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们,不过都是平平无奇的恋爱小天才而已

在建筑里,

开启一场“云浪漫”

这一次情人节,注定很安静。

不能送上鲜花,不能到某个餐厅吃一顿烛光晚餐,也不能渡过一个疯狂浪漫的夜晚。能一起宅在家的情侣还能相互陪伴,而更多不能见面的男女,只好通过手机、网络开启“云约会”。

疫情之下,爱情变得更加可贵。情人们平时的吵闹计较变得无足轻重,往日的关心体贴渐渐浮现眼前,点点滴滴的照顾变得弥足珍贵,大家开始重新看待爱情之于自己生命的意义,变得更加爱惜彼此……今夜,我想,很多情侣并不希望对方能给自己多大的惊喜——Ta若平安,便是最大的期待。

●水之教堂。图片源自水之教堂官网

尽管如此,我们不妨在建筑的世界里开启一场“云浪漫”。下面的清单,不仅有建筑大师因爱而生的作品,也有共同创作的设计,还有不少浪漫的教堂值得我们以后前去探访,以弥补今日遗憾。这些建筑,见证着一段有泪有笑也有趣的往事,诉说着爱情的多种滋味,有的甚至影响着建筑史。而那些教堂,因为独到的设计,则赋予爱情具体可感的样子。令人心向往之。

爱Ta,要不为Ta造一座房子,这是独属于建筑师的浪漫。而我们更多人,如果爱Ta,可以等疫情过后,带上Ta去教堂看一看……

希望下面的建筑能为这个特别的情人节增添一丝微光和灿烂。

.

.

.

对于任何一个创造行业来说,爱情都是催化剂。同样,爱情也能成就建筑设计。

在激情的作用下,他们有的设计往往会更加出彩,甚至名留青史;他们有的和恋人协作,共同创作出非凡杰作,爱情升华为志同道合的情谊;还有的为妻子造房子,平平淡淡中真情显露。不过也有的遭遇滑铁卢,并没有让对方满意……

24 N.C.

/柯布西耶

●24 N.C.位于巴黎Molitor 大楼的顶部。图片源自柯布西耶基金会。此外,玻璃外立面也是亮点之一,借鉴了世界上第一座玻璃幕墙大楼“玻璃之家”的设计。2018年公寓由柯布西耶基金会改造翻新完成,正式对外开放。

24 N.C.是柯布西耶位于巴黎的一间公寓,是他和妻子Yvonne Gallis的住宅。从1931年开始,他和堂兄设计了这间公寓,1934年竣工落成。

公寓一共240平米。实用、鲜明的几何线条,简洁的装饰,彰显了柯布西耶的设计风格。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源自柯布西耶基金会。柯布西耶曾提出了著名的“建筑五点”:自由平面、自由立面、水平长窗、底层架空柱和屋顶花园,他成功地将这五点运用在这间公寓中。空间减少走廊和门的出现率,墙面被粉刷成砖块图案,呈现建筑材料的原始色彩。

柯布西耶很爱自己的妻子,虽然公寓当年具有开创意义,在86年后看来仍是一件杰作,但据说Yvonne当时并不买账,“这里的一切光线杀死我,快把我逼疯了。”

不过,相爱相杀的两人一共在此生活了17年时间,直到柯布西耶1965年去世,公寓也成为夫妻二人感情的见证。

●Yvonne Gallis 与Le Corbusier。图片源自网络

罗宾伍德花园

/史密森夫妇

建筑圈的CP,不鸣则已,一鸣则要掀起一股设计潮流,比如史密森夫妇。他们因为爱情而结合,最后又超越爱情,不断探索,向着思想的高峰前进。

两人1949年结婚,1954年提出了名载史册的“新粗野主义”。这个主义当然并不如字面所说的那样,而是与当时社会的现实相关。当时英国正处于战后恢复时期,急需大批快速建造的建筑,因此不少建筑师认为建筑要经济实用,采用毛糙、粗野的钢筋混凝土就是现实出路。

●史密森夫妇。

●经济学家大厦。图片源自网络

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他们陆续实践新粗野主义,其中罗宾伍德花园最为著名。他们提出了的“空中街道”概念,除了粗糙野性的外立面,楼内每三层有一条宽敞的街道,成为人们交流活动的空间。

虽然罗宾伍德花园最终因年久失修而被拆除,但夫妇二人的思想与实践,完成了建筑史上非常重要的一章。这样的爱情,很酷!

