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造医院的背后:5G见证中国速度,云监工“在线追星”

从火神山医院工地远眺几百米外唯一一幢高楼,肉眼很难看到楼顶架设的两路摄像头,它们连接了8000多万“云监工”的情绪,见证了与疫情赛跑的中国速度。

2月2日,火神山医院正式移交解放军医疗队管理使用。当天24点,这两路摄像头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火神山医院的直播画面终止,雷神山的3路摄像头和1路VR摄像头接手。

在《疫情二十四小时》的直播里,数千万“云监工”仍旧依依不舍地告别火神山医院工地里小蓝、小黄、小叉车、呕泥酱、白居易,以及所有基建工人们。

“每天都要听着工地轰隆隆的声音才能入睡。”和数千万“云监工”一样,这位网友每天睡前都要到直播间里来“接夜班”,他说机器的轰鸣声是希望的声音,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的2600张床位就是希望。

热火朝天的工地,夜以继日的工人,每一个参与者都能在这场最震撼的5G+光纤双千兆直播里,感受到武汉在为生命争分夺秒。

驻扎火神山的“逆行者”

与“云监工”们不同,杨卫军没有失眠的烦恼,他成为武汉封城后的逆行者之一,也是直播画面里穿梭在火神山医院工地上的一名基建参与者。

杨卫军的身份是中国电信武汉蔡甸分公司的副总经理,从1月24日除夕开始,他和30多位同事驻扎在火神山工地现场,负责架基站、铺光缆等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保障工作。

每天凌晨,杨卫军驱车80公里来回穿梭在家和火神山工地之间,路上很难看到一辆车,因为此时武汉为了控制疫情已经封城。虽然疲倦,他也不敢懈怠,进家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换一套衣服,即便四五个小时后,又要出门。

除夕、大年初一、初二,这些日子在中国的春节里都是阖家团圆的重要日子,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人的新年过得不一样了。在那三天里,一到饭点,杨卫军和同事们便排队等热水,在工地上吃着泡面互祝“新年好”。

直到现场支起防雨棚,他们才有了“大本营”,可以吃上盒饭。

“我和同事们已经成了每天在泥地里跋涉两万步的‘危险人物’。”杨卫军给《IT时报》记者展示着一周以来,自己和同事们霸占微信运动封面的截图,这是他们在紧张情绪下难得的“乐子”。

杨卫军自觉比许多外地工人来得幸运,怕家人担心,建设集团很多外地工人都不敢跟家人说明自己在造医院。

更多的家属们,只能通过直播来远远地看一眼自己的儿女、父母们,武汉建工集团的生产经理王兴园说,他的家人朋友常常会给他发来“监工”视频并督促他:“你们每天在做什么,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千万不要偷懒。”

1月30日下午,火神山医院直播画面显示信号中断,数千万云监工们并不清楚,故障背后的原因是一条光缆被压断。

运输货车、混凝土车、压路机......繁忙的工地上,每个建设团队都在争分夺秒,事故的风险必然剧增,杨卫军的同事们24小时轮流严防死守,但是一不留神,风险还是从缝隙间溜进来了。

武汉电信的一线员工在光缆重点保护区拉起提示防线

早就预料到这种高风险,抢修材料和设备时刻预备在车里,抢修员工徒步穿过780米左右的禁行区,扛上设备就飞奔到抢修现场。短短一个小时,他们就修复了故障。要知道,这在平时可能需要花五六个小时。

在这个交通管制、物资短缺、人工短缺的特殊时期,杨卫军和他的同事们一直用最笨的办法解决困难。

用矿泉水瓶当防水箱,雨天上塔安装基站,手冻僵了,爬下来搓手哈气,恢复知觉后再爬上去。

为了给直播摄像头接入不间断电源,杨卫军和另一位老同事,将一个重达80公斤的“大家伙”抬上了5楼楼顶。

杨卫军(右)与同事一起抬电源

杨卫军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月27日,连日的雨让武汉越发的冷,爬上楼顶的一刻,冷冽的风瞬间就将口罩里的热气凝结成水汽。

楼顶上还留有一个简易的防雨棚,不是给值班蹲守的人准备的,而是为了不让PC机、CPE等设备淋雨。

直播造医院的14小时竞速

1月26日晚上18点45分,武汉电信将第一路视频流通过5G向央视传输,当天半夜就有30万观众涌进央视的视频平台“央视频”观看直播,“云监工”就这样诞生了。

从接到央视的合作邀约到开始直播,武汉电信只花了一个白天的时间。

“第一天的应急方案,24小时都需要有人盯着,画面的质量也不清晰。”26日当晚,张涛就火速调整成5G+光纤双千兆网络的新方案,远在福建省的中电福富公司联系合作商紧急调用武汉仓库里的4K高清摄像头,同时提供视频推流的技术支撑,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一线团队放光缆,后台部署天翼云资源。

