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一个无法被取代的男人

前些日子,在家无聊,重温了姜文的几部电影。

想起之前高晓松对他作品的评价:“满屏荷尔蒙飞溅,爱恨劈头盖脸,去了不少腥气,却多了宽容与顽皮。”

之前拍《邪不压正》,为了还原小说描写的上世纪三十年代老北京的风貌和旧北平的风土人情,姜文在云南硬生生造了一座等比例的北平城。

这种事发生在他的电影里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毕竟他原本就是一个爱“较劲”的人,不管成本有多高,只管效果好不好。

也毕竟,他从小就是一个爱“玩”的人。

1963年1月5日,姜文出生在唐山。

那时候,他不叫姜文,他爸姜洪齐忙于部队工作,妈妈高阳刚生完孩子,半醒半梦之间,忘了之前定的名字。医生支招:你家有个当兵的,叫姜小军吧。

父母忙时,姜文就在唐山乡下和姥姥姥爷过日子,父母有空了,他便跟着他们四处旅行,去了贵州,又去了湖南。

与父母在一起的日子,过得惬意。

父亲爱看书,他便也随着看了许多书;父亲是电影迷,他也就随着看了许多电影。

艺术的生活沉浸时间长了,他还在学校话剧《消息树》里演了个美国大兵。

邻居们见了,乐呵呵说,要不是这孩子长得丑了点,兴许还能当个演员。

这句话深入骨髓。

后来,也是趁着还没人知道姜小军,姜文这个名字就定下来了。

1980年,姜文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为什么?为什么?他是整个学校最爱问“为什么”的学生。

中戏退休老教授张仁里说:“他总是不停地在问:‘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我从没遇见过姜文这样的学生。”

但就是这股劲儿,他的表演能力和理论知识是那批学生里数一数二的。

一般人别想在他面前讨到好。

因也正是因为姜文不断学习,勤学好问的精神,让他变得比普通人都要优秀,

好的机会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他的头上,在他还没毕业的时候,就被导演盯上了。

他人生中的第一个电影角色是在《末代皇后》中饰演溥仪。

原本是要演《末代皇帝》,结果被陈道明顶替,连开拍了都不知道。他为此郁闷了好长时间。

结果阴差阳错还是演了这个角色。

姜文笑了:“看来我真是当皇帝的料啊。”

但是他还是有一些耻辱感,本来马上要和《末代皇帝》这部电影签合约了,但是却被临时换掉,

所以,这部《末代皇后》虽然不是主角了,但是他即使是为了雪耻也要坚持去拍。

他找了溥仪的纪录片和《我的前半生》原著,反复观看,铭记于心。

他去拜访溥仪的弟弟溥杰,按照溥杰口述,在脑中还原溥仪的生活习惯细节,回家躺在床上还要和弟弟姜武说溥仪。

正是不计成本的投入,让姜文的溥仪一炮而红。

之后,姜文因此得了谢晋导演的赏识,与刘晓庆一起出演《芙蓉镇》。

无论是溥仪还是《芙蓉镇》中的秦书田,那时的姜文身上还是带着没毕业的学生气。

而到了《红高粱》,他开始走向大众认知中的不修边幅的糙汉路线。

《红高粱》是张艺谋的首部作品,那时巩俐还是个大二的学生,编剧莫言也没拿诺贝尔奖,里面名气最大的就是姜文。

如日中天的姜文,突然在简历上留下两年的空白。因为他在孕育一个大的一部自编自导自演的、可以盖戳“姜文作品”的作品。

1993年,30岁的姜文正式涉足导演的领域,他是个有野心的男人,但那时还太年轻。于是,一个中国电影圈最有野心的女人推了他一把,她的大名叫刘晓庆。她给他勇气,给他人脉,也给他钱,于是姜文开始筹备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青春荷尔蒙爆棚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在1995年上映时独揽五千万票房,被盛赞为“第一次突破电影叫好不叫座的魔咒的电影”。

于是,新手导演姜文,拍出了中国最好的青春片。1995年,在美国《时代周刊》评选的年度全球十大佳片中,《阳光灿烂的日子》排名第一。它也是1995年票房最高的内地电影。姜文还将一个毫无表演经验的孩子,一举推上威尼斯最年轻的影帝宝座。

一战封神,实现了他拍片之前狂言——我,是中国最好的导演。

1997年,世纪末,他拍了《鬼子来了》。

《鬼子来了》这部影片是姜文自导自演的一部影片,在这部影片中,姜文没有顺应中国战争片的主旋律,而是将这部影片加入了自己独特的见解,不仅没有夸大中国战争片中擅长发扬的英雄主义,反而将人性险恶之处通通暴露在荧屏之上。

