书苑的盛事和美谈。

释文:除夕,紫烟塞屋罐鸣汤,两岁平分此夜长。鬓影鬅鬙灯在壁,壮图牢落酒浇肠。命临磨蝎穷难送,饭有溪鱼老不妨。扫地明朝拜新岁,吴趋且逐绮罗行。

柴烟塞屋,可想而知,诗人居住的也就是堂屋连着灶房,烧着火的柴炉上烹着肉,瓦罐里的汤煮沸了朴朴着响,壁上灯火照着自己鬓毛篷乱的影子,自己坐在餐桌上守岁饮酒,想想过往的那些梦想和失落,如今也只有用除夕的酒来麻醉自己了……他叹息,除夕的爆竹虽然送走了人生许多美好的时光,却不能把贫穷送走。不过,也没关系,我今夜还有溪鱼佐餐,也许明年比今年更好呢……

唐寅行书《除夕》,来源:《唐寅行书七律四首诗卷》纸本,23×286cm,天津博物馆藏。

唐寅此卷书写时间应在四十岁以后,那时候他还住在苏州吴趋里,但弟弟唐申已经和他分家,老婆小何也离他而去,日子过得十分拮据邋遢。除夕是一个人过的,头发乱糟糟的,要自己扫地,水烧开了,屋子里弄得全是烟,好在还有酒,还有条鱼。这是一个单身汉的除夕,身上没什么钱了,但还对明年抱有希望!

不管您过去一年过得如何,新的一年,满怀希望!

扩展阅读:黄道周行书《除夕帖》

戳“阅读原文”,抢购文房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