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详解疫情影响:基建投资将加速,仍战略性超配中国市场

除了2月3日的市场下跌,截至2月12日收盘,中国A股已连续走出“七连阳”,北上资金持续净流入近300亿元,全球市场也逐步企稳。

为何市场几日来逆势反弹?外资如何看待市场的后续机遇和风险?疫情将如何影响中国经济?后续各类逆周期政策又将如何发力?近期,国际知名投行高盛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针对疫情的变化,高盛近期将MSCI除日本外亚太区指数的2020年盈利下调1%至10%,将MSCI中国指数、沪深300的盈利预期都下调2%至8%。但该机构表示,仍战略性超配中国,并超配互联网零售、传媒、医药、消费者服务(教育)、科技硬件。

对于全球市场而言,面对负面冲击,对政府政策的预期都是支撑反弹的关键因素。“我们对中国基建投资的增长从5%上调至8%,这依然是政府提振GDP增长的重要手段,”高盛表示,“今年全年GDP增长若达到5.5%,即可实现2020年生产总值‘翻两番’的目标,我们预测会看到明显更加宽松的货币、财政和信贷政策。”

预期更多支持政策

高盛在去年11月发布的2020年年度展望时,预测今年消费是经济增长的亮点,主要是汽车销售趋稳、房地产完工量提升。1月中旬公布的12月经济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但鉴于疫情的爆发,高盛暂进下调了2020年中国居民消费增长预期。

不过,高盛预计后续国家的支持性政策会更加积极,这将体现在投资上。“相对于消费,我们略微调高了对投资的预期。我们将对基建投资的预期从5%上调至8%,因为基建依然是提振GDP增长的重要手段。”当然,更多机构预计,此次的基建投资将侧重更多的新基建,包括公共卫生等方面的设施。

当然,各界普遍预计,疫情带来的扰动将是暂时的,一些面临复工问题的公司很可能在疫情缓解后加速产能爬坡。高盛认为,接下来两周时间需要密切观测疫情能否在三月前得到控制,这对一季度GDP预测非常关键。

考虑到自1月23日以来全国各地实施的旅行限制和活动管制,高盛认为后续中国政府会出台一系列政策来支持经济复苏。今年中国全年GDP增长速度若达到5.5%,即可实现2020年生产总值“翻两番”的目标。

在货币政策方面,该机构预测会额外增加一次50bp的降准,使得2020年全年降准幅度达到150bp。高盛预测,中国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和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会分别再调降20bp和10bp。在刚刚过去的2月7日,央行暗示了可能会在本月下调MLF利率,同时正在考虑推迟新资管政策的实施(该政策2018年发布,原定2020年底生效)。

在财政政策上,高盛维持对预算内财政赤字3%的预期,但对总体财政赤字的预测上调1%达到GDP的13.7%。“更宽松的货币、财政政策也会拉动信贷。我们预测2020全年社会融资总量同比增11.4%,比2019年时的10.9%高出50bp。”

在以上政策工具外,高盛预计中国还会出台更多微观政策,比如对受冲击较大的行业定向降准、定向MLF操作,以及减税、推迟债务行权等,从而支撑今年的经济增长。但该机构不认为房地产市场会出现全国性的宽松,现在的“一城一策”框架很可能会持续。

中国股市较SARS时期已发生巨变

尽管疫情的暂时冲击切实可见,但全球股市的反应却颇为“淡定”,A股市场更是走出了“七连阳”。除了市场对政策有预期,更关键的是,经历了多次全球疫情,各国投资者对于疫情的判断已更为理性。

海外市场的反馈几乎已在A股春节后首日开盘前充分反应。从1月17日的高点到2月3日A股开盘前,亚洲市场基本下挫8%-10%,最受影响的是能源、消费、房地产、工业和材料,跌幅为7%-10%;防疫类板块如医疗、公用事业、消费必需品表现较好,仅下跌2%-6%。“投资者已迅速对疫情做出了反应,我们认为这是在应对疫情消息下做出的比较理性的反应,卖压较大的板块都是基本面对疫情暴露度较高的。”高盛称。

据高盛的反馈,海外买方客户普遍存在一个强烈的共识——会紧密监测疫情新闻,待到拐点临近或确诊病例稳定或下降时就开始买入。

高盛称,相较于2003年,中国经济体量和构成以及相应的股市结构都发生了巨变——中国经济体量已是当时的8倍,而中国在区域经济的占比当年是40%,现已达52%。

高盛分析称,中国股市的板块构成也发生了巨变。对疫情暴露度更大的板块不断壮大,包括传媒、零售、银行等,而防御性板块(电信、公用事业)的权重则在过去17年间大幅收缩。消费者行为在中国也发生巨变,目前被定义为消费类的板块(如零售),目前更多是在使客户参与到在线模式,例如阿里巴巴、京东就是两个零售行业最大成分股。

近年来,众多新消费商业模式已逐步涌现——在线游戏/视频、在线教育/医疗评估、快递等,它们都对消费冲击更具免疫力。因此根据高盛模拟SARS时期的模型显示,MSCI中国指数在1月31日收盘的基础上,最多还可能会出现4%的下跌。

就板块机会而言,高盛认为,依靠人力的行业将会受到较大影响,尤其是澳门博彩、酒店、航空,同时部分科技公司也会有影响;地理位置相当关键,对受疫情影响较重的地区有较大生产和收入依赖性的企业需要规避;短期企业(尤其是科技行业)很可能受到供应链扰动,但对科技产品的潜在需求仍强劲;经营杠杆较高的行业短期冲击更大。SARS时期,能源、交通、消费板块都遭遇抛售,疫情企稳后有所反弹。过去一些调整较大的旅游休闲板块,如航空、零售、酒店、个人产品、奢侈品等可能在疫情稳定后复苏。高盛表示仍超配互联网零售、传媒、医药、消费者服务(教育)、科技硬件,这四个板块受到疫情的影响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