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齐聚一堂

齐白石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

生于湖南长沙府湘潭

凭着自身异禀的天赋和后天不懈努力探索

从乡下一名民间木匠最终成为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一座不可逾越的丰碑

齐白石

将中国文人画与民间传统完美融合一体

可以说破天荒开创了中国绘画的一个全新时代

在这里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齐聚一堂,雅俗共赏,深得大众喜爱

齐白石

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无一不精

而其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

意境淳厚朴实。但小印觉得白石老人最有意趣的作品乃是他的花卉、虫草,充满着天真童趣和生命律动

齐白石

喜欢工笔画草虫,精致生动,而花鸟则写意挥洒。

精工细笔不失淳朴之态,而大写意淋漓笔墨,更添勃勃生气。

盖其花鸟草虫,栩栩如生,自然灵动,于纸上或欢腾,或幽静,一派大自然的欢乐乐章。

齐白石

的花鸟虫草意象丰满,元气充沛,

蝴蝶、蜻蜓、秋蝉、蚱蜢稚拙可爱,均以工笔写就,

而荷花、牵牛、萝卜等则泼墨恣意,淋漓着胸臆之气,

画面像大自然的舞会,繁多而具有层次,在纸面上交融而美。

然而单看每一幅,又是独立的,各自有着各自的故事,彼此对话,

如交响乐的各个声部,彼此应和,演奏着生命的跌宕与妙趣。

黑色蝴蝶与红色蜻蜓翩然于红花

色彩搭配极富美感,花之繁密,密中有疏

自然垂落的娇艳欲滴,花草占了画幅主体的大片位置

翩然而来的蜻蜓,写意而生动的花草,动静之间,令人神往

白石老人先通过

写意笔法勾勒出荷花荷叶

一朵泼墨盛开,微露的莲蕊有娇羞之态

其它荷叶荷花则星星点点,有诗意之美

这幅画的沟通别具心裁,荷叶荷花的主体倾斜而出

对角线般穿越画幅,与“老萍翁”题字相映成趣,而两只蜻蜓悠然而来,呈现出动态的美感

同样是描画鲜艳欲滴的红花

在另一幅小品中,白石老人呈现的是疏朗之态

笔意恬淡率真,而一只蚱蜢居其上,往上眺望

一只螳螂攀附花枝,向下探寻,极静之物中间,仿佛人之神态的对峙,有天地流溢的醉态与神秘

白石所画之物

草虫花鸟,皆平凡之物

然而画家却赋予其自然的美感,笔墨恣肆的老辣

浓淡相宜的色彩,将天真童趣与生命的律动完美融合在一起

其画萝卜、荔枝,或红或黄,浓墨重彩,但并不显得俗艳,何也

盖其笔力简朴、古拙

齐白石捕捉的正是原生态的民间生气

这是整日浸泡在文人书房的文人画家难以描摹的气息

也是齐白石作为“下里巴人”身上流淌出最原始的生命之气

当然白石的花鸟工虫册工笔习刻

也有受自己青年时代的“匠人生涯”影响,其笔酣墨饱

力健有锋则吸取吴昌硕之长,同时其状写之态又有着徐渭、八大、石涛、金农的水墨淋漓、生机和逸气

但若论及局限性

就是在昆虫的刻画上过于求工

与之晚年花鸟草虫的大写意之风

率性简约墨洒淋漓的逸品化境相比,多少保留了一些匠气

但瑕不掩瑜

这些花鸟工虫虽不如晚年那般天逸纵笔

老辣圆熟,但更接地气,一方面有大写意浑厚的高雅格调

又有着雅俗共赏的质地,不管是您是用于临摹,还是用于室内装饰,都是绝配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