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那些背了两千年的“锅”

圣人之言,流传甚广,故误读尤多。

孔子说:“必也正名乎”,言不顺则事不成,有必要清一清浊流,为中国文化正名。

言必信,行必果

现常被后人当作美德来肯定、赞扬,可最早的意思却不怎么样。

孔子的学生子贡曾问“什么样的人才算是一流人才”,孔子认为:

第一等人才“行已有耻,使于四方,不辱使命”(外交人才);

第二等是“宗族称孝、乡党称弟”(道德楷模);而“言必信、行必果”的人则是“硁硁然小人哉”(是个认死理的低档人物),但“抑亦可以为次”(也还是可以算再次一等的人才)。

当然比起被孔子鄙薄为“斗宵之人”(器量浅薄的废物)的“今之从政者”,那还是强很多的。

三思而后行

我们常常用这句话劝别人或自己凡事要仔细斟酌。

其实孔子恰好是不赞成这样做的。《论语·公冶长》中,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孔子说:再,斯可矣。就是说,考虑两次就行了,不必太谨慎。

以德报怨

以德报怨乍听确实符合仁者爱人的思想,但事实上呢?

原文为“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应用公正的、率直的、磊落的人格,正确面对有过失的和行为不端的人。而不是姑息养奸,纵容犯罪。

愚不可及

现多为愚蠢之意,但原意却是装傻充愣的意思。

语出《论语·公冶长第五》:“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宁武子在政治开明时则发挥才智,君主昏庸时则装傻充愣等待时机。孔子是称赞宁武子处世有方,这种“愚智”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这句话让孔子背上了歧视女性的骂名,事实上,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卫国国君邀请孔子去卫国,而孔子发现卫灵公和他夫人南子的目的却是以此抬高身望,公开炫耀,便愤而离去。

孔子“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议论,也是针对卫灵公和南子而发,而非泛指女性和体力劳动者。

父母在,不远游

原文为“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若断章取义,则又误解圣贤。

游必有方,指的是必须要有理由,去何处,为何去,何时归,均要告知父母,并且安排好他们的供养。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有人批评这是典型的愚民政策。但剥夺百姓受教育的权利,和孔子“有教无类”的思想是有明显矛盾的。

后来有学者指出,这是句读不明的误读。

应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或者“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句读尚无定论,但传达的大意却是,百姓只能去引导,不能以暴力去强迫、压服。

父为子隐、子为父隐

《论语·子路》篇孔子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争议非常之大。

有人因此批评孔子以亲情为上,置国法于不顾。

但这里的“隐”,很可能是木字旁的那个“檃”,意为纠正。

所以,不是说父亲包庇儿子、儿子包庇父亲,而是说父亲要能纠正做儿子的错误,儿子也要能纠正父亲的错误。

感谢你每天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