不过由于电影中对抗日战争有着赤裸裸的描写,将日军的残忍和贪婪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暴露了我们民族固有的“中庸”思维,最终引火烧身落得被国内禁映的下场。不过福祸相依,正因为命途多舛,才给《鬼子来了》注入了更多传奇色彩。

如果说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让世人见识到了姜文肆意挥洒的才华,那么《鬼子来了》便是帮助姜文“成神”的作品。这部电影不仅是姜文导演的最佳,在中国电影史上也注定会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除了上两部电影之外,还有一部电影饱受争议,那便是于2007年上映的《太阳照常升起》。

之前看过关于一段采访姜文的视频,让我对这个中国少有的“鬼才”导演增加了一些了解。

访谈中姜文多次提到他自导自演的《太阳照常升起》。

虽然电影上映后票房惨淡,且电影中充斥着的性压抑、隐喻、莫名死亡以及整部电影倒叙的叙事结构,让很多观众都表示晦涩难懂,甚至还有不少观众说他故弄玄虚。

但他却说这部电影是上帝送给他的礼物,是他最喜欢的电影。

从1995年到2007年,12年里姜文仅仅拍摄三部电影,全部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捧出了威尼斯电影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影帝,自己也获得金马奖的四座奖杯。

这样辉煌的成绩,也让《让子弹飞》在筹拍期间,就引发了两岸三地电影界的广泛关注,最终组建的演员阵容极为豪华,云集了七大影帝和一位影后的全明星阵容:百花影帝姜文、金像/金马影帝周润发、戛纳/金鸡/百花影帝葛优、柏林影帝廖凡、华表/百花影帝陈坤、华表影帝邵兵,还有片头客串的金马影帝冯小刚,以及金像/金鸡影后刘嘉玲。(当然,廖凡、冯小刚是在那之后才获奖,但他们的演技早已是有口皆碑。)

所以,以陈坤这样电影圈一线男星的咖位,居然还要主动向姜文申请,才得到了一个戏份不多的反派角色“胡万”。

再到后来,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就是18上映的《邪不压正》,姜文导演的第六部作品,“民国三部曲”终章。

从2010年的《让子弹飞》到2014年的《一步之遥》,姜文花了四年。再历经四年到2018,又有了《邪不压正》。

与前两部(2010年的《让子弹飞》到2014年的《一步之遥》)相比,这部电影的姜文风格更加强烈。因此,评价也分两极,有人觉得不适,有人大呼过瘾。这部电影改编自小说《侠隐》,准备十年,续版权两次,姜文自导自编自演,最后的成品,已经与原著相差甚远。

超快节奏的剪辑,超多人物线的平铺与交错,绚烂从一开始就拔得头筹,并像陀螺一般以超快的速度,拉扯着电影中的人物一次次让步,一次次荒腔走板。

姜文的电影,男人很man,女人很美。

《邪不压正》影片中,有两个重要的女人,关巧红(周韵饰)和唐凤仪(许晴饰)。

在姜文所有电影中,这里的周韵最美。姜文就像个炫妻狂魔般,从各个角度展现周韵的美,楼梯上、屋顶上,阳光下,暗夜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何尝不是在撒狗粮?

姜文心中一直有座不灭的老北京。

开篇我们就知道当年为了拍这部电影,姜文亲手建起了一座城。

《邪不压正》为了最大程度还原1937年的这座城,耗费了不少心思。

从开篇到结尾,我们都能看到影片中满满的诚意:

路上穿梭的电车,老旧却耸立着的城楼,富有年代气息的石板路,砖瓦下的四合院与红色城墙,就连路边摊的北京小吃,都很好的还原当时的特色。

那些被毁了的、不在了的,全部用CG技术还原。

特别是永定门外绵延的北京城墙,当年被拆除时,让梁思成与林徽因痛心疾首的老城墙,在电影中完美再现。

一个二个消失的“活化石”,硬生生将观众拉到那个有胶片质感的年代中去。

姜文说:

“要把梁思成哭着喊着没实现的事,在电影里实现,让老北京存在,还是老样,可能比老样还漂亮,还古董。”

很显然,他尽力做到了。

姜文,57岁了。

他说,希望年轻人有本事取他代之。

但是,圈中大佬还有谁比他更像当年拼命融入时代又悲伤的马小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