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题图 / Philipp Barlow

配乐 / Audio Highs-鉄を叩きながら てめーの魂を叩き上げろ 等

点击可听往期朗读

除夜宿石头驿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

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

作者 / [唐朝] 戴叔伦

除夜乐城逢张少府

云海泛瓯闽,风潮泊岛滨。

何知岁除夜,得见故乡亲。

余是乘槎客,君为失路人。

平生复能几,一别十余春。

作者 / [唐朝] 孟浩然

癸巳除夕偶成

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

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作者 / [清朝] 黄景仁

历代诗人关于除夕的诗歌,写欢庆者似少有佳作,而写羁旅愁绪的名篇却数不胜数。就像戴叔伦这首《除夜宿石头驿》,可以说写尽羁旅于途的情状。相类似的还有高适的“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双鬓明朝又一年”(《除夜作》),同为唐朝诗人,崔涂还有“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除夜有怀》),卢延让“数星深夜火,一个远乡人”(《冬除夜书情》),异曲同工。

白居易多首写除夕的作品也都是写旅途,“万里经年别,孤灯此夜情”(《除夜寄弟妹》)、“萧条岁除夜,旅泊在洺州”《除夜宿洺州》。还有一首《客中守岁》中一句“故园今夜里,应念未归人”,守岁时想起老家里的亲人,应该还在念叨着旅途中的我。这样的写法老白其实在《冬至》里也用过:“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看来不管是冬至,还是除夕,老白总是在路上,总是想起家里人应该在念叨他。明明是他在想念家里人,却说家里人都在想念他。但不这样想,又能如何呢?

像孟浩然这种除夕夜在他乡漂泊还能遇到“故乡亲”的概率,在古代想必是很低的吧,“平生复能几,一别十余春。”十几年才见这么一次,人生能有几个十几年啊。但是,又有几个人能有孟浩然这样的幸运呢?多少人都不得不是孤灯长夜,万里思归。

今夜,注定有很多人过不好除夕,武汉,北京,上海……所有因为肺炎而被迫隔离和治疗的人们和医务工作者。而今夜,注定还是一个举家欢庆的节日。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分裂的时刻。痛苦与欢乐,共时性地存在于同一片土地,同一个星空下。黄景仁的诗特别符合今夜的心境。千家万户欢声笑语,独有诗人满腹忧患地站立桥头,把一颗星星当做月亮看了又看,不知时间的流逝。心事浩茫的人,注定在热闹的节日中是孤独的。

想想那些在爆竹声中仍然为不断刷新的病例报告而担惊受怕的人,那些为令人无力的真相仍在危险前线奔波的人,那些在隔离间里依靠呼吸机与病毒搏斗的人,他们才是节日里真正的“万里未归人”,更值得我们牵挂。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新春吉祥,各自珍重!

荐诗 / 流马

诗人、作家

出版有诗集《夜晚怀疑我》

随笔集《假如你没有机会加入黑手党》

第2512夜

声优 /哪吒、王威、蚊饭(粤语)点击可听

声优值守 / 楚雨庭

版面值守 / 流马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转发就是最好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