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之下的远程办公:狂欢过后会否“一地鸡毛”?

作者:夏天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摘要:

宋朝名相吕蒙正曾作奇文《命运赋》,写道“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韩信未遇之时,无一日三餐…”。

即使吕蒙正自己,未得志时,白天去庙里蹭粥,晚上住在破窑洞中,人人都憎厌他。等到自己当了丞相,吃香喝辣,人人巴结拥戴。

最后他总结到,“人说我贵,非我之能,此乃时也运也命也”。此言论虽有宿命论的观点,也不无道理。以李广的才能,未必及不上杀猪出身的樊哙,但怎么努力就是封不了侯。

真是时势造英雄啊!

正文:

吕蒙还是那个吕蒙,只是人们看到他的眼光不同了。

落实到一个行业、一个企业甚至是个人,也是如此。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改写了中国人本该热闹的春节假期,但催生了新的生活方式,比如春节返工第一天远程办公成为焦点,将钉钉、企业微信等一波在线办公软件推向了高峰。

然而,这是暂时的狂欢还是长期的发展趋势?这值得探讨。

云办公的“狂欢”

2020年2月3日,这是春节节后复工第一天。

受新冠肺炎影响,大多数企业选择了“远程办公”,这一波“开工潮”可谓是异常火爆,迎来了在线办公的第一个“双十一”,甚至#钉钉企业微信集体崩溃#这一话题直接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那么,到底又多火爆呢?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2月5日,阿里钉钉首次超过微信,跃居苹果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同时企业微信升至排行榜第三,截止2月8日,App Store免费下载排行中,钉钉第一、企业微信第二、腾讯会议第四,远程办公霸榜。

不过尴尬的是,随之而来的吐槽诸如“钉钉又崩溃了”“消息都发不出去”……除了钉钉收发消息出现bug,企业微信也出现了会议功能崩溃等bug。

对于系统崩溃的问题,钉钉官方通过官方微博回应,有超过1000万家企业组织使用钉钉在家办公、在线办公,早上网络暂时出现限流,通过紧急调配支持,目前已恢复。

而企业微信官方并没有对此次问题做出回应,只是与钉钉一样,默默做了系统升级。

另外,根据阿里云公布的数据显示,钉钉在2020年2月3日通过阿里云紧急扩容1万台服务器后,2020年2月4日又再度扩容1万台云服务器,以应对群直播和语音视频会议的流量洪峰。

同时,根据腾讯云消息,2020年1月29日至2月6日,腾讯会议每天都在进行资源扩容,日均扩容云主机接近1.5万台,8天总共扩容超过10万台云主机,共涉及超百万核的计算资源投入,创下了中国云计算史上前所未有的记录。

虽然阿里腾讯都投入巨大,但是依然无法抗住新冠肺炎所催生的“流量洪峰”,随之而来的“宕机”也是不可避免,可见大家还是低估了线上办公给服务器带来的压力。

其实,自从2015年1月,钉钉上线之后,随之,腾讯的企业微信也“随之诞生”,二者之间的“火药味”一直都未减丝毫。

只是,由于太超前,因此,无论是钉钉还是企业微信都没有广泛传播。

这一次新冠肺炎给了钉钉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或许能让钉钉成为时代的主流。

难得企业微信就甘愿认输?

显然不能。

新冠肺炎下的企业微信紧急发布了3.0.4版本,带来了群直播、收集表、在线问诊、在线会议支持300人、紧急通知支持1000人、新冠肺炎专区等6大能力,助力学校、医院和企业抗击新冠肺炎。

而案例钉钉则宣布在2020年1月26日-3月31日期间,免费开放302人不限时视频会议。

事实上,就在2019年很多人以为在线办公平台再无波澜的时候,又杀入两位新入局者“华为云WeLink”和字节跳动的“飞书”,这也让本来让钉钉和企业微信双寡头的竞争格局带来一些不确定因素。

当整个市场由“两个人之间的较量”变成“四个人之间的战争”时,这场战事该如何演变呢?

爆火之后能否持续?

刘邦号称手提三尺剑以“布衣之身”得了天下,但事实上,直到他48岁以前,其职位最高只做到辖区十里的“泗水亭长”。

再看看跟着他打天下的班底也是“草台班子”,出身也是寻常之极。萧何连个县令都不是,曹参是个牢头,夏侯婴是个赶车的,樊哙是个杀猪的,混得最不济的当属周勃,编些草席贩卖为生。

然而就是这些人成就了大事。

正文:

伴随着战事的升级,每一个入局的都不是一般人,无论是华为还是字节跳动,都是“来势汹汹”。

那么,在这场战役当中,哪些办公软件将能笑到最后呢?

