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程如“偷渡”:各地集中“劝返”房产证成通行证,有人被困高速14天

在返程导致的疫情防控压力下,各地调遣大量人手对外来人员进行“劝返”,并出台了形形色色的土政策。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闵云霄 编辑|张弛

2月11日早上8时许,上海G60枫泾检查站入沪通道,一浙牌奔驰车后备箱内,被发现藏有一名湖北籍女性。随后,涉事司机和藏身女子被警方带走。事后查明,该女子原在上海工作,1月28日前往杭州见朋友,因回沪被阻才作出这样的无奈之举。

一名温州餐厅老板,因为到处设卡等原因被困高速路14天,晚上一度睡在墓地;湖北车牌号司机肖红兵,因各地服务区均拒绝其车辆进入,在高速路上“流浪”多天。

在返程导致的疫情防控压力下,各地调遣大量人手对外来人员进行“劝返”,并出台了形形色色的土政策。

一段在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无锡东收费站播放广播称: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七省人员及车辆,请靠左行驶,前方掉头返回。2月8日,扬州官方发布的通告更为严厉:“凡是没有本市居民身份证、不动产权证的人员,一律暂缓来扬州”。似乎不约而同,两市均把湖北等七个省列为“疫情重点地区”。

高速路上“流浪”7天

“59元一双的鞋,老板心很好,只收了我30块。收钱的时候,叫我把手机放桌上,人站远点儿,他来扫码就行。”说到这里,肖红兵自己也笑了起来。

肖红兵是湖北人,去年9月他结束打工生涯,东拼西凑花两万块钱买了一辆二手货车,开始跑货运。为了不空跑,他一般会在卸货地短暂停留,在货运平台找活儿,再拉上货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自1月初出门后,他先后去过江西、浙江、福建、广东、贵州、四川、陕西等地。

春节前在福建卸完货后,一个福建客商的货需要肖红兵拉去四川。临行,客商送给他一双手套和几个口罩,还有一罐红牛。当时他还不知道为啥要给手套和口罩,对方只是说“肯定能用到”。

除了吃饭上厕所,肖红兵一天24小时绝大多数都在车上度过。困了,盖着车上被褥睡一觉,醒后在货运平台找活,晚上冷得受不了了,就将车发动起来,利用暖气热乎一下身子——虽然很多时候连这他也舍不得。

那时肖红兵并不知道,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不断蔓延,而湖北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直到肖红兵进入四川平昌,下高速时发现人们都戴着口罩,工作人员劝他返回。到一个小镇卸了货后,他又接到一宗到陕西拉大米的活。他这才发现,他开着的“鄂M”牌照货车,就像一个“敏感符号”。

在好几个服务区,肖红兵听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赶快走吧,这里不让外地车停。”在四川他找不到旅馆,大年三十夜,只能在高速路上度过。身体和精神都达到极限的肖红兵,连续开了三天车,睡了不到八个小时,但是只能忍。

之后,他看到“外地车辆禁止入内”的标识就绕道走。有一次,一段400公里的路,他足足绕了一天一夜。到了地方正准备装货,货主发现他是湖北牌照的车,干脆直接报了警。

高速收费小票显示,肖红兵1月26日晚9点40分从四川平昌出发,27日早9点45分到四川绵阳北,这之后,28日从江油上高速到宁强出,29日又从勉县北到城固。

本打算空车回湖北了,但是听到妻子说,老家的村庄、小区也陆续都“封”了,外来车辆也不让进入。

形势越来越严峻,肖红兵电话咨询老家110,接线民警直接告诉他,本地医疗资源非常紧张,建议暂时找个地方安置下来,等疫情结束后再返回。这意味着,他有家也很难回了。

1月29日,陕西汉中交警发现在应急车道睡着的肖红兵后,将他带到了汉中北服务区。算起来,从腊月二十九到大年初五,他在高速上已经整整7天了。

汉中交警王伟告诉记者,有时跟他聊,让他不要有什么思想顾虑,他很体谅从不乱跑。“连上厕所都是避开所有人,等没人的时候才去”。

在路途中的自拍视频里,肖红兵哭诉“实在太累了”。他说,他在高速上跑了一个多星期了,每天吃泡面,钱也花光了。“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有个地方让我停下来,好好地睡一觉,吃一口饭,就满足了,有时候开着车都快要睡着了。”

在汉中北服务区待了11天,离开湖北也已近一个半月了。2月8日,天门交通局也联系到他,说可以接他回去。

另外一位陈姓餐厅老板的遭遇,也令人唏嘘。快过年时,他从温州开车去江西上饶看好朋友,本打算在那边住两天就回,晚上要去酒店的时候,发现没带身份证。酒店住不了,而且朋友的村子也封了,去不了他家,就在车里一直住着。他刷朋友圈,发现温州好像还不能回,疫情有些严重了。

正月初八警察来敲车窗,让温州牌照的车快离开。警察告诉他,上饶这次要彻底封城了,你必须开车离开。最后,当地卫生院院长开了一份证明,证明他身体健康,并把他送到上高速的路口:“我们就不再送了,快开过去吧,祝你好运,千万别回来!”

