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口罩供给战:药房限购一天卖出9万只,店长每天熬夜至凌晨

“我觉得大家还是理性了很多”,2003年非典时期,还在读卫校的刘佳记得各地出现了抢购板蓝根和口罩的情况,而这次她发现,“顾客也不是一股脑地乱买,会先问清楚口罩的使用细节,例如戴多久,适不适合预防等问题”。

1月21日晚,长沙火车站,归家旅客大都戴上了口罩。

从春节前夕开始,新型肺炎的侵袭牵动着全民的神经,确诊数字每天都在攀升。继武汉封城之后,浙江、广东、湖南、北京、天津…各省市相继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1月22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发布通告,决定在公共场所实施佩戴口罩的控制措施。一时间,口罩成了紧俏商品。

店长刘佳所在的药房,市民排队购买口罩等产品。

断货、涨价,一场口罩供给战在全国打响,而线下药房到底是怎样一幅景象,这里的工作人员每天又是如何应对,我们探访了位于长沙市中心湘雅路上的一家连锁药房。

据门店的销售数据显示,1月21日店里口罩销量14708个;到了22日,这个数字激增至97418个,而在此之前,月销量仅在200个左右。

图文/黄启晴 杨抒怀 责编/周维

出品/腾讯新闻

店长刘佳在给顾客介绍口罩的用法。

“我们正在补货,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暂时没有了”,店长刘佳一边给顾客介绍口罩的用法,一边手机里又有老顾客打来电话询问。刘佳有十几年的药店工作经历,从1月20日起,她就意识到口罩销量可能会出现增长,但她没想到的,是激增!

22日当天,店里口罩销量达到97418个,“这还是取消了团购和限制大批量购买后的数字”,刘佳说,如果不限购,这个数据还要高很多。

为避免恶意囤货,她所在的老百姓大药房各门店都采取了限购措施:每位进店顾客每次限购一包8元的红色医用口罩(共5个)及一个9.8元的儿童用口罩。

“我觉得大家还是理性了很多”,2003年非典时期,还在读卫校的刘佳就记忆深刻,那时各地出现了抢购板蓝根和口罩的情况,而这次她发现,“顾客也不是一股脑地乱买,会先问清楚口罩的使用细节,例如戴多久,适不适合预防等问题”。她说,2003年抗非典时,很多人都囤了不少棉纱口罩,而且一戴就是几天,其实是很不卫生的。

在刘佳的印象里,口罩在药店里的存在感一直很弱。即便是雾霾天气,销量也只比平时多一点而已。店里销售的口罩有各种质地,包括普通棉纱、无纺布、带滤芯阀的和N95等,但这几天销量最好的还是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

与口罩的热度一同增长的,还有酒精、消毒液、抗病毒口服液、体温计等。为了保障供应,刘佳不得不时时刻刻盯着这些货品的数量。

刘佳所在的湘雅路店有1600平米,也是老百姓大药房在长沙最早的门店,有92个员工。在药品仓库里,刘佳仔细检查药品的生产日期,过期药品必须送回总部集中销毁。

这几天,公司号召许多员工回到岗位,应对疫情之下激增的药品需求,许多同事都放弃春节休息,加入到加班的队伍中。除此之外,公司每天还为员工发放口罩,门店每天也会进行清扫、消毒。

同样忙碌的还有公司的物流和采购部门。寻环球是物流部门的负责人,正在监控屏幕前进行调度。疫情发生之后,老百姓大药房成立了口罩等相关药品采购小组,20余名采购人员分工协作。在我拍摄的时候,寻环球的同事正在省内一家口罩生产企业门外等待,口罩一下生产线,就及时运回分发。

针对有些急需、但没有物流支持的地区,他们下血本采用快递的方式。有一批价值200多万元药品需要发往湖北、江苏等门店,光快递费就16万多,“成本很高,但亏本也要保障供应。”

在刘佳的店里,会议室都腾了出来,用于堆放口罩和与疫情相关的药品。她打趣地说道,以前逢年过节,销量最好的都是补品,很多顾客都是为了拜访亲戚朋友准备的礼品,而今年则都是买口罩,“不过都是为了家人和朋友的健康嘛!”

晚上11点,刘佳和同事还在一起搬运刚刚送到的口罩等货物。之前一天,他们就补了8次货。春节临近,物流运力吃紧,她和同事不得不自行开车去取货。

因为是中心店,公司货物都会优先这里的供给,然后通过二次分配,下发到其他门店。以前刘佳都会和公司尽量争取走俏的货品在自己店里多分配一点,但这次她主动让出一部分产品给其他门店,“这些都是必需品,尤其是下面的县市,可能会更需要”。

因为担心白天转运口罩引起顾客的哄抢,刘佳和同事趁着凌晨人少的时候将货物连夜从仓库转运到门店。“店里货架基本上是半个小时补一次货”,尽管设置了限购,但并非强制,口罩依旧供不应求。半小时,一箱两千支的口罩就会被购买一空,相当于一分钟就卖出60多支。

湘雅路店是24小时药店,晚上9点半关门之后,这里会开放夜间窗口。晚上11点多,顾客陈哥跑到店里,询问是否还有口罩。陈哥是住在附近的居民,在新型肺炎的新闻刚发酵时,他并没有当回事,“我平时不出去玩,也没有去过武汉”,但不断更新的确诊数据,还是让他有些紧张,觉得有必要进行一些基础防护,“路上哈(湖南方言,都)戴起口罩呢”。

12点多,又有一家人前来购买小孩的退烧药和口罩。夜班售货员王逸平一听是发烧,就赶紧提醒顾客去医院看看,“别耽误了”,对方解释已经在医院看过了,是普通感冒发烧,医生建议回家观察。

王逸平说,这几天夜班,整晚都会有人来买口罩。她还接待了一个早晨要去坐高铁的顾客,“那个顾客来了三四次,每次都问有没有N95或者医用口罩,我说凌晨会补货,他就说凌晨4点过来”。

在办公室里,连续几天都是一两点下班的刘佳,已经很是疲惫,她准备在桌上趴一会,后半夜还有一批药品会送来。连轴转的这几天,让刘佳有点吃不消。但让顾客买到口罩,回家能用上,保护自己,“这也算很好的事吧!”

大年二十九的凌晨1点,刘佳忙完准备回家,在车里她看了一眼新闻,新型肺炎感染数字还在不断刷新。对她来说,这个春节,肯定要在忙碌中度过了。

刘佳说,目前店里口罩的存量能应付需求,而且公司也已经全力保障供应,限量发售只是为了避免恶意囤积。她相信,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