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失的中国麻风村和被人们遗忘的麻风病院

因为冠状病毒肺炎流行,很多疑似患者被隔离,目前疑似冠状病毒肺炎只需隔离14天,有些人就觉得很难受,但是,如果我告诉你,有些慢性传染病患者需要到深山老林隔离几十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如果不信,你可以到各地的麻风村去看一下。

在人类发展历史上,常见的流行性传染病病多达几十种,有一种古老的传染病曾经席卷全球,令人闻风丧胆,就是这种麻风病,麻风病是一种麻风杆菌引发的慢性感染病,潜伏期为2-5年,最长潜伏期可达10年,此病的传染源主要是未经治疗的多菌型麻风病人,通过接触和飞沫传播。

该病主要侵犯皮肤、周围神经、上呼吸道粘膜和眼睛,主要症状有麻木性皮肤损害,神经粗大,严重患者甚至肢端残废,麻风病人因此外形丑陋恐怖,得不到及时治疗的麻风病患者神经受累而出现“狮面”、“兔眼”、“眉毛脱落”、“魔爪手”、“足底溃疡”等症状,眼珠突出、致使社会畏惧麻风病如洪水猛兽,就连患者亲属也不例外。

麻风病最早是发现于希腊半岛上,麻风在世界上流行已近3000年,印度、埃及和中国被认为是世界麻风三大疫源地,我国麻风流行已2000多年,始于春秋战国时代,古称疠风、大风等,在古代医学不发达的年代,对于麻风病很难控制,春秋战国时的秦国法律认定麻风病人有罪格杀勿论,大多数患者被处死或活埋,可以说麻风病患者被杀死烧死的不计其数。

到唐朝时,这种情况稍有所改变,国家设立病坊或悲田坊,开始收容麻风患者,说明了医药事业在唐朝取得了一定的发展,病坊开始服务于大众,史书记载病坊中所需的生活用品由政府拨付,如药物、器具等,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转变。

到清末时期,麻风病在西方国家已经基本灭绝,而中国的麻风病患者还有百万人之多,这一情况得到西方医学界的关注,一些医生和懂得医术的传教士来到发病率较高的华南地区开设麻风病院,收治麻风病患者。

1891年,来自英国的傅特医生,在北海伦敦会医院附设了麻风医院。这是中国最早的麻风病院,收容了一百多名麻风病人,强行注射药物,成效卓著。

1905年,德国长老教会的柯纳医生在东莞创设麻风病院,收容患者有三百多人。

1907年,天主教康神父也在广州石龙建筑麻风院,1913年,扩充规模收容了七百人,有三十余幢房子供麻风患者居住,形成一个小村落。

民国时期,由于没有特效药物,麻风病患者还是比较多,一味的处死或活埋患者,丧失的是政府的公信力,当时的官方受到的舆论压力很大,内忧外患的国民政府,限于当时有限的财力和人力,大面积的治理是不切实际的,政府需要的是用最小的成本换取大多数麻风患者的生存权,后来国民政府陆续开设了一些麻风病隔离所,隔离所基本上都是设在很偏僻的地方。

新中国成立后,全国仍然还有约50万的麻风病人,他们依旧被公众歧视,亲朋和邻居看到绕道走。

50年代初期,麻风病还是没有特效治疗方法,也没有疫苗,唯一的办法就是隔离患者,麻风病不是一个传染性特别强的病种,但是当时人的身体素质普通比较差,要阻止麻风病的肆虐,只能靠隔离,而且要隔离几十年。

1953年,中国皮肤性病研究所成立,全国各地陆续建立了市县各级皮肤病防治所,专门隔离和收治麻风病人,“麻风村”因此大量出现,总数达到600多个。

50年代中期,氨苯砜问世,广泛应用于麻风病的治疗,药效显著,但此药的个体差异性大,有的病人用了效果好,有的病人需要终生用药。

随后20多年,每年都派皮肤病医生下乡,入村到户去查,看有没有麻风病人,有的话就带走,集中到麻风村里去治疗,这样的普查一直持续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直到查不出来新发病例了,才逐步终止。

1978年后,随着国内外医疗科技的进步,更多的麻风病药物应用于临床,联合化疗技术开始用于麻风病患者,麻风病患者生活条件也有一定的改善,麻风病的治疗效率大大提高。

2000年这一年,国家卫生部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麻风病患者已经下降到2000人左右,患病率在10万分之一以下,基本消灭了麻风病。

但在世界范围内,麻风仍在流行,目前,全球每年仍然有20万左右新发麻风病人,其中,印度占到一半,在印尼,麻风目前仍然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

在各地深山老林里,仍然还残留着那些麻风病村,那些曾经得过麻风病的患者,虽然现在不带菌了,却留下了可怕的残疾和后遗症,永远地被社会排斥在外。他们已经错过了太多时代变迁和发展的机遇,无依无靠,无法回归正常生活,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没有麻风的世界里,是因为牺牲了部分人的人生,才战胜了麻风病。

麻风村,这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在这些特殊的村庄,有许多已经治愈或正在恢复的麻风病人,当他们老去,这些村庄也将不复存在,肆虐中国2000多年的麻风病,正在和渐渐消失的麻风村一样,正在慢慢淡出人们的生活,创造一个没有麻风的世界是全球麻风控制的终极目标,一些病患弱势群体真正回归社会,需要全社会的关心,帮助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