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崛起:从默默无闻的小公国,到雄霸东欧的大帝国

“毫无疑问,早在很古老的时代,斯拉夫族的居民就已居住在莫斯科地区。在斯拉夫人之前,这里居住着人数很少的远古居民,他们大概与梅里人有亲属关系。关于他们居留的技艺保留在一些河流的古老名称中,早在他们的远祖猎人和渔人们创造独特的多坑洼的梳状陶器新石器时代文化时,他们就已住在这些河流的沿岸了。” ——《俄罗斯统一国家的形成》

人口红利:

值得注意的是,莫斯科在周围还都是小村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拥有一个小城的规模了。蒙古人入侵后,拔都也没有放过这座默默无闻的小城,一把火将其烧成了废墟。但就像坚韧的斯拉夫民族一样,莫斯科也顽强的重建了起来,人们从四面八方重新汇聚到莫斯科,砍伐树木,搬运木材,在莫斯科小城的废墟上重新修筑起了更加坚固的围墙和更高更大规模的建筑群。

应该说,莫斯科公国的崛起,蒙古人还有意无意的帮了忙。从1252年~1282年的30年间,蒙古人的进攻引起了许多罗斯百姓的外出逃亡,他们从被毁坏的村子离开,纷纷迁入到相对安全和平静的莫斯科城内,莫斯科的居民人数由此直线增多。除了百姓之外,从罗斯托夫、穆罗姆、契尔尼戈夫、基辅和沃伦等地的名门望族纷纷带着家人、家仆、仆从、亲兵等人浩浩荡荡的迁移到了莫斯科城。

此时,莫斯科的人口红利迅速扩大开来,森林和其他资源得到了更有效的开采,废地变成了耕地。莫斯科一跃变成了相对富有和人口稠密的公国,市民和农民向莫斯科大公缴纳赋税,提供兵役,莫斯科公国的农业、商业、手工业开始全面蓬勃发展。

“正如苏联与文学家的著作所指出的,到14世纪时,确切些说,到14世纪后半叶时,大俄罗斯语言开始形成,尽管当时的大俄罗斯语言还包含有各种成分,还分为互相颇为不同的多种方言,但已是统一的大俄罗斯语。” ——《俄罗斯统一国家的形成》

地缘政治:

莫斯科的崛起绝对不是偶然的,她优越的地理位置也为其崛起铺平了道路。莫斯科是什么地理位置?是处在一个被包围的位置中,她的北面,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和普斯科夫公国帮助其抵御北方十字军和瑞典人的侵略,梁赞公国帮他抵挡了蒙古人的数次进攻,西边的斯摩棱斯克公国还在和立陶宛大公国死磕,只有新生的莫斯科公国被几位大哥安全的围在中间,这给了她宝贵的外交优势。

而且从纯粹地缘政治上看,当时的几个大城市,如普斯科夫、诺夫哥罗德、梁赞等都处在东斯拉夫民族政权的边缘地区。只有莫斯科城,如众星拱月般处在正中间的位置。没有别的城市能替代莫斯科在俄罗斯民族政治环境里的最中心地位,与之相比,莫斯科有点像是中国的武汉,九省通衢的交通要道。

贸易优势:

当一个地点处在一个大地区的正中心位置时,他就非常容易成为这个地区东西南北贸易往来的必经之路,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贸易中心。莫斯科城是伏尔加河与奥卡河的河间地区中心,周边各大河流的支流星罗棋布。从诺夫哥罗德产出的毛皮和铁矿可以顺流而下进入莫斯科,立陶宛、波兰、里加、斯摩棱斯克的商品经陆路也必然会经过莫斯科流动。

14世纪,随着政局的稳定,莫斯科的商业地位坐火箭般的上升。莫斯科公国陆续与诺夫哥罗德、梁赞、特维尔都签订了有益于商业活动的契约。到14世纪末期,莫斯科已经成为东斯拉夫政权中仅次于诺夫哥罗德的商业大国。蓬勃发展的贸易自然会产生更多的收入,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莫斯科的统治者。

政治态势:

抛却诺夫哥罗德这个相对独立的政体,莫斯科还算是整个罗斯诸国中的宗教中心,罗马教会向莫斯科派去了主教。莫斯科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该怎么对付那些蒙古人,在莫斯科的号召下,各地公国渐渐放弃内讧,转而都在以令蒙古人安心的驯服的姿态默默积攒实力。

罗斯诸公国的实力与日俱增,与之相对的是蒙古人在长时间的享乐后,战斗力和统治力都呈现不可逆的下滑趋势。可以想见,在并不遥远的未来,在一场决定性的旷世大战中,蒙古人的统治将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让我们重新拨动时间链条,回溯到13世纪末与14世纪交接的时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莫斯科迎来了她历史命运的转机。从强大的诺夫哥罗德共和国风尘仆仆的行来一队人马,为首的男人将会把莫斯科正式送上历史舞台。

莫斯科的丹尼尔一世(Daniil Aleksandrovich 生1261~卒1303,统治1292~1303)

丹尼尔这辈子做了两件事,第一:他在普热斯拉夫击败了由蒙古人支持的梁赞公国的侵略,虽然这不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胜利,但这是第一次在正面战场上击败蒙古人的事迹,为东斯拉夫民族的独立吹响了第一声号角。第二:丹尼尔通过种种政治外交手段,将莫斯科从他个人的领地升格到了独立的公国地位,也算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了。

丹尼尔一世的儿子,尤里·丹尼洛维奇(Yuriy Danilovich 1281~1325 后世称为尤里一世)成为了第二任莫斯科公国的统治者。尤里一世的统治充斥着斗争和阴谋,他周旋于蒙古人、梁赞公国和瑞典人之间,他在位期间的最大功绩就是获得了与瑞典人战争的胜利,并且在1323年签订了诺特伯格条约(Treaty of Noteborg ),彻底确立了双方边界。

尤里一世死后,他的弟弟伊凡一世·丹尼洛维奇继承大公之位。他的统治,让莫斯科的崛起向前迈入了大大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