后来,在一个服务区修理厂,他终于找到一个保洁阿姨给他煮稀饭吃。“我激动得都要哭了!掏钱给她,她说不用了,从车里拿两瓶茅台酒给她,她也不要”。这位温州商人介绍说,“已经在车上住了14天,啃方便面啃到口腔溃疡”。

集中“劝返”:房产证成通行证

随着返程压力渐大,在各地的相关规定中,除了封村封小区之外,对外来人员的“劝返”成了工作重点。

2月7日,浙江省东阳市规定对外地来人来车予以劝返,不能劝返的隔离14天。2月8日,四川省资阳市实行限制外来人员进入的封闭式管理。2月8日,西安市雁塔区禁止外地来人来车进入雁塔区。2月9日12时起,海南省琼海市限制非琼海市居民及非长期居住、生活和非“三返”(返工、返岗、返学)人员进入琼海市。特别是,大部分地区实行以小区为单位封闭式管理。

一些地方不但实行小区封闭化管理,还规定了门禁时间:比如晚上10点到凌晨5点,实行全封闭管理。租户不得出入小区,外地买房业主,可持身份证、房产证、有效证件进入小区。

杭州五常社区居民委员会发布紧急通知称,所有已租住在本地的外来人员一律只出不进;即日起所有返杭的外来人员一律不准进入小区。深圳南山区规定,对租客的情况了解失误或者知情不报,房东会被一并追究刑事责任。网传有些地方还下达了最严禁令,不仅小区封闭管理,还将空置出租屋断水断电。

此前上海市交通委副主任杨小溪表示,对在上海没有居住地、没有明确工作的人员,原则上加强劝返力度,暂缓入沪。

“我正月初二听说纳雍老家乡下老家要封路,迅速开车跑到贵阳,第二天驾车返回纳雍准备去老婆家里,但是行驶两个多小时后,不让下高速,于是又沿路返回贵阳。”贵州一家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对记者说,幸亏有贵阳身份证,要不返回贵阳时下高速路都困难。

“从安徽去个深圳,比偷渡还难。”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写道:10号复工了,不去不行了。今天去努力回深圳了一把,感觉像是风箱里的老鼠,到处被赶,高铁也坐不上,实在太惨了。

这位网友家在安徽蚌埠,没有直达深圳的高铁,本计划8号早上8点坐高铁去深圳,开的是阜阳亲戚家的皖K牌照车,去阜阳赶火车,也正好还车给亲戚。

因为早上出发太早,他提前订了酒店,打算住一晚再出发,但后来被酒店退订了,说不让住宿了。后来得知亲戚家的小区也严管了,两天一家才能出来一个人负责采买等事宜,每次限制时间,外人进不去,亲戚家也没法住。

该网友最后只能半夜从蚌埠开车过去,在服务区车上过夜。想着开到高铁站后,车直接停在停车场,到深圳后把钥匙快递回来,等疫情过去亲戚再去阜阳高铁站拿车。

可是,从蚌埠省道出发,半夜已经发文,所有车辆8号开始限制出行,皖C普通车也不许通行,外地车牌更别想进去,路上只需出不许进。当时他想,要是高铁出发不了,都回不去蚌埠了。

其间,该网友在服务区车上睡了两三个小时。“早上六点多到了阜阳,绕了很久才找到一个高速出口,大部分口都封了。”该网友写道:出去后有警察和穿防护服的人在,看了不是深圳身份证,直接就赶回去了。我说我去坐高铁,他们说外地身份证,坐什么都不行,就是不能下高速。

原来以为小县城会限制,没想到地级大城市也会限制,外地身份证完全没机会坐高铁。“我失算了,早知道就不上高速了,走下面小路慢慢绕可能还有点机会”。

持深圳身份证,阜阳不让进,阜阳车牌,蚌埠不让回,酒店住不了,亲戚家也去不了。这就直接堵高速上了,高铁票也只能退了。“没办法,打了一通电话,从110到95560之类的,全部打了一通。全都告诉我,打另一个号码更好”。

