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基础净利润大跌超八成,流动性危机仍在

在海航的2020新年献词中,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表示:“2019年海航资金短缺的情况仍然存在,并存在工资迟发、缓发的现象,而2020年则是海航化解流动性危机的风险的决胜之年。“而海航旗下以房地产闻名的海航基础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记者 | 傅林林

深陷流动性危机的海航系,经过近两年的一系列资产出售后仍未真正摆脱危机。

1月22日,海航基础(600515.SH)披露2019年业绩快报,预计2019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度预计减少15.8亿元到16.8亿元,同比减少84.09%到89.39%。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与上年年度业绩相比预计减少17.1亿元到18.1亿元,同比减少83.07%到87.91%。

关于此次业绩大减,海航基础表示,相比2018年,2019年度公司大宗资产交易项目减少,投资收益同比大幅减少,公司关联资产计提减值,导致公司2019年度业绩与2018年度相比减少。

另外,因为2018—2019年期间公司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受海航集团整体流动性影响,偿债能力及抗风险能力有所下降,出于谨慎性原则,本次拟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应收款项、关联方担保坏账合计约9.75 亿元,累计较2018年增加 4.2 亿元。

资金上的压力也使得海航在年底继续出售资产。

去年12月27日,海航基础将三家子公司持有的海南金海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海南发展控股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总价款合计101.32亿元。海控置业是海南省国资委下属独资企业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公告信息显示,金海湾为海航基础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南海明珠岛二期的实施主体。南海明珠岛曾经是海航的明星项目,据了解,南海明珠岛二期于2014年2月正式开工建设,2018年1月项目完成竣工验收,目前处于沉降观测期。

项目计划投资75.43亿元,截至2019年11月30日累计已完成投资61.76亿元,其中自有资金37.49亿元。原计划投入募集资金45亿元,截至2019年11月30 日,累计投入募集资金24.27亿元,剩余未投入募集资金 21.8亿元。

目前金海湾还处在亏损状态,2018年及2019年1-6月分别亏损1996.22万元、2851.01 万元。经评估,金海湾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101.32亿元,评估增值 53.21亿元,增值率110.61%。

海航基础方面表示,评估增值的原因为“长期股权投资中涉及的主要资产为土地使用权,由于土地成本取得时间较早,随着近年海南自由贸易港等政策的影响,造成土地增值”。本次交易预计对公司归属母公司净利润的影响为增加34 亿元。

过高的增值率也引起了上交所的问询,要求海航基础结合周边土地使用权近三年价格趋势,说明土地使用权评估增值的原因及估值的合理性,在延期一次后,1月15日,海航基础回复了该问询。

海航基础表示,根据近3年土地成交数据测算,商服用地容积率2.5左右的地价近3年平均增长率为104%,商服用地容积率4.0左右的地价近3年平均增长率为44.35%。

海南金海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及其十八家子公司持有的土地使用权初始获取的时间为2015至2016年期间,参考海口市土地使用权3年平均土地溢价增长率26.10%和商服用地地价增长率44.35%至104%,本次评估综合考虑土地使用权增长率为58.15%。

而评估增值率110.61%主要是土地使用权的增值,土地评估方法是:容积率为4及4.5的商业用地,采用基准地价法与市场比较法评估,剩余其他土地采用基准地价法评估,海域使用权采用成本法评估。

在海航的2020新年献词中,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表示:“2019年海航资金短缺的情况仍然存在,并存在工资迟发、缓发的现象,而2020年则是海航化解流动性危机的风险的决胜之年。“

而海航旗下以房地产闻名的海航基础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2019年,上交所就曾对海航基础的年报发出18问,重点关注资金占用、债务压力、业绩承诺、公司的流动性风险控制等问题,7月份又因为2.8亿租赁纠纷,其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

根据海航基础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期末余额453.6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和短期应付债券合计金额高达160.83亿元,而根据公司在2018年问询函回复中的披露,2019年全年需要偿还的本息为175.77亿元,其中利息为15.1亿元,偿债压力巨大。

更重要的是,海航基础转向聚焦临空产业,房地产业务这头现金流奶牛已经无法给上市公司提供重要的支撑,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无新增房地产储备、无新开工房地产项目、无竣工项目。公司房地产销售项目签约面积4.7万平方米,较上年同期下降37.69%;签约金额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7.32%。

随着业绩下滑严重,未来海航基础或许还会将更多资产摆上货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