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药”双黄连也治不好的哈药!

“您勤洗手、您多通风、人多不去凑热闹,多喝水、睡眠足、瓜果蔬菜牛奶好,常备三精双黄连、流感时令别感冒......”N年前哈药集团的一则广告,似乎放在今天一点也不为过。

全民抢口罩,全民抢双黄连,全民抢酒精.......而作为著名双黄连品牌“三精”的拥有者的哈药集团,自然也受益颇多,股价也是乘风而起。

而双黄连带来的业绩遐想,真的能救得了哈药集团吗?

01

飞起来的泡沫

1月3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对外宣布,经过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这一消息经多家媒体转载后,双黄连口服液在那个夜晚被推上了“神坛”。

不到一个小时,天猫、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上几乎所有品牌、店铺的双黄连口服液均售罄下架。甚至连“兽用”版的双黄连口服液也被一扫而空。

图片来源:某宝截图

而在线下药店同样火爆。当晚,多地民众深夜戴着口罩排长队抢购双黄连口服液。

与此同时,质疑声不断传来。

众多医学大V发声:要证明药物真实有效,至少要经过动物实验、一期临床、二期临床、三期临床四个步骤,但现在才开始做临床实验,没有任何数据能证明双黄连在人体中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在经历了一夜哄抢与质疑之后,2月1日一早,人民日报官微发出“澄清”声明,强调“(双黄连可抑制新冠病毒的)发现仍是初步研究”,提醒民众“请勿抢购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并称,按照WHO的说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微博

不过,这并不妨碍投资者对它的追逐,节后开盘,哈药连封四天涨停,市值瞬间破百亿,直奔150亿元!

连续涨停引起了上交所的注意。2月3日晚间,哈药发布了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问询函的回复,回复函中称公司不存在影响股价异动的重大事项。

图片来源:官方公告

与该份回复同时发布的还是有一份风险提示公告,公告中称双黄连系列产品的销售收入仅占公司整体收入的2%,对公司业绩影响不大。且预计2019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同比减少78%到90%。

图片来源:官方公告

02

百亿哈药的困境

资料显示,双黄连口服液和双黄连粉针是哈药股份的主导产品之一,但该产品销量不高,2018年度哈药股份的双黄连口服液销量为19011万支,生产量为19146万支,生产量和销售量均同比上一年度下降,而库存量则增加了80%。

而实际上,哈药集团连续三年业绩下滑,正面临危机。

原料药是哈药股份急剧下滑的业务之一,在这几年的环保高压之下,大量原料药厂被关停,许多原料药品种产能和供应受到严重影响,价格出现明显波动。

数据显示,哈药股份原料药收入从2015年的6.12亿元降至2018年的1.44亿元,累计降幅76.47%,同时毛利率自2016年开始转负,2018年的毛利率为-16.22%。

此外,哈药股份部分外购生产用原料药的市场出现供应短缺或价格上涨,以致于公司部分药品品种受到原料药供应的影响,比如哈药股份的主导产品阿莫西林胶囊在2018年因采购不到原料药而导致产量不足,不能满足正常的供货需求,影响该产品2018年的营业收入达到4925万元。

图片来源:哈药官网

作为老牌的药企,哈药股份被大众所熟知,离不开大手笔的营销,这也成为其早期业绩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哈药股份曾一度创造了11亿元广告费砸出80亿元销售业绩的“哈药神话”。随着哈药股份进行营销改革,公司的销售费用不断缩减,其业绩也逐年下滑。

2014年至2018年,哈药股份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3.03亿元、11.32亿元、7.62亿元、7.61亿元和6.20亿元,同比下滑26.58%、50.88%、32.65%、0.14%和18.60%。与之相对应的是营业收入同比下滑-8.75%、-3.95%、-10.91%、-14.93%和10.02%。失去营销支撑的哈药股份业绩倒退明显。

2019年,哈药股份增加了营销成本,试图重回依靠广告轰炸的“哈药模式”,2019年上半年,其广告宣传费剧增266%,当期销售费用3.89亿元,同比增长29.31%,但是并未收获业绩增长,当期营收同比下降2.09%,归母净利润亏损4235万元,同比下降111.67%。

03

百年哈药的自救

面对业绩的下降,哈药股份也试图自救,押宝保健行业是其一一项重要的举措,收购新产品、并购企业成为其“弯道超车”的选择。

2019年哈药股份以约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GNC 40.1%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创立于1935年,经营历史超过80年的世界保健品巨头的GNC,知名度高,并且可以生产超过1500种健康产品,符合哈药股份想要加大保健品业务与扩大产品种类的需求。

图片来源:哈药官网

但是哈药股份与GNC的合作,业界褒贬不一。

外界最大的担忧来自GNC的高负债率和近年来受到线上电商冲击而下降的营收业绩。

GNC自2015年以来遭遇股价、营业利润的双重下滑。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86亿美元、1.49亿美元。近两年该企业持续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截至2019年三季度其负债总额16.48亿美元,负债率高达98%。

同时,GNC的营业结构非常依赖自营店零售终端,2018年,GNC来自于零售终端的营收占整体营收的70%左右。同期,GNC来自于电子商务的营收比例仅有7.6%,近年来北美电商的发展,对GNC的线下运营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目前看来,哈药股份押宝保健品的转型,见效还不明显。

当年的“哈药模式”很显然现在已经不灵验了,而作为百年老企的哈药依靠保健品转型可以成功吗?这一些还未所知。

仅仅依靠一剂“神药”双黄连也并不是长久之计,未来,究竟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云掌财经、企业观察报、市界、市值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