“打铁还需自身硬”。

这就要靠产品及用户说话。

对此,GPLP犀牛财经询问了多位来自不同行业的在线办公软件用户,都问了同样一个问题,“新冠肺炎期间,在家办公,你的工作效率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

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大部分人对GPLP犀牛财经的回复是:后者居多,也就是大家的工作效率居然降低了。

“毕竟在家办公,不是真的喜欢,而是没得选。”某互联网的员工小蔡吐槽说。

另外某科技公司的创始人表示“线上办公对于产品的研发和销售的影响最大,因为研发是一个很大的队伍,但是现在大家分散在各地,对于协同管理要求比较高,这部分是我们的薄弱环节。”

至于销售则更是惨重,因为销售毕竟人的生意,不能见到人,何谈销售?

甚至一位程序员小杜直言,“远程办公不适合我”,对此,她讲了三点原因:

第一,按照正常开工,去公司,年后开工都要一周才能进入状态,现在在家,更是很难进入状态。而且只是前面三天,光要熟悉以前项目的代码,都要一些时间;

第二,心态上多多少少有些波动;

第三,在家办公还是多多少少受家里的琐事的影响的。

毕竟,新冠肺炎让人不得不在家,但日子还得要过的,开工还是要开工的,市场可不会等一切恢复正常才开始运转。尤其是竞争对手不会等你,你休息了,你的竞争对手可不一定陪你咸鱼,真的等到一切过去再开工,恐怕公司都没了。

很多人认为这次新冠肺炎会利好远程协作办公产品,因为新冠肺炎遏制了线下所有的商业行为,即使远程复工也是很多生意也是没有办法进行时的出路。

然而,在远程办公的缺点面前,有些只能在公司内访问的服务器,应用程序瞬间成了摆设。

吐槽归吐槽,或许,在不断演化的新冠肺炎面前,远程办公还将继续——毕竟在的隔离措施面前,受到冲击最大的显然是线下实体店,企业的当务之急就是迅速组织员工“线上化”,尽可能的摆脱“困境”。

远程办公的尴尬

当你没有选择的时候,你不得不捏着鼻子吃难吃的饭菜,然而,一旦生活条件改善了,你还能持续吗?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尽管,人们在新冠肺炎之下无奈的选择远程办公,当然,基于此,钉钉、企业微信、石墨文档、飞书等协同软件获得极大的爆发性增长,然而,这并不代表整个中国已经进入到了远程办公的时代。

事实上,与欧美国家以及跨国公司相比,国内大多数企业远程办公虽发展多年,但一直没有迎来爆发。而今,基于特定时期情况的特殊性,远程获得迅速的成长,但是,其离真正实行尚需要一段距离——据某券商研报显示,截至2017年,美国超过八成企业引入了远程办公制度,已有3000万人在家中远程办公。到2020年,大约50%的科技公司将会有约29%的员工实现远程办公。

然鹅,在中国,在线办公市场只能说增长迅速。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8年中国智能移动办公市场规模在234亿元左右,同比增长20.8%;预计2019年该行业市场规模为271亿元左右,到2024年市场规模增长到486亿元左右,复合增长率为12.4%。

这一次全国性的延迟复工给云办公软件市场带来了发展机遇,根据2019年年底腾讯在企业微信3.0发布会上所宣布的入驻企业微信已经达250万家企业,这与钉钉在2019年所宣布入驻企业组织超1000万,个人用户超2亿人相比依然存在不小差距。不过,钉钉和企业微信的企业用户量加在一起也没有覆盖超过15%。

随着各行各业企业数字化程度的提高,国内远程办公市场无疑有着充满想象的发展空间。

对此,民生证券研报认为,在本次新冠肺炎影响下,更多的企业开始尝试使用相关软件开展远程办公,这将成为用户习惯的重要养成时期。

然而,在远程办公的种种bug面前,随着这波新冠肺炎增长起来的用户能否成长为忠实的用户?另外,中国很多企业能否在此期间养成远程办公的习惯?

或许,狂欢之后,对于企业而言,硬件容量、市场渗透率、用户留存率等则是企业面前最需要做长远考虑的问题。

新冠肺炎终将会过去,当“狂欢”过去,随着这波新冠肺炎增长起来的用户或将会逐渐流失,因此,如何留存现有用户,才是获得长足发展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