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李龙飞:再累也不能倒下,这时候我就是“全村的希望”

晚上十点许,50多岁的村医李龙飞,终于结束了最后一家隔离人员的出诊工作,准备踏上回家的路。

下楼的时候,李龙飞感觉自己的双腿有点打颤、眼皮有点重。作为一名医生,他知道这是因为长时间身体超负荷运转造成的。他站在楼梯间里略休息了几分钟,再次在心里对自己说:“疫情当前,大家的心里都没底,作为村里唯一的村医,再累也不能倒下,这时候我就是‘全村的希望’。”

▲村医李龙飞

李龙飞,子承父业,二十年前父亲退休时,他便接任了河南省登封市卢店镇卢西村唯一的村医职务。卫生室就开在过去的村小学旁边,三间房共有约30平方米:一间作为病房,冬日里生了煤炉火,成了村里生病的老人们“聚会”的场所;中间一间作为门诊大厅和药房,他的妻子常常在这里充当护士;另外一间是诊室,平时除了少数年岁大、病情严重的病人需要上门问诊之外,大多数时间,李龙飞就坐在这里。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为了减少人员流动和聚集,村卫生室的病房暂时关闭了,所有发热等疑似病例也早已由市里指定的医院接手。不过,对于李龙飞而言,这个冬季却变得更加忙碌了。

平均每天走访二三十户

早上7点钟,天还没有大亮。李龙飞匆匆喝了一碗粥,便再次戴上口罩,换上一身干净的工作服,骑上电动车出了家门。

“疫情来的时间太不巧了,刚好赶上春节,大量农民工返乡,使得疫情防控的工作量增加了不少。”李龙飞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称,村里把返乡人员的隔离防疫工作分成了三个等级,其中最高一级的防控对象就是湖北返乡者,卢西村一共有十几户,每天要上门进行消毒、量体温;其次是湖北以外省份的外省返乡者和河南省内返乡者,这部分隔离防疫的级别略低,但人数最多,工作量自然不少。

因为条件有限,大家只能在家中隔离,返乡人员单独一间房,家人也不能随意外出,需要任何东西都由村干部和志愿者负责送货上门。而李龙飞的主要工作,就是为这些返乡人员每日上门问诊,确保其身体健康。

“其实工作并不重,一般只需要询问一下健康状况、测量一下体温,偶尔也会代为进行消毒,或者送点东西。”李龙飞说,主要是人数太多,而这项工作其他人又代替不了,只能自己来。村里除了不多的两三个小区之外,大家住的都很分散,所以大多数时间都花费在路上。而且小区基本都没有电梯,“上上下下次数多了,腿有些受不了”。

▲李龙飞上门为被隔离人员量体温

▲有时李龙飞也帮忙消毒

对此,李龙飞并没有丝毫抱怨,反而说:“领导已经很照顾了,知道我忙不开,所以除了湖北返乡者之外,其他地方的返乡人员并不需要每天上门,而是与他们通过微信视频进行沟通。”

在与记者通话时,李龙飞正在前往一名湖北返乡者的家中,准备为其解除隔离,因此心情颇佳。“这户人家是在春节后才从武汉打工回来的,到今天刚好14天,这么多天下来,几乎可以肯定是安全了,也算一件高兴事。”李龙飞说,“由于大家回来的时间不一样,需要被隔离的时间也不同,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达到解除隔离要求的家庭需要上门。每解除一个,我的心里就轻松了一分,大家都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好。”

不过,据李龙飞的介绍,记者简单算了一笔账:湖北返乡人员的隔离级别最高,这十几户每天一趟是必不可少的;而其他地方的返乡者,尽管只需在开始隔离和解除隔离时各去一趟,但人数却是湖北返乡者的十余倍不止,因此,李龙飞这近一个月以来平均每天都要走访20-30户被隔离家庭。此外,他还要对所有走访家庭的健康状况进行整理,并实时报告给上级领导。压在这名已过知命之年的村医肩上的担子并不轻。

▲李龙飞为武汉返乡者发放“解除隔离告知书”

全民抗疫

出诊完某个小区里的几个被隔离家庭之后,李龙飞来到了附近一个路口的“疫情监测点”。

据记者了解,为了对抗疫情,卢西村跟全国大多数农村地区一样,春节之前就已经采取了“封村战术”,各个路口都扎起了帐篷,设立了临时的“疫情监测点”,村干部以及镇政府工作人员24小时轮流驻守在这里,以减少人员流动。凡是外村的人员一律不得进入,而本村的人员每户每两天也只允许凭“出入证件”出去一人,购买生活必需品。

这一天,由于又有一批志愿者来到了这里,参与到疫情防控工作中,所以李龙飞要为他们再进行一轮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基础医学知识培训。此外,给这些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测量体温、实时关注他们的身体健康状况也是李龙飞的日常工作之一。

