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志梅:南宋爱国宫廷乐师汪元量的“香艳回国”录

文/常志梅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一、爱国愤世的汪元量

时光真快,忙碌的日子几乎冷落了书架上的诗书,很想有一份闲适来读书。

窗外树梢滑落最后一抹夕阳,泛红的叶片依旧挺立在枝干上,惬意了灵性的窗口,心无旁骛地翻开书。

北望燕云不尽头,大江东去水悠悠。

夕阳一片寒鸦外,目断东南四百州。

这是南宋末诗人汪元量的诗。当南宋灭亡,其皇室、大臣、宫娥被押北上时,他愤然写下了这首诗。

时光回溯到南宋末年,宋恭帝德祐二年(公元1276年)三月,元将伯颜进入南宋首都临安,宋幼主赵显也就是恭帝,与全太后被押送到大都,六宫僚属以及后宫嫔妃、宫女也一同北上元大都。

汪元量作为宫廷乐师,正一腔爱国热血沸腾,便自愿加入到北上俘虏队伍中。

汪元量在元大都生活了十二年,也任职元朝(搞艺术的嘛,对于任职大家也可以不用多想),这期间为客死塞北的宋人写下了不少悼念挽歌,并且多次去探望被囚在大都的爱国将领文天祥。

汪元量虽为伶人,却有一颗爱国愤世的心。

当年宋元襄阳争夺战,蒙古铁骑围攻襄阳十余年,一座孤城最终粮尽无援,守将吕文焕无奈投降,时人纷纷骂吕文焕是卖国贼,唯有汪元量站出来写诗道出真话:

吕将军在守襄阳,襄阳十年铁脊梁。

望断援兵无消息,声声骂杀贾平章。

一针见血地把矛头指向奸臣贾似道,为吕文焕鸣不平,可见其风骨。

他在元大都,时时刻刻想着“回国”,多次上书陈情,最终得到批准(很幸运)。

二、汪元量回国

有这样一个故事。

据说元初,有一个姓李的公子哥来大都,夜深人静,思乡之情缱绻,便站在客栈的门口吟道:“万里倦行役,秋来瘦几分。因看河北月,忽忆海东云。”

声音刚落,他依稀听到邻家有小妇人失声而泣,这不由让他奇怪。

第二天,他就叩门过访,询问这妇人为何哭泣(古人也挺自由开放)。

(门开了)这哭泣的小妇人忧伤且直白地告诉他,她叫金德淑,南宋宫人,是当年与宋恭帝、太皇太后等人一块被掠入塞北的。

李某说:他来这里同路有一位杭州人,在路途中吟诵这首诗,他觉得很感人,于是记了下来。

金德淑抹着眼泪叹息道:这诗是已故的宋庭宫人王新惠赠送原宋宫乐师汪元量的诗句。还告诉李某,她与王清惠情如姐妹,如今王清惠已亡,自己流落此间,世事无常。

这金德淑还讲起,当年汪元量南归,包括她在内的几个宫女曾经为他送行(看来这汪乐师颇有女人缘)。“劝君钟酒御风寒,万里江南路蜿蜒。心随归人去已远,身滞燕台到何年。”

一同送汪元量的还有梅顺淑、连妙淑、陶明淑、柳华淑、黄静淑、华清淑、杨慧淑、吴昭淑与周容淑等人,每一首《望江南》或回忆或寄语,高谊雅怀,故国离情,慰藉着无限情肠;“长亭短亭”,塞北与江南千山万水阻隔,断肠人在天涯(有点感伤)。

汪元量有首《余将南归燕赵诸公子携妓把酒饯别醉中作把酒听歌行》,写的就是他南归时的情景,但只字没有提到宫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写道“美人美人色可食,美人美人笑可爱”。因此,后人每每创作有关汪元量南归,都不忘加入点“香艳”。

不管宫女送汪元量赋《望江南》是否有伪造的嫌疑,但送是事实,而且送别诗所表达的愿望是美好的,借女性的视角表达亡国之悲,往事不堪回首,繁华仿若一梦,体现了南宋遗民的情结。

汪元量南归后,组诗社,过潇湘,入蜀川,访旧友,后于钱塘(杭州)筑“湖山隐处”,终老山水间。或许有那么一刻,当年南归的情景也会历历在目。

【作者简介】常志梅,甘肃临夏人,喜欢音乐、文学。

历史文化类投稿邮箱:

小说散文类投稿邮箱: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