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二姐到死都不会讲的难言之隐,她到底为啥非要搬进贾府

如何安顿尤二姐,还是宁府贾蓉出的主意。“贾蓉道,等我回明我父亲,在咱们府后方买上一所房子家伙什物,再拨两窝子家人过去服侍···叔叔两下里住着”。贾蓉这话,很对贾琏的心思,更兼贾珍慷慨,“使人看房子,打首饰,给二姐儿置买妆奁及新房中应用之物。又给了一房家人,以备二姐过去时服侍”。如此,贾琏就这么瞒着王熙凤,娶尤二姐过门,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宁荣街后二里远的花枝巷里安了个小家。

贾琏也下了承诺,“过个一年半载,只等凤一死,便接了去做正室”。二人蜜里调油,“贾琏一月出五两银子,做天天的供给。又将自己积年所有体己一并搬了与二姐收着。又将凤素日之为人行事,尽告诉了她”。列位细品这句话,王熙凤的为人,贾琏都告诉了尤二姐。所以,对于王熙凤雷厉风行的手段,尤二姐是有数的。而且,尤二姐还向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细细打听过王熙凤。“她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拦她···阖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她的”。按说听了这许多,尤二姐应该不会去招惹王熙凤,聪明的,她不应该进贾府!

然而,尤二姐还是进了贾府,而且是在贾琏出远门不知道的情况下,搬进了贾府。可想而知,从打探王熙凤为人时,尤二姐就有了搬进贾府的念头,这颇有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意味,尤二姐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其实,细究原著我们就能发现,尤二姐搬进贾府的目的,就是为了逃离花枝巷!花枝巷的小家,并不只属于贾琏。原著说的很清楚,当初贾蓉牵线搭桥时,就不怀好意,“素日因同他两个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如今若是贾琏娶了,少不得在外居住,趁贾琏不在时,好去混”

正如尤二姐说的,“我虽标致,却无品行”。尤二姐跟贾珍、贾蓉都有首尾,且在贾琏之前。好在贾琏看得开,“你且放心,我不是那拈酸吃醋之辈,前事我已尽知,你也不必惊慌”。然而,贾琏不知道的是,他娶了尤二姐之后,贾珍贾蓉仍在暗中伸手,这让尤二姐很担心,害怕贾琏发现之后弃了她。尤二姐一家孤儿寡母,她们不敢得罪贾珍,只好另想“长久之计,而这个长久之计,就是搬进贾府,躲开贾珍父子的纠缠,就算王熙凤厉害,吃些苦头也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