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见真功,黄花梨夹头榫小案形意兼具

挺拔而不僵硬、柔婉又不失张力,远远看去第一眼,黄花梨夹头榫小案的翘头,就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案面之下,牙条、牙头纹理连续,显然是一木连做而出。牙头稍经锼挖,略具卷云之形,无雕无饰且不施线脚,不求象形只为会意。

简单的勾画了了,暗含诸多变化,首先是牙条两边下垂成洼堂肚形,既延续牙头的弯卷,还融入了云头造型,使局部重心下移,整体也显得更加稳定。

其次,云头左右卷角,实际上并不对称,一个微翘,一个稍平,前后四个都略有差异,既反映出纯手工打造,也是造型生动、灵气十足的重要原因。

板足正面通长打洼,为牙板轮廓增添了活力,洼面反射出的光影,使素面层次显得丰富起来。

牙条端面为半个钝圆形,案子无顺牙结构,板足侧面纹理可以一通到底。和标准器上的挡板一样,两板锼云纹开光,自下而上托起一朵硕大的云头,形态结实、饱满,没有一丝绵软无力。

云头不施雕饰和线脚,却依然惟妙惟肖,开光上下通体打洼,呆板平面变得立体。古代匠师以不规则手法,营造出标准大案所不敢想象的效果。

板足内侧也精工细作,打洼面凹凸有致,立体感顿生,整体上远观近看皆宜,外形和谐、唯美。

足底光素,除了木纹断茬外,还有横向开裂的小口,但并未裂透。另外,两侧棱角清晰,几百年来无明显磨损,可见小件是拿来玩的,而不是被使用的。

形好工艺精,小翘头案于细节处见功夫。惊艳、开门的黄花梨木质,同样令人叫绝,无论是色泽、花纹还是质地,都堪称范本级,大年初二咱们再细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