“现在地方政策十分混乱,根本不考虑如何衔接,都是想着把人赶走就算了,就连热线电话都是如此,每次都是你找这个吧,绕了一圈推荐的还是最开始那个号码。”该网友感叹,现在只能在服务区混着,等着下半夜监管松懈了,先混出高速,慢慢再绕进高铁站了,“越来越有偷渡的感觉了”。

后来这名网友挨个试出口,有些出口管理松一点,“看我当地车牌,问下身份证号码,就侥幸出来了。最后,虽然找到了不拒绝外地身份证的酒店,但高铁票依然订不到,推迟若干天了”。

“有班可上,已成为一种奢侈。”网民“胥工_京瑞运维”在微博上表示,不少北上广深的员工都面临着上班难的问题。高铁票反复被退、公共交通切断、打车鲜有接单,好不容易订上票、打上车,还可能遇到村里不放行。而这只是出城的障碍之一,还有一些人因为老家确诊病例较多,在进城前就被劝返,连城都进不了。

据媒体报道,湖北两男子因着急去深圳上班,但由于湖北境内交通停运,两人竟然试图步行通过铁路到湖南岳阳乘车前往深圳。铁警及时发现,并对两人进行防疫检测后及时劝返。

网友“Queen丶小小儿”有西安户口,而且在西安有房。已经身怀有孕的她,春节是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白彦花过的。因为封路,产检已经拖了两个星期,先生也要赶着回西安上班。2月6日上午,她在微博上咨询:“可以回西安吗?怎么走?”但是没有人给她明确答复。

在咨询其他人得到外地车还可以进西安的消息后,6日她从没有疫情的内蒙开了1200多公里到了西安,结果因为是外地车牌不让下高速,按照要求需要劝返。“车在西安开了三年,现在西安封路说不让进就不让进了,这不是折腾人吗?我是西安本地人,有居住地址,为啥不让我回西安啊”,“西安高速什么时候才让外地车进啊?进了西安你拖走也行啊……”最后,还是西安的朋友开着西安牌照的车来服务区把他们接走,他们的车就一直在服务区放着。

除了大中城市,很多县城和乡镇也对外来人员实现严控。2020年2月10日,江西吉安县决定在该县交通要道实行交通管制。在多个高速路段设置疫情联防联控车辆临时管控点,并且严格规定:湖北、武汉车辆及人员一律劝返,不得入县。除参与疫情防控、医疗救护、生活生产保障、应急救援、运输医疗物资和消防、警车等特种车辆外,吉安市以外的车辆及人员(除有通行证),原则上不得进入吉安县。

山东对外发布,全省网格员共参与了82000余个社区(村)的防疫卡点值班守护,由网格员在村居(社区)主要出入口设立防疫点,严格落实出入登记、体温测量等措施,对不符合要求的人员予以劝返,避免疫情形成交叉传播。

记者采访发现,一些乡村找来货车司机,每天给予200元的费用,直接用货车将进村路口堵住,使得进出车辆难以通行。

及时纠偏:全国一盘棋

针对这些影响返程复工的混乱做法,2月11日, 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秘书长丛亮明确表示,这是不允许的!丛亮表示,随着疫情防控工作进入关键阶段,我们要做好“两条线”作战的准备:“一条线”是抗击疫情前线,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另一条线”就是经济发展前线,主要任务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特别是要为抗击疫情前线提供充足的“武器”和“弹药”。这“两条线”都很重要,互为支撑,缺一不可。

为此,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畅工作 确保人员车辆正常通行的通知》,提出“五个严禁”:严禁擅自封闭高速公路出入口,严禁阻断国省干线公路,严禁硬隔离或挖断农村公路,严禁阻碍应急运输车辆通行,严禁擅自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和收费站、省界和国省干线公路设置疫情防控检疫点或检测站。

《通知》强调,对擅自阻断公路交通基础设施、干扰公路运输正常秩序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部门和单位的责任。

令人欣慰的是,各地也不乏措施得当或纠偏及时的例子。像北京早在2月1日就重申,任何社区、村、物业无权自行阻止体温检测合格返京人员进入。郑州于2月7日提出要求,全市社区(村)“既要科学合理严格管控,又要注重人文关怀服务”,不得禁止身份准确、体温正常、无其他异常状况的常住、租住、暂住人员出入本小区(村)。浙江省9日严令省内各地,对“无理由擅自升级管控措施”的行为切实加以制止,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带来的不便影响。

“在疫情防控的早期,部分地方采取了道路封堵、车辆劝返等一些措施,对疫情的蔓延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同时,对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物资运输以及农民工返岗都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不便。”交通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