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德国来的冠状病毒抑制剂未经临床试验,不能即刻就用

这一抑制剂在国外应该没有获得临床上市许可。他应该是来寻求科研合作的,这一抑制剂在国外没有病例可以进行临床试验,因为SARS已经销声匿迹了,尚无法证明这一药品有效。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有效,要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经过相关的程序,证明安全有效才会大规模应用于临床。

科技日报记者 张佳星

据德国中文网报道:德国吕贝克大学Rolf Hilgenfeld教授正在乘飞机飞往中国。在他的行李中,可能携带有冠状病毒抑制剂。

Rolf Hilgenfeld教授。图片来源:HL-live

这不是Rolf Hilgenfeld教授第一次来访中国,2015年12月1日他曾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并做了题为“Of proteases and macrodomains: MERS is not SARS(蛋白酶和大结构域:MERS与SARS不同)”的精彩学术报告。他也是中国科学院特聘国际高级科学家,专注于新发病毒结构生物学研究领域。

他带来的抑制剂是否有效?能不能像报道中所说的“可能是遏制中国冠状病毒流行的关键”?科技日报记者专访了病毒学专家、北京化工大学教授童贻刚。

科技日报:病毒抑制剂是什么?起什么作用?

童贻刚:抑制剂起抑制病毒复制的作用,对病毒入侵细胞、复制、组装、释放的过程起到“拦截”的作用。抑制剂一般是小分子化学物质,具有抑制病毒的一些关键酶的活性。

抑制剂的目标是,让病毒感染复制的机制失活,比如大部分人类病毒是RNA病毒,RNA病毒要复制,需要RNA复制酶,即“RNA依赖的RNA聚合酶”;病毒在复制过程中,还需要蛋白酶把蛋白基因组编码的多聚蛋白前体切割成小的成熟病毒蛋白……这些小分子抑制剂就是要破坏病毒的“组装工厂”,让它“瘫痪”。小分子抑制剂所针对的酶都是病毒所特有的,一般人体内没有这类酶,所以这些抑制剂对人体的副作用很小,一般只会对病毒有作用。

科技日报:抑制剂是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研发的吗?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抑制效果好吗?

童贻刚:Rolf Hilgenfeld教授带来的抑制剂并不是针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研发的,它应该也没有在其他国家获得批准正式上市。

至于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效果目前仍不知晓,需要进一步进行科学验证。总得来说,抑制剂药物可能具有一定的广谱性。亲缘关系比较接近的病毒,因为它们的酶在蛋白质序列上有保守性,作用机制也是相似的,针对这些酶的抑制剂药物,对于A病毒有作用的话,对于和它亲缘关系近的B病毒很可能有同样的作用。但必须经过验证,如果不验证的话直接用,将有很大可能无效。尽管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CoV有一定得相似性,但不是同一种病毒,因此针对SARS-CoV研制的抑制剂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治疗,需要先进行验证。

科技日报:德国专家带抑制剂进入中国,您怎么评价?

童贻刚:各国间开展科学研究的合作由来已久。

这一抑制剂在国外应该没有获得临床上市许可。他应该是来寻求科研合作的,这一抑制剂在国外没有病例可以进行临床试验,因为SARS已经销声匿迹了,尚无法证明这一药品有效。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有效,要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经过相关的程序,证明安全有效才会大规模应用于临床。

科技日报:相比于抑制剂,能产生更深远效果的还是疫苗吗?

童贻刚:总体上讲,遏制病毒最重要的还是疫苗。人感染病毒之后,再去用抑制剂治疗的话,这个病毒还可以再去感染其他人。抑制剂可以在病人被病毒感染之后得到治愈,但并没有阻断病毒去感染其他人。

虽然可以提前使用抑制剂预防,但预防没有激发整个机体的免疫,无法形成长久的预防,随着抑制剂在体内的代谢,抑制剂的预防作用也会消失。而疫苗用过之后,会让机体免疫细胞产生“记忆”,产生持续的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免疫力。

1月22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应对”第一批8个应急攻关项目已经紧急启动,经费拨付到位。国家层面已经迅速启动应急科技攻关项目,着重在病毒溯源、传播途径、动物模型建立、感染与致病机理、快速检测方法、基因组变异与进化、重症病人优化治疗方案、应急保护抗体研发、快速疫苗研发、中医药防治等方面进行部署。目前政府已经将疫苗研发提上日程,目前已经进入紧张的疫苗研制阶段。

来源:科技日报

审核:王小龙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岳靓

审核:王小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