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格,多少故事在风中飘

Lefunbox 乐翻盒子

愿你的旅程完美,体验人生陪伴之美好。

文字:刘琳

摄影:Vivian

德格,并不是精挑细选的一个目的地,出发之前,我对它一无所知,到达之际,我才恶补了一些地名,比如:马尼干戈镇,新路海,雀儿山,德格印经院,更庆寺......

已然很多年,我习惯了不看也不做攻略,有一个大的方向,出发就是了,喜欢了,再做进一步的计划,比如文化的探寻、精神的求索、历史的窥见。

让我想要第二次探访,并停留更久的,是德格这样的小城,它不是单纯的风光如画,它的美充满灵气,让人不自觉想了解更多,因为风中飘着的都是故事。

我们从甘孜县走川藏北线进入德格,一路可以说渐入佳境:

路过一个小小的牧场,停车休息一会儿。

黑色的毡房,是牧民的家,黑色的牦牛,是他们的财产和宝贝。

小小的人儿,有着非常甜美羞涩的笑容,我抱过他,小小的身体软软暖暖的,充满了对我这个陌生阿姨的信任和好奇。

走的时候,牧民坚持要送一罐牦牛奶给我们,晚上在酒店热了喝,清甜香醇,非常熨帖。

走下牧场所在的小山坡,我们在公路拐角处继续休息。

川西,最美的风景有一半在路上。

就这样躺在一堵矮墙上,晒晒太阳,看看雪山和蓝天,距离德格还有一百公里,我们不急着赶路。川西是一个让人自然慢下来的地方,同时也是积聚能量的地方,比如这歇息的片刻,就淡淡地留在了记忆里,可爱的照片,时不时将思绪带回路上。

往前,是英雄格萨尔王的故乡——阿须草原。德格谚语:每个德格人的口中都有一部《格萨尔》。是不是很耳熟,类似的说法有: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或者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林妹妹。

其实不一样,在德格,喜欢史诗就加入了创作和传播史诗的行列,《格萨尔》史诗在德格的流传,基本是靠艺人(仲肯)们的口头说唱,故事与音乐曲调融合在一起,除了说唱,还有藏戏。德格竹庆寺每年都要举办”格萨尔王锅庄舞“,在”格萨尔王“的带领下,三十员将领逐个上场,十三”畏尔玛“战神依次亮相。演出在天地之间,白云苍狗,鼓乐动地,观者如堵,彷佛回到了远古时代。神话不再是神话,人们相信”格萨尔王“确有其人,格萨尔王活动的遗址与遗物在德格随处可寻。

在德格的一山一水间,一山一寺中,都飘荡着藏族英雄格萨尔王的传奇身影,他仿佛无处不在,却又稀薄难辨,就像雪山总摄着大地。

如果说格萨尔王和巍峨的措拉雪山(雀儿山)是雄性的,那么雪山下的湖则是阴性的。我们从休息地往前不多久,就看到了一面晶莹的、天青色的湖泊,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玉隆拉措“,还有一个汉语名字叫”新路海“。

”玉隆拉措“有一种琢磨不透的、多变的美。当我归来翻阅玉隆拉措的故事,突然明白了故事和风景之间的关系,人们总是被善良坚韧感动,却不由自主地被美丽生动吸引。故事里,玉隆拉措湖是和格萨尔的爱妻珠牡联系在一起的。

珠牡,是整个岭国最美的女子,格萨尔王刚刚出生,她就是令岭国众英雄垂涎的姑娘了。后来,格萨尔经历诸多磨难登上岭国王位,珠牡姑娘依然保持着青春,和另外十二个美女同时嫁给了年轻的国王。

故事里那个经常在玉隆拉措湖沐浴的珠牡,常常面临的不仅仅是艰难险阻,还有诱惑,她嫉妒过、被抢走过、背叛过、任性过。如此反复,回到格萨尔王身边后依然是他最宠的妻。没有人问为什么故事里这个有过错、有缺点反而更加生动的珠牡,成为格萨尔王乃至藏族人深爱的女人。

