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案两被拐儿童十多年后与生母相认:互相存在隔膜 难以亲近

终于找到儿子,赵丽很欣喜,但又有些失落——亲生儿子对她没有想像中的亲热,总感觉彼此间有些隔膜。

【编者按】

拐卖儿童犯罪给当事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创伤,在警方和志愿者的帮助下,越来越多的被拐卖儿童找到了亲生父母。去年以来,发生了很多被拐儿童多年后与亲生父母重聚的故事。春节之际,澎湃新闻寻访多个案例,呈现当事人失散、寻找、重聚的悲喜故事,记录他们团圆的一刻。

失散十多年终于找到被拐的儿子,母亲赵丽没有强求孩子立即回到她身边,她意识到,“这些事有些突然,孩子可能要慢慢接受。”

有相似经历的母亲王红有同样的想法,儿子今年读初三了,她希望孩子放下心理包袱好好学习,“回家的事,慢慢来。”

王红、赵丽这两位母亲,经历了寻亲的艰辛和认亲的喜悦,而裂痕仍需要时间来抚平。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2019年11月,在广东警方的帮助下,来自四川的王红、来自贵州的赵丽,在广州增城分别与她们十多年前被拐的孩子见了面。这两个孩子都是在两岁那年,被“人贩子”张维平、“梅姨”等人拐卖。如今,两个孩子一个已17岁,一个已19岁。

2017年11月张维平等人拐卖儿童案审理前,部分家长合影呼唤孩子“回家”。 朱远祥 澎湃资料

失散14年后母子相认

王红的儿子杨佳如今快17岁了,他于2005年12月被拐走。

那时,王红和丈夫杨江在广州市黄埔区镇龙镇的毛织厂打工,他们在工厂附近租了房子,两岁的杨佳平常由爷爷带着。

王红记得,2005年12月31日那天上午,她去出租屋附近提水洗鞋子,孩子由爷爷抱着在家门口玩。临时租住在同一小区的一位“老乡”,把他自己的钥匙交给孩子爷爷保管,说他带孩子出去玩一会。这名抱走孩子的“老乡”,再也没有回来。

那名自称四川人的“老乡”叫张维平,其实是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人。案发10年后的2016年3月,张维平和另外4名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

2018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张维平死刑。法院查明,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张维平等人拐卖了9名男童,孩子当时最小的1岁,最大的3岁,其中8人被卖往河源市紫金县。据张维平交待,他拐走的9名男童,都是通过中间人“梅姨”寻找买家。目前,“梅姨”的真实身份,警方尚未查明。

2019年11月,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通报,已找回2名被拐儿童。其中一人便是王红的儿子杨佳。当月,接到警方通知的王红赶到广州,与失散14年的儿子相认。

约定见面的那天上午,王红提前一小时来到增城区公安分局的办公室。十一点半,养母带着杨佳走了进来。

王红一眼就认出了儿子——杨佳已长到一米六几了,跟他亲生父亲一样,长方脸、宽嘴巴。养父养母为他取了另外的名字,从小在广东成长的他说一口流利的河源方言。

王红回忆,在见面的半小时中,她盯着儿子看,差点哭出来。孩子也不时看她,但没怎么说话。王红从孩子养母口中了解到,杨佳读初二,学习成绩不大好。那天中午一起吃饭后,王红加了杨佳的微信,孩子便随养母返回学校。王红则回了重庆。

部分被拐儿童的家长出示孩子照片。被张维平等人拐卖的9名儿童中,目前2人已与家人认亲。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孩子可能要慢慢接受”

王红母子相见的那一天,赵丽也赶到广州增城,与失散16年的儿子陈前见了面。

出生于2001年8月的陈前,是2003年10月失踪的。拐走他的,也是“老乡”张维平。

赵丽记得,那一天,她婆婆在家里做家务,住在隔壁的“老乡”张维平说可以帮忙看孩子。婆婆还和“老乡”开玩笑:“你是不是要把我家孙子抱走啊?”“老乡”笑着说:“怎么可能?我才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张维平和小陈前很快一起消失了。

直到16年后的2019年11月,赵丽接到警方电话赶到广州后,才与儿子相认。

那一天,已经18岁的陈前和养父一起来到增城区公安分局,与亲生母亲赵丽见了面。赵丽百感交集,想去拥抱儿子,却感到孩子有些躲闪。见面约半小时后,陈前和养父离开了。分别前,赵丽向儿子要手机号码,儿子没给。

终于找到儿子,赵丽很欣喜,但又有些失落——亲生儿子对她没有想像中的亲热,总感觉彼此间有些隔膜。

今年春节前夕,赵丽告诉澎湃新闻,两个月前的那次见面之后,她至今没和儿子陈前联系过——她没有孩子和养父一家的联系方式,也不想唐突地去打乱儿子的平静生活。

“这些事有些突然,孩子可能要慢慢接受。”赵丽说,孩子哪一天想通了,可以通过增城区公安分局问到她手机号码。

她期待着这一天。

王红母子的沟通状况比赵丽母子要好。王红有儿子杨佳的微信,两人有时会在微信里聊聊天,这是王红感到最温情的时刻。

14年前杨佳被拐走后,家里遭遇了许多变故。杨佳的父亲杨江精神崩溃,2008年10月从火车上跳车身亡。数年后,他的母亲王红改嫁到重庆,组建了新的家庭。他的弟弟由四川达州的伯父杨巧抚养。

2020年1月20日下午,杨巧告诉澎湃新闻,他现在还没有和侄子杨佳见面认亲,“他今年不会回来过年。”这一消息也得到王红的证实。儿子今年要读初三了,王红希望孩子放下心理包袱好好学习,“回家的事,慢慢来。”

在张维平、“梅姨”拐卖儿童案件的众多受害母亲中,王红、赵丽是幸运的。另外7位母亲,目前还没找到被拐的儿子。但杨佳、陈前这两个孩子的出现,给这些家庭带来了新的希望。

被拐孩子申聪的父亲申军良日前告诉澎湃新闻,他一直与广州增城警方保持联系,警方仍在积极展开相关工作。申军良说,他今年一定好好过年,“新年新气象,我感到与儿子重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杨佳、陈前、王红、赵丽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