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鸡髓笋,一盘果子狸的背后,隐藏着贾母说不出口的秘密

贾府中福寿双全的老太太贾母,有一个很特殊的爱好——喜欢将自己的饭菜,赏赐给儿孙们。第七十五回,老太太再一次对自己的饭菜,做了重新分配。

一碗红香稻米粥,贾母接过来,吃了半碗,吩咐道:“将这粥为凤哥儿送去。”此时的王熙凤,因为添了下红的毛病,不常出来。这碗红香稻米粥,可以补血,是最适合王熙凤的,贾母的这个安排,再合适不过。另有一碗鸡髓笋,是贾政孝敬母亲的,贾母命人搭配上一盘风腌果子狸,吩咐道:“给颦儿、宝玉两个吃去。那一碗肉给兰小子吃去。”

一碗鸡髓笋,一盘风腌果子狸,是贾母送给两个最疼爱的孙辈的饭菜。这可能是贾府中很平常的一件事,但细品之下,才能体会到贾母的用心良苦。

自从大观园中添了小厨房,贾府中的少爷小姐们,便各自在各自的房里吃饭,若是谁偶尔兴致来了,也可以去找别的姐妹们一起吃。贾母的这个吩咐,则表露出来,她刻意让黛玉和宝玉到一处去吃饭。

否则,这鸡髓笋和果子狸,究竟哪一份给宝玉,哪一份给黛玉?只有他们在一起吃饭,才能体会到贾母的疼爱之心。为什么贾母会暗示他们一起吃饭?这其中隐藏着贾母说不出口的秘密——希望他们多亲近,因为他们就是贾母眼中最般配的一对儿。

贾母表现出来的这层意思,在《红楼梦》中还有很多次暗示。第五十七回,因为“慧紫鹃情辞试忙玉”,贾宝玉顿时死了大半个了,等袭人将紫鹃找了过来,贾母也已经到了怡红院,见了紫鹃,眼里几乎喷出火来,骂道:“小蹄子,你和他说了什么?”吓得紫鹃忙道:“并没有说什么,只不过说了几句顽话。”

等贾母弄明白紫鹃只不过是说了一句“林妹妹要回苏州”,贾宝玉就犯了呆病,流泪道:“我当有什么大事,原来是这句顽话。”对紫鹃也完全没有了任何火气:“你这孩子,素日最是个伶俐聪敏的,你又知道他有个呆病,平白地哄他作什么!”

从怒冲冲的一句“小蹄子”,到很亲昵的“你这孩子”,贾母这态度,变化够快的。究其原因,是因为紫鹃做的这件事,是老太太早就藏在心里头的,她根本不会放黛玉回苏州去,贾宝玉的病也根本就不成问题,老太太也就根本没有必要再惩罚紫鹃了。

再往前追溯,贾母也早就在刻意让这两个孩子亲近。林黛玉刚进贾府的时候,因为两个人都还小,便都住在贾母的房里,等开了春,贾母才给他们分别安排房间。这也就让林黛玉和贾宝玉,从小儿就比别的姊妹们接触更多,感情也更好。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的时候,贾母心疼孙子被贾政拘束了半天,一叠声地找宝玉,丫头们回说在林姑娘房里呢。贾母立刻笑道:“好,好,好,让他姊妹们一处玩玩吧,才他老子拘了他这半天,让他开心一会子,只别叫他们拌嘴,不许拗着他。”

贾母的这个心思,虽然不能明说,但贾府中的人也大都看出来了。王熙凤是最爱拿着宝玉和黛玉开玩笑的,甚至直接当着众姐妹们的面笑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你瞧,人物、门第配不上,还是根基配不上?模样儿配不上,还是家私配不上?哪一点玷辱了谁呢?”

二门上的小厮也都心知肚明,贾琏的小厮兴儿告诉尤二姐:“……将来(宝二奶奶)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故尚未及此。再过二三年,老太太便一开口,那是再无不准的了。”

执着于“金玉良缘”的薛姨妈,看到这种状况,也不得不以退为进:“……我想宝琴虽有了人家,我虽没人可给,难道一句话也不说?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得那样,若要外头说去,老太太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妹妹定于他,岂不四角俱全?”

薛姨妈也早就明白了,“外头说的”,贾母不中意,可是贾府中的姑娘们,还有谁?不姓贾的只有林黛玉和薛宝钗、薛宝琴、史湘云。薛宝琴有了人家,史湘云也有了人家,薛宝钗贾母看不上,林黛玉和贾宝玉的事,是贾母早就在心里拿定主意了的!

这一碗鸡髓笋,一盘子果子狸,被一起送给贾宝玉和林黛玉,是贾母再一次当众表面自己的心思——我就是要让黛玉嫁给宝玉!现在他们越亲近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