▲李龙飞为临时监测点志愿者讲解新冠病毒知识

▲李龙飞为临时监测点志愿者量体温

志愿者汪小菲(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这些志愿者大多是党员和民兵,其中不乏已经退休的老人,年龄最大的已经有八十多岁,得知疫情紧张之后,也想奉献自己的力量。除了捐款捐物,有的老党员腿脚不便、就自愿在临时监测点上值守。

令汪小菲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一位家境并不富裕八十多岁的老人,因为平时多病,家里囤积了不少口罩,得知目前口罩比较紧缺,就将家里囤的近千只口罩全部捐了出来。

事实上,中国的农村人口数以亿计,每个村子都有不止一个“李龙飞”,在为这次疫情防控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特殊时期,单靠一两个人肯定是不行的,依靠的还是群众的力量,全民防疫。每天给被隔离家庭送菜、取快递的村干部,各个路口住帐篷值守的志愿者,他们几乎整个春节都没有休息,有的每天工作比我累得多,大家都绷紧了这跟弦,咬牙坚持,盼望着疫情早些结束。”李龙飞说。

▲被隔离人员收到村干部送来的食物

挑战仍然存在

事实上,据李龙飞透露,全民抗疫依然未到高枕无忧的时刻,挑战仍然存在。

首先面临的问题是人心。李龙飞这几天在出诊时,明显感觉到人心变得浮躁了些。

一方面,大家从年前到现在,大半个月时间很少出门,一些外地务工人员本是高高兴兴地返乡过年,结果一回来就被隔离,还连累了一家老小,时间久了心情难免不好;另一方面,2月3日之后,村里的防控严密程度明显上升了一个台阶,近期出行管控也越来越严,村广播也每天不停地轮播防疫知识,因此不少人难免心里不踏实:是不是疫情变得更加严重了。

李龙飞在出诊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兼任起了“心理辅导”工作,在消毒和量体温的同时也会时常解答大家的疑惑,或是陪他们聊聊天、解解闷。

“行百里者半九十,疫情的防控更是如此。之所以会出现更加严厉的防控举措,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封闭’久了,大家心里难免烦躁,怕大家疏于防范。”他向记者分析称,春节过后,部分城市的一些岗位已经开始陆续复工,上班族继续隔离就可能收不到工资、断了资金来源,商户继续隔离就要面临亏损,因此这时候假如让这部分未确认安全的人员随意流动,就可能令“抗疫战争”半途而废。所以,越到这个时候反而要加强防控,这也恰恰证明抗疫工作已经快要接近尾声。

▲李龙飞为被隔离者讲解新冠病毒知识

其次,防护物资的紧缺同样不容忽视。

李龙飞身为一线工作人员,每次出诊时仅有的防护工具,就只有一只医用外科口罩,“还要省着点用”,防护服、护目镜之类的装备则从来没有过。因此每次出门,他只能尽可能把自己包裹严实,多用消毒水清洗周围。

据某个临时监测点上的志愿者透露,他们的口罩也不多,常常需要自备,“一只一次性口罩反复戴3-4天也是常有的”,防护服只有几个定点治疗疑似病例的医院有。整个市里的口罩早已断供,村民大多佩戴的都是普通棉质口罩。

李龙飞对此并未感到有何不妥,“武汉等大城市的疫情要严峻的多,突如其来的疫情令人措手不及,有限的防护物资肯定是优先供给这些地方。平时我们工作人员多注意一些就可以了,有防护最好,没有也问题不大。”

又一个“平安夜”

结束了一天的出诊工作,回到家中,李龙飞感到十分疲惫,所幸他的妻子也会帮他处理一些信息汇总之类的工作。多年来的卫生室村医工作经历,早已让两人配合得极为默契。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李龙飞才有时间看手机,匆匆回复白天未能及时回复的微信信息。然后,他拿起早已整理好的名单,开始给没能抽出时间到家里上门问诊的人员拨通视频通话,轮流询问他们当天的健康状况。

得知又是一个“平安夜”,李龙飞的心里踏实了不少,再加上当天又有一个武汉返乡人员成功解除了隔离,压力也随之小了一分。他复又拿起了名单,开始暗自计算着第二天的行程。

值得高兴的是,迄今为止,登封市只有2例确诊病例,且卢西村的这一数字仍为0,甚至连疑似病例也没有。“这是我们全部抗疫工作者的成果,而且随着春节远去,新增的返乡人员越来越少,或许疫情防控不久就可以结束了。”李龙飞这样想着。

不过,每到夜深人静时,夫妻二人又会想起自己的独女李靓(化名)。

据李龙飞介绍,李靓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其工作单位同样属于抗疫期间“紧急部门”,回来一趟不容易,却没待几天就走了,与他一样,在另一个城市参与着对抗疫情的工作。

对于女儿的工作,李龙飞很支持,“国家需要,每个人都应该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只不过遗憾的是,今年春节女儿回家的几天,也没能多抽出些时间好好陪陪她。”

记者 张志峰

—— / 疫情专题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