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网贷折磨的青年“群像”:家人被P成黄色小广告 手机被打爆

一些人因为借网贷还不上贷款受到催债公司的骚扰。警方侦办案件时发现一个难点:催款公司采用的是软暴力的行为,对被害人的心理产生威胁,让被害人恐慌。他们在催收过程中的方式方法严重侵害了被害人的权利和利益。

央视网消息:家住广东省广州市的吴先生,为了解决家中的资金问题,在网上借了小额贷款。没想到的是,除了高额利息带给他的经济压力以外,他还遭受着很严重的精神折磨,日夜活在骚扰、诅咒、恐惧之中。

受害人吴先生:因为家里出了点事,然后自己的工资又没有到位,所以到网上去借这样的钱。假如是借1000的话,到账,900。还的话要还1200,后面因为资金又出现了情况,我又去借。

原本是解燃眉之急,但后来窟窿越来越大,吴先生逐渐开始还不上贷款了。没想到的是,吴先生还是频繁接到催款员的骚扰,严重影响了他的工作和生活。

吴先生:发那些验证码,不停地发。我公司的电话也被打爆了,后来因为这个事情,我工作也丢了。再后来的话,他们还修改了一些照片,一些棺材照片,把我父母的照片贴在上面。

不止是吴先生,还有一些被害人同样是因为借贷,都遭遇着同样的事情。

由于还不上贷款,列先生开始陆续受到催债公司的骚扰。

列先生:就是通讯录有的电话他都会打,有时候我不接电话,他会骂你,比如你这样做人都没意思拉。死了算了。这些主要影响工作,有时候工作中接到电话,像我们在十几米高的地方工作,听到这些电话你会很暴躁。

像吴先生、列先生,这样的被害人不在少数,他们虽然在不同的网贷平台上借款,却被同一家催款公司骚扰。

关于这家催款公司,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在2019年年初接到过一起报案。警方调查后发现,催款员都是来自北京昌平区的同一座大厦里。

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黎长华:这个金融外包公司会承接一些业务去进行催收。按着一定比例分成。现在查明的有十几个软件公司委托过他们去催收的。我们也找了那些软件公司。他们签订的协议都是非常完美。可以将软件公司的所有责任规避完了。

经过侦查发现,这是广东省首例的“软暴力催收”犯罪案件,并涉及到跨省作案。与其他犯罪案件相比,这起“软暴力催收”案件中的催收公司是以金融公司为运作平台催收贷款,但他们在催收过程中的方式方法严重侵害了被害人的权利和利益。

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黎长华:借款以后超过60天不还的它就认为是不良网贷了,他们购买一些“呼死你”软件。一接通,他也没说话,挂了,挂了又打, 24小时不停地呼,这是他们一些常用的做法。

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马上成立了专案组,对催款公司进行调查。但是,专案组民警却遇到了第一个难题:取证难。

专案组民警花了大半年时间,在案件涉及的近万名被害人中,共找到几十人同意做笔录并像警方提供证据。

收集到证据后,警方发现案件的侦办还有一个难点:催款公司采用的是软暴力的行为,对被害人的心理产生威胁,让被害人恐慌。那么,警方该如何将被害人入罪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指出,“软暴力”是指行为人为谋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响,对他人或者在有关场所进行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恐慌进而形成心理强制,或者足以影响、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财产安全,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的违法犯罪手段。

2019年4月16日,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与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对这一催债公司进行联合抓捕行动。

在此次行动中,警方共抓捕了四百余名犯罪嫌疑人,并在现场缴获了大批证据。

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黎长华:关于软暴力的司法解释给了我们强心剂。这个司法指引出得比较及时。据我所知,我们这个案件打完之后,全国各地陆陆续续包括深圳也打了。

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 黄伟宁:这些受雇佣的人在公司里面打电话,发短信催收,他们认为这是公司的要求。就算犯罪都是公司的事,跟他们自己是没关系的。他们会有这样一个误区。

警方提示,债务人首先要积极履行自己的还贷责任,而债权人也要在法律的范围内依法依规进行债务催收,在这期间如果发生问题,双方都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

来源:央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