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虽然我们是病毒的受害者,但依然充满着热爱与希望”

“天下有多大 随它去宽广/大路有多远 幸福有多长/听惯了牧马人悠扬的琴声/爱上这水草丰美的牧场……”

广场舞名曲《火红的萨日朗》旋律响起,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众多“舱内人士”伸展起胳膊、踢起了腿。有人说,跳完可得休息会儿;也有人号召,饭后要再续上一波广播体操。

一大批“跳舞姐”“太极哥”的声名随着悠扬的舞曲,在这两天成功“出了舱”。

方舱医院内患者自发跳起舞、打起太极拳

“虽然我们都是病毒的受害者,但大家依然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与希望。”

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何女士,2月6日入住武汉江汉方舱医院。一天后,看见同病区的病友自发跳起了舞,不禁录下视频上传网络,爆出了“方舱广场舞第一姐”

“方舱广场舞一姐”

被誉为“生命之舱”的方舱医院,在与病毒抗争之外,也意外在间歇时刻成为了“演舞场”

比如,“第一姐”过后,动作专业、活力充沛的种子选手有之;走下病床、跃跃欲试者有之;一传十、十传百者有之;舞姿粗糙,转向太极、打拳者有之。

之后,身着防护服的护士一展曼妙舞姿,每天分批次为患者领舞;方舱内广播响起,“初来陌生的环境,希望大家能跟着音乐的节奏,一起放松身体,平复心情”

在网上一片点赞声中,方舱中的病患与医护人员又给出了这样的“镜头”:

武汉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内,患者们戴着口罩齐唱《歌唱祖国》,高喊“武汉加油”;广场舞中开过小差的大爷,一人带起了一整支太极拳队伍;不跳舞、不打拳的人,则在养病之余摆弄起魔方、读起小说,或是学习呼吸操、为自家儿女相亲。

捧着政治学大部头的“读书哥”,在一字排开的病床一角安静阅读;原书作者弗朗西斯·福山看到照片后,还在海外社交账号上转发了这位年轻博士后的故事。

“读书哥”与“魔方女”

有患者说,方舱就像一个小社会,这里有悲欢离合,也有很多充满阳光的时刻,病友之间总会相互打气、找乐子。

其实,疫情扩散以来,迅捷的信息传播手段在让人们了解新冠肺炎疫情现状的同时,也带来了焦虑和恐慌。

有心理学家预警,当人们的活动范围小了,社会交往少,自我评价低,又持续生活在幽闭狭小的空间里,就容易压力溢出、情绪不稳

疫情早期,我们跟随病毒跌宕起伏:有人频测体温,患上了“疑病症”,有人撂下手机,陷入了“同情疲劳”,岛叔岛妹也不例外。

在方舱医院内,心理治疗和关怀也很必要。比如,方舱医院引入了专业心理疏导机制、心理咨询队伍,成立了患者党支部,号召患者自助性社会服务,建立读书角平复病人身心,印刷手册进行答问科普。

“我现在每天会读书,录一些小视频发在网上,定时打卡一日三餐,向大家展示最真实的‘方舱生活’。虽然食物不够丰盛,条件比较艰苦,但多一份理解,就多一份感恩。”一位方舱病友说道。

乐观,正成为方舱对战病毒的“新配方”。

方舱之外,也有不少有意思的故事。

北京的一家馒头店,为了避免近距离接触造成感染,店家在窗口和隔离护栏间加上一道“滑梯”,馒头乘梯滑到客人手中,既可饱腹,又能换来温情一笑。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医疗队进驻武汉后,因担心语言交流不畅、影响患者治疗,于48小时内编出一份武汉方言手册,快速学习,告诉患者“你蛮杠”

湖北襄阳,一位小伙拉着音响在空空的街道上唱歌,唱的是“黎明的那道光/会越过黑暗/打破一切恐惧/我能找到答案”。这首抖音神曲,此刻听来异常贴切动人。

复工第一天,企业员工穿充气玩偶服、戴卡通头盔,以硬核穿搭“愿担国忧”,迎接终极对决。

在被评论为“值得亿转”的一条视频中,最后一句话让无数人动容:“我们之所以赞颂勇气,是因为我们人类总是在明知风险的时候,仍然选择做我们该做的事情”。

也有人翻出故纸:“黑暗只能附丽于渐就灭亡的事物,它不永久。然而将来是永远要有的,并且总要光明起来。”

复工首日的硬核装扮

一次始于地方的抗疫,已经变成了一场举国决战。前方号令在肩、勇担重负是战斗;后方坐在家里,也是战斗。

有学者说,在疫情期间,整个社会“重新格式化自己”的时刻,我们先需凝结能量,毕竟未来的重启仍要耗电。

怎么做? 居家“禁足”的每一天,关掉手机的一瞬间,我们都感受过难以言说的空虚和失落,但孤独不意味着无聊,停摆不等同于焦躁,流泪不代表着不能擦干眼泪

填在这场战役里的肉身,不能社交,但可以交流;不能出门,但并不妨碍思考;不能欢聚,但仍可投身工作,实现举国抗疫中“原子化”的必须。

岛妹所见,有朋友曾经以为这辈子最拿手的菜就是泡面了,如今深谙“老抽”“生抽”“焖烧酱油”之道,甚至隔空和别人争夺起短视频平台“自制凉皮冠军”。

曾经以为想啃的精神食粮再也嚼不完了,到头来却因这场疫情收获了人生中“最密集读书”的一段时间

曾经以为“封城”就是“穷途末路”,这么大的困境,一切都变得模糊、瑟缩、靠不住。但在邻里乡间,有人打破沉闷,将音响搬到阳台上为邻居唱歌;有戴口罩的大爷跑着半马晨练;有乡干部为了不让村民扎堆打麻将,收走了全乡23个村462张“幺鸡”;

浙江衢州柯城区九华乡乡干部清点收缴麻将

也有拉面馆为了让食客一饱口福,把桌子间距调到2米,被人称作“进京赶考”;有外卖小哥接到全国各地网友的“武汉专单”,其中有4563句“注意疫情”、5504句“武汉加油”;有人说“憋闷不住”,武汉人却讲“扛不扛得住,都得硬扛死扛”……

甘肃省庆阳市某拉面馆形似“进京赶考”

武汉外卖“异地订单”中有3万笔订给老人

明天我们还要和这个世界更广大的病毒战斗,但今天,我们不会放弃“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这不多不少、甘之如饴的日常。

柴头炊烟也好,跳广场舞、练太极也罢,只要生活如常,信心不灭,就没有病毒不可战胜,没有困难无法逾越。

古人说,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今天的武汉人、湖北人乃至全中国人,也在这样的艰难岁月里等待着:

“等地铁里的人多到挤不上这一班/等大排档里吵到必须扯着嗓子说话/等去武大看樱花的人比花还多/等过早抢不到最爱的那碗热干面/等汽车把二桥堵得望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