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木兰罗静再收警告函,其被抓至今公司股价飙涨超2倍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罗静已身在狱中。2019年7月5日,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股价持续飙升之际,博信股份却突然收到一份警告函,意味着上市公司依旧未能从“商界木兰”罗静惹下的麻烦中得到解脱。

2月12日晚,博信股份公告称,因违反上市公司信披管理办法,公司及公司实控人、前董事长罗静于当日分别收到江苏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和《关于对罗静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上市公司及罗静收到警示函与关联交易后未及时信披有关。厦门市恒创瀚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厦门恒创”)是博信股份间接控股股东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广东中诚”)的关联方。2018年12月中旬,厦门恒创代下游客户天津市天顺久恒通讯器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顺久恒”)支付货款860万元,2018年12月底代上游供应商天津航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航思科技”)支付退货款2020万元,2018年12月底至2019年2月底代下游客户天津市吉盛源通讯器材有限公司(下称“吉盛源”)支付货款共计6000万元。

上述三笔行为构成关联方财务资助,然而,博信股份在2019年4月16日收到厦门恒创关于其为广东中诚关联方的《告知函》后,却未能及时履行关联交易程序并披露,直到2019年4月28日才召开董事会审议《关于接受控股股东关联方财务资助的议案》,并于4月30日披露。正因如此,博信股份被认定信披违规,收到监管部门的警告函。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罗静已身在狱中。2019年7月5日,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此后,有关罗静被刑拘消息后的进展情况公司再无进一步披露。

在罗静被抓后,上市公司股价一度飙涨。2019年7月5日收盘,博信股份股价只有12.28元/股,到2020年2月12日收盘,其股价已涨至30.05元/股,区间涨幅244.7%。

公开资料显示,博信股份当前仍有大笔欠款没有追回。2020年1月3日,博信股份公告称,吉盛源、航思科技分别欠博信股份全资子公司博信智通(苏州)科技有限公司货款1.19亿元、2020万元。因案件没有判决或处于上诉期,公司无法判断本次诉讼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2月13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博信股份董秘办,试图询问公司及实控人罗静所涉债务处理进展情况,截至发稿时,电话未能拨通。

新京报记者 彭硕 李云琦

编辑 王宇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