知道了更多格萨尔王和珠牡的故事后,我更加盼望重回玉隆拉错湖,就在湖边的大石头上静静地坐着,带着一叠“风马”,当风起的时候,随风播撒。

(“风马”是拓印在正方形纸片上的战马,战马四周有藏文咒语,或者吉祥八宝图案的花边。无论乘车、骑马,还是徒步穿过山口时,都可以一叠一叠向风中扬播风马。)

《格萨尔王》是史诗,亦真亦幻,博大精深。

德格印经院则是真实不虚的存在,印经院的故事从1723年开始,至今仍然被续写着。

刚刚见识过玉隆拉错湖的阴晴不定,瞬息即变,转头驶入德格县更庆镇见到明亮的白塔,敦实温暖的红墙,以及红墙内虔诚聚集的藏民。画风的转变有一点突兀,却十分合理,长途跋涉之后,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份温暖和虔诚,正如到达时下午五点的阳光,涂在红墙上、照在白塔上、笼着印经院,也进了我们的心里,虽然疲惫,却弥漫着喜悦。

画面是静止的,我们对更庆寺和印经院的感受却是立体的,回忆起来,还记得藏民们悉悉索索安静聚会的声音,还有孩子们在寺外追逐打闹的声音,也还记得气温有点低,阳光里也觉得有些瑟缩,却不肯离开,感觉自己突然和过去的好时光打了一个照面,几百年来,更庆寺和印经院就是这么庄重美丽着吧!

更庆寺为萨迦派主寺,位于德格县更庆镇,原为宁玛派寺院,至第七代德格土司拉青.向巴彭措改宗萨迦派并扩建,命名为伦珠顶寺,俗称更庆寺,意为大寺庙。它是土司家庙,规定土司长子出家主持寺政,次子继任土司,所以该寺至今无活佛。分寺有7座。至第12世土司建德格印经院,闻名遐迩,并以藏戏著称。

德格印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到今天,德格印经院已经有270多年的历史,院藏各类典籍830余部,木刻印版29万余块。

传说印经院地址的选定有神仙相助,是佛的暗示。

德格有太多的传说和文化现象都与神佛有关,甚至充满了“思辨”色彩,令人眼花缭乱,却又带着一种让人毋庸置疑的“理性”,比如印经院的地址,身临其境时真的会暗自感叹:此地甚好!甚妙!如果不是佛的旨意,也一定有着上天的偏爱。印经院周围地势的每一个小小的变化都会让你更加喜欢眼前的这一组建筑,第二天上午,我们才带着虔诚进入印经院参观,但仅仅是从更庆寺到白塔,再到印经院的外墙,以及印经院门前的小河,侧边的街道,还有背靠的大山,已经让我们感觉美不胜收,不枉此行。

遗憾的是,我们参观的时候,是不允许带相机入内的,相机必须寄存。

不带相机的好处是可以静静地参观,专心地体会。

进入印经院的大经堂要经木梯上下,这是因为大经堂底下是实土,如果不这么架空处理,工程量大、花费也大。印经院布局形似四合院,大门朝南洞开,两边只有二层楼,东、西、北则是三层楼、四层楼参差错落。所有的书版都存放在二楼以上的房间里,这些房间讲究的是日照长而充足,通风好又能避开雨雪直接冲刷。

印经院里飘着故事,有一种文化圣地才有的肃穆和温润,不喧哗,自有声。

楼厢是收藏书版的地方,连接楼厢的过道,就成了印刷书籍的作坊,工人们两人一组忙碌着,不紧不慢,井然有序。

印经院坚持对所有佛学典籍“兼收并蓄”,院藏书版29万余块,其中,宗教类的印版有10万余块;文化类印版有10万余块;其他的就是杂集。

印版的木材也有讲究,是每年秋季砍伐的桦木,先制成比较粗糙的木板,运回后在羊粪里沤上一个冬天,春天取出清水漂洗,再放阴凉处风干,还要烟熏以及在酥油汤里煮,历时一年,才能把这些木板规格化、刨平,发放到刻字人员手里。

将近300年,德格印经院经历了太多的故事,当我站在存放书版的房间里,有一种恍惚,觉得这些故事等着有心人前来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