为了让“云监工”们能够看到更清晰、更稳定的直播,更为了不让员工暴露在危险中,武汉电信新业务中心主任张涛在1月27日开启了高强度的14小时竞速。

两个医院现场的施工同步进行,当天交通管制升级,张涛和同事们只能背着摄像头等设备,徒步2.5公里走进工地。

终于,在1月27日下午和晚上,分别开通了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的直播。当晚,同时在线观看直播的人数便突破1000万。

采取这个双保险方案后,张涛和同事不需要在风雨中24小时保障,中电福富的同事也可以采取分布式网络远程在家监控视频推流的后台。

“在这种特殊时期,让更少的人在现场保障,让更多的人看到希望,才是我认为温暖的方式。”张涛丝毫没有跟记者提起,27日离开现场后,他自己还是在办公室监控保障到凌晨4点。

张涛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两天时间,同时上班的“云监工”就突破了2000万。当他意识到直播火了之后,医院的建设施工方主动找到张涛,讨论是否可以根据“云监工”的建议,及时展现直播的角度,更多地展示不同区域的设备和工人工作状态。

原先,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分别有两路摄像头,超高清摄像机负责中景直播和收录现场声,高清球状摄像机负责拉到远景。此后,雷神山又增加了1路超高清摄像机和1路VR摄像机。

VR直播下的雷神山医院工地

在14小时内完成一场史上最大规模的双千兆直播,这是“逆行者”们对中国速度、力度和温度的诠释。

“云监工”在行动

1月31日,当张涛爬上雷神山医院附近的取景点时,这幢楼的楼顶已经布满了摄像头,因为这里也是雷神山附近唯一可架设摄像头的楼顶。

这时,观看直播造医院的“云监工”已经在冲击破亿的数量级,为武汉加油的评论此起彼伏。

“云监工”们掀起起名潮

同时,这场有史以来影响范围最大的5G+光纤双千兆直播已经破圈,在微博上,“云监工”有了自己超话社区,小叉车、呕泥酱、小铲车、挖掘机小小黄等都拥有了自己粉丝团。

《IT时报》记者采访了几位为“偶像”——“挖掘机天团”创作应援图、拟人漫画的粉丝,“看直播不是因为无聊,而是看的希望。”“看到所有的基建工人都这么努力,可以消解很多在家隔离的负面情绪。”“我们隔离病毒,但不隔离爱。”苦中作乐是他们共同的心声。

“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工地的每一位工作者都是出于很朴素的心态,因为自己、家人都生活在这座城市,所有拼命都是因为我们感同身受。”直播项目总负责人、武汉电信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张铭对《IT时报》记者表示。

“云监工”们的热情促使了武汉模式的复制。目前,在河南省和福建省“小汤山”,已经复制武汉模式开启直播,此后,陕西省、深圳市等省市也有复制武汉模式的意向。中电福富公司直播项目负责人许路生向《IT时报》记者表示,在设备和网络齐全的情况下,复制武汉模式只需要半小时。

17年后,5G改变了什么

“请各位居民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少聚集,不信谣、不传谣,科学应对、群防群控,坚决打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攻坚战。”

这几日,每每打通武汉电信员工的电话时,这段彩铃便会萦绕在耳边。

这段彩铃将思绪带回到17年前,非典蔓延之际,是2G手机的时代,全球PC机联网数量还不到8亿台。那时中国人民还不能及时从网络上获得疫情的实时讯息,那时中国还没有四通八达的高速铁路。

如今,中国有12亿手机上网人群,中国人民可以一边看直播,一边监督各项疫情救助设施的进展。

5G直播造医院的背后,是十天建起一座医院,两天覆盖5G网络的中国速度。

5G带来的改变不仅于此,1月31日晚,中国电信联手华为,完成了火神山医院首个“远程会诊平台”的网络铺设和设备调试,从安装、调试到交付,双方只花了12小时。

借助这个平台,千里之外的医疗专家可以通过远程视频连线的方式,与火神山医院的一线医务人员一同,对病患进行远程会诊。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武汉一线医务人员的超负荷工作,也减少了医务人员前往武汉的风险。

5G远程诊疗的方式也已经在这次的主力抗疫区武汉协和医院投入使用,这不仅可以实现几个院区之间的协同会诊,也可以让武汉协和医院和北京协和医院、北京朝阳医院、武汉肿瘤医院等互相联通,异地会诊,让更少的人暴露在危险中,让更多的人得到及时救治。

5G是什么?万物皆可上云与你我有何关系?回望17年前,我们看到了这些看似遥远的新技术带来的变革,我们每个人都亲身参与了这场新技术武装下的抗疫战,而这些技术的背后,都有一群默默无闻的逆行者。

“第一阶段任务完成,更艰巨是医院运行阶段的保障。”2月2日,杨卫军在朋友圈里写下简短的一句话。火神山医院将在2月3日交付使用,此后,一旦火神山医院出现通信故障,杨卫军团队的运维人员需要深入疫区排障。

作者/孙妍

编辑/挨踢妹

图片/IT时报 央视频 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