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遭遇“情人劫”:人员分流中 回暖待国庆档

有上市影投中层表示:“人力成本不菲,我们正在尝试人员分流,使影院工作人员能够去物流等行业实现暂时再就业。疫情严峻,本身恢复时间已经不明确,再加上消费者恢复信心需要时间,我们预测,回暖要到国庆档。”

今年情人节,注定与电影无关。

2月14日,影院停业依旧。这一天,原本是业内期待的情人节档,按此前计划,该档期上映影片达十余部,一度被外界称作“史上最挤情人节档”。灯塔数据显示,近三年来,情人节当日票房分别为3.93亿元、2.63亿元、6.72亿元。

比情人节档更冷清的是影院现实处境,萧条,且恢复时间不明。“难”,多位影投中高层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人力成本不菲,我们正在尝试人员分流,使影院工作人员能够去物流等行业实现暂时再就业。疫情严峻,本身恢复时间已经不明确,再加上消费者恢复信心需要时间,我们预测,回暖要到国庆档。”有上市影投中层表示。

实际上,影院刚性支出除了商场租金、员工薪资外,还包括放映设备按揭贷款、春节开业装修贷款等分期支付款项。停业对于影院影响巨大,尤其是小型连锁影院,资金链断裂是现实风险。“此前,已经有大量僵尸影院,不产生票房,只是名义上活着。”有产业核心环节人士称 。“我们实际处于收缩状态,在加强运营,活着最重要。”有上市影投高管道。

另一头,原定春节档上映的影片《囧妈》,因疫情撤档之后,出品方欢喜传媒将该片网络放映权卖给了字节跳动,并在头条系短视频APP中免费播出。“欢欢喜喜与字节跳动将于在线视频相关的多个领域开展合作,字节跳动将向欢欢喜喜最少支付人民 6.3 亿元,约等于港元 7 亿港元,作为代价。”欢喜传媒公告透露,欢欢喜喜为其全资子公司。

此事给予外界极大震动,但复制可能性有限。“头部影片制作成本高,每张电影票在一线城市能卖到70、80乃至上百元,就算按照分成比例,收益也不低。线上不可能提供类似规模回报,字节跳动更像花钱营销,况且视频平台本身也在亏损,该模式不可持续。”前述上市影投中层表示,多位影视业高管也持类似看法。

当然,从公告上,各家上市公司依旧表达着对市场信心。“公司坚定看好中国影视文化产业,2020年将继续保持新开影城速度,提升市场占有率。 截止日前,公司购买的理财产品余额为11.2亿元,现金流充足,能应对疫情及恢复正常经营所需要的资金需求。”2月6日,横店影视发布公告称。

“本次暂时性经营调整系不可抗力导致,并不影响公司的生产能力和产品质量,不会削弱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不构成公司经营模式和外部环境的重大变化。 ”同日,中国电影公告表示,但其并不讳言,下属控股影院在 2019 年春节期间(2月4日至10日)合计实现票房 1.44 亿元,占2019 年度全年实现票房总额的 7.94%。

“鉴于影院停业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的影响,预计公司 2020 年第一季度经营业绩将因此产生波动,但公司管理层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可持续发展充满信心,也将努力保持业绩长期稳定。 ”上海电影公告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