●罗宾伍德花园。图片源自The Archietect`s newspaper或网络

施罗德住宅

/里特维尔德

里特维尔德是荷兰著名的建筑与工业设计大师,也是荷兰风格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活跃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1925年,他设计了具有典范意义的施罗德住宅。

●施罗德住宅。座落于乌得勒支。

这座小宅的诞生,源于里特维尔德与施罗德夫人的爱情。

1921年,施罗德夫人通过丈夫认识了里特维尔德,邀请他改造了书房,立即被他的才华吸引。施罗德先生去世后,她再次邀请他设计新住宅,即施罗德住宅。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建筑外形由简单的立方体、光光的板片,横竖的线条和大片玻璃错落穿插组成,可以说是蒙德里安几何形体派绘画的建筑版。室内采用了模块化元素,比如可拆卸墙体,让空间灵活多变,对设计的影响时至今日。图片源自乌得勒支中央博物馆。

在对设计方案一年多的反复讨论中,两人感情不断发酵,在爱情的促进下,施罗德住宅的设计非常成功,成为当时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1954年,妻子病故后,里特维尔德才搬到施罗德住宅,两人相守到老,渡过了快乐的十年时间。

●里特维尔德和施罗德夫人。图片源自网络

塔里埃森

/赖特

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故事跌宕起伏得远超剧本。他一生结了3次婚,有过4个女人,拐跑了业主妻子,还做过倒卖艺术品商人,他的故事涉及私奔、火灾、谋杀和破产……

不过他仍然上演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1904年,赖特爱上了业主的妻子梅玛·波丝薇克·切尼,他们的相爱当然不为社会所容,于是逃到外地。1911年赖特带着梅玛来到威斯康星州,设计了房子塔里埃森(Taliesin)。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塔里埃森”是中世纪一位吟游诗人的名字 。因为位置的独特,当威斯康星河里的白雾伴着鸟鸣缓缓升起时,塔里埃森如同漂浮在山坡上。拍摄:Andrew Pielage,源自网络

塔里埃森可以说是赖特“有机建筑理论”的前期预演,它以低伏的姿态嵌入自然环境,有建筑评论家认为,它是赖特建筑设计黄金阶段的起飞点。

建成后,赖特和梅玛在这里渡过了一段安稳的时光。

●左:赖特,右:梅玛·波丝薇克·切尼。源自网络

但1914年,赖特雇用的一个家庭工,据说患有精神病,放火烧了塔里埃森,拿斧头砍死了梅玛和她的两个孩子,这场不被世人认可的爱情最终以悲剧收场。

赖特悲痛欲绝,一度无法工作。他后来重建了塔里埃森。

汤姆·梅恩自宅/汤姆·梅恩

卡玛拉家宅/巴克里希纳·多西

还有两位普利兹克奖得主也为自己的爱妻设计了房子。

汤姆·梅恩在2005年摘得普利兹克奖,他设计的建筑以大胆前卫、体型庞大著称,而他为妻子设计的房子则细腻谦虚,玻璃、钢筋巧妙地融入绿色植物之中,多功能的区域,满足生活所需,处处彰显家的意义。

●汤姆·梅恩自宅,美国洛杉矶切维厄特山(Cheviot Hills)。

另一位在2018年摘得普利兹克奖的巴克里希纳·多西,是一位印度建筑师,他的设计通常摒弃装饰浮华,能将西方的建筑理念成功地与印度的在地文明进行结合。

●巴克里希纳·多西。源自网络

卡玛拉家宅是他为妻子并以其名字命名的房子,它灵感的来源非常诗意。某天,多西在建筑工地看到一个女子沿楼梯而下,阳光从遮阳用的锡皮屋顶的缝隙里漏进来,洒到她身上。

这幅景象打动了他,被他运用到设计中,房子通过特定的开窗,光线降落在屋中,使得空间看起来浪漫柔情。

●卡玛拉家宅。图片源自网络

耶鲁大学美术馆

/路易斯·康 & 安妮·唐

路易斯·康虽然穷困一生,但相比财富,三位女性的真爱恐怕是他最大的收获。他的结发妻子支撑他到人生的最后;最后一位终生痴心不改。而在建筑设计上,不得不提安妮·唐。

●路易斯·康和安妮·唐。源自网络

安妮不仅师承格罗皮乌斯,还是当年哈佛建筑毕业系第一批毕业的女学生之一,可谓才华横溢,后来进入康的事务所。她不仅成为康的助手、灵感缪斯,还是康的“几何结构策略师”,极大地影响了康的建筑风格。他们一起合作完成了康的成名作:耶鲁大学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