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合川钓鱼城,为何欧洲人称之为上帝折鞭处?

作为我国面积最大的直辖市,重庆有很多著名的市辖区,比如九龙坡区、渝中区、沙坪坝区、北碚区、涪陵区、万州区等。位于重庆直辖市西部的合川区,给人的感觉名气不是很大。也许是这样,但合川区境内有一个全国甚至全世界都知名的景点,这个景点名叫钓鱼城。改变世界历史走向的钓鱼城之战,就发生在合川城区不远处的钓鱼城,也就是西方人经常提到的上帝折鞭处。

合川城区地处重庆市西部的四川盆地东部,处在嘉陵江、涪江、渠江的三江汇流之处。合川“处众水之汇,凭高临深,甚为险要。”,向西可为成都门户,战略位置非常重要。钓鱼城就位于合川城区的嘉陵江南岸几公里处,踞此城,可居高临下俯三江之险,号称易守难攻。

公元1234年,统治中原的金朝被蒙古灭亡,南宋参与了灭金行动。金亡之后,蒙古与南宋展开了长达四十多年的艰苦拉锯战。蒙攻宋的路线是先攻四川,断南宋左臂,时间是1258年。蒙军在蒙古大汗蒙哥的率领下行军比较顺利,却在合州(今合川)的钓鱼城下啃到一颗硬核桃。南宋的合州知州王坚面对蒙哥的招降,不但不降反而杀了来使,这严重激怒了蒙哥。蒙哥认为既然宋人不降,那就用武力解决问题,他相信蒙古的兵力可以做到这一点。

合州的情况比较特殊。在1243年之前,合州的治所在别的地方,但这一年合州治所迁到附近的钓鱼山上。宋人已料到蒙古军必然大举进攻重庆府的西北门户合州,欲守住重庆必守住合州,欲守住合州必守住钓鱼山。基于这个思路,南宋的四川制置使余玠下令在钓鱼山上修建了一座非常坚固险峻的城池,起名钓鱼城。

钓鱼城险在何处?钓鱼城夹在涪江、嘉陵江、渠江三条大河之间,堪称是一座悬在三江夹岸中的城池。更重要的是,宋人在钓鱼城积攒了大量粮食和饮用水,即使全城被围,也可以坚持待援。蒙军方面有人看出宋人的心思,大将术速忽里就认为对钓鱼城应该围而不打,顺长江东下进攻处在南宋疆域中间位置的湖襄,与忽必烈部会合。

术速忽里这个办法非常毒辣,一旦湖襄地区被蒙军拿下,等于将南宋的江南地区和重庆地区斩为互相无法联系的两段。蒙哥却认为小小的钓鱼城不足以抵挡蒙军,很快就能拿下来。在御前会议,大多数蒙军将领都站在蒙哥这一边,认为“攻城顷刻可破”。术速忽里虽有战略眼光,却成了少数派被晾到了一边。

蒙哥短于战略,却长于战术,他在进攻钓鱼城之前先把钓鱼城周边的城池打下来,让钓鱼城变成孤城。蒙军各部在蒙哥的指挥下对钓鱼城发起狂攻,由于蒙军长于阵地战和骑兵战,城战似乎不如宋军得心应手,一直没有得手。宋军没有等到援兵,但城中的粮食和水充足,宋军的士气不降反升,甚至宣称可再守10年。

蒙哥还要逞强,发誓要打下钓鱼城,但他忽略了一件事:蒙古兵多是北方人,无法适合西南地区潮湿的气候。蒙古兵出现了大面积的霍乱病情,士气非常低落。要面子的蒙哥拒绝撤兵并亲自攻城,结果被宋军打伤。1259年8月11日,蒙哥重伤而死,蒙古军无心恋战,卷甲而退。

蒙哥的死造成蒙古帝国内部的汗位之争非常激烈,蒙哥之弟忽必烈为了和阿里不哥争汗位,正进攻鄂州的他不得不撤军北上。南宋的西路和中部得到了保全,南宋又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了。同样为蒙哥之死欢呼的还有欧洲人,蒙哥曾经率部西征,把欧洲人打得落花流水,欧洲人惊恐地将蒙哥称为“上帝之鞭”。当听说蒙哥死了,欧洲人大喜曰:“钓鱼城是上帝折鞭处!”

钓鱼城是南宋对抗蒙元重要的军事要塞,钓鱼城之战取得胜利后,钓鱼城又在蒙元的进攻之下坚挺三十多年。公元1276年,南宋主赵显降元,钓鱼城上依然飘扬着大宋的旗帜,直到1279年,钓鱼城才在守将王立的率领下投降元朝,条件是元军不能屠杀城中的抗元军民。

历经沧桑,现在的钓鱼城不再有烽火硝烟,但给人的感觉依然是那么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