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根3》热播,去世15年的她却再次被“伤害”

本文作者 | 晚睡

01

时隔18年后,由赵本山领衔的《刘老根3》正式网络首播,和赵本山多年没有过合作的范伟、何庆魁也再次回归,铁三角强强联手,让这部剧成为近段时间的爆款产品,热度超高。

刘老根、药匣子都齐了,唯独缺少的是女主丁香。因为饰演丁香的高秀敏已经于2005年突发心梗去世,永远的缺席了人间。

之前曾经有媒体猜测丁香会由谁来替补,还列出了黄晓娟、赵海燕、关婷娜等可能的替补名单,但最终《刘老根3》上线时,观众发现,剧情安排丁香于十多年前去世,死因也是心梗。

她的人不在了,只有照片处多次在剧中出现,慰藉粉丝的思念。

在第一集中,编剧借大辣椒的嘴讲出这件事,对刘老根唏嘘“你说丁香咋就没这个福”,而赵本山则用刘老根的身份表达出对老搭档去世的惋惜,“那都怨我,咱就没常识,你说当时要给用上硝酸甘油,一下子就过来了……”

赵本山这段话说得极其动情,惹来很多铁粉泪目,联想到这部戏的编剧是高秀敏的爱人何庆魁,更是字字诛心,痛彻心扉。

没有人能替代她的位置,她的演技、气质、风采都无人能敌,自她走后,荧幕中的农村妇女形象出现了空白。

2005年高秀敏去世前,正式宣布与赵本山结束合作关系,个人单飞。同年,她和何庆魁的庆魁影视公司出品了电视连续剧《圣水湖畔》,她饰演的女主马莲生动鲜活,泼辣能干、敢闯敢试又重情重义,获得广泛好评。

客观来说,这部剧的制作水准绝不亚于三年前名声大噪的《刘老根》,在某些方面甚至更为出色。

大概也正因为如此,赵本山和高秀敏与何庆魁的关系进入冰封期,参与《圣水湖畔》演出的演员大多无法再与赵本山合作。

比如在《圣水湖畔》扮演村长黄金贵的演员郭铁城,之前是《刘老根》中的二奎,虽然观众呼声很高,演员自己也在微博上表示自己随时可以出演,最终却还是被替换。

《刘老根3》开拍的消息传出后,郭铁成还曾隔空喊话“如果片方邀请,一定努力再续二奎缘。”

但最终还是换人了,本季二奎的扮演者是孙小飞,不是郭铁成。

高秀敏与赵本山交恶的原因,通常被解读为赵本山过于强势,无法接受走红后的高秀敏与之分庭抗礼。

而事实上,何庆魁与赵本山的矛盾也很深,从1997年何庆魁就开始为赵本山写春晚小品,《红高粱模特队》、《昨天、今天、明天》都是他亲自操刀,但到了2000年,就发展到了何庆魁一度不想与赵本山合作的程度。

《红高粱模特队》

2003年的小品《送水工》是何庆魁临时救场之作,原定的编剧不辞而别,马上央视就要开始审查了,而赵本山还没有剧本,只好给何庆魁打电话。

何庆魁用一晚上就写出了剧本,赵本山很高兴,女主角也由原定的宋丹丹变成了高秀敏。

恢复合作也是好景不长,很快两个人之间又有了矛盾。

所以高秀敏的离开,有一半是为了自己,还有一半是为了自己的爱人。在他们的矛盾之间,她需要选择,也需要战队。

但在她去世后,赵本山前去吊唁,何庆魁给出的解释是,“我知道当年分开是她的错,她在春晚审查前一天出去演出,连词都没有对一遍,差点耽误了审查,是她的错,但是我爱她,没办法,只能随着她选择离开。”

高秀敏遗体告别会上

现在15年过去了,斯人已逝,人家老哥俩却在一起冰释前嫌,再度合作,曾经的对错重要吗?不重要。

只留下她的一片忠诚与痴情,令人唏嘘。

02

高秀敏出生于1959年,从小就能唱爱跳,有一副好嗓子,15岁成为二人转演员,18岁进入扶余市炼油厂宣传队。

别看她后来体态丰满,当年可十分苗条,19岁上还因为太瘦而没有被正规的文艺团体录取。

同年她认识了在县文化馆工作的京剧武生李云启,李云启长得帅,工作也稳定,两个人结了婚,生了孩子。

李云启

开始他们感情很好,后来李云启工作屡次变动,心情低落,沉迷烟酒,二人经常吵架。而这时高秀敏的事业却步步高升。

1982年她进入扶余县民间艺术团,由一般演员成为剧团重点培养的尖子,被当地人称为“小郭兰英”,连年在地区和省获奖,还被任命为业务副团长。

就在这时,何庆魁出现了。

何庆魁是高秀敏的老乡,比高秀敏大11岁。

何庆魁(右)

何庆魁从小天资聪颖,作为父母的晚生子,备受宠爱,所以聪明劲全用到了淘气上,而且是“蔫淘”。

看他身材瘦小,干不动农活,父亲只好让他参与剧团演出,这段经历让他的文艺天赋得到了充分发挥。

参军回来后,他以打渔为生,业余写词编曲,笔耕不辍。每当冬闲,不能打鱼的日子,他就在炕上放一张小桌,不停地写稿,投稿,但年复一年,他写的稿子都石沉大海。

在同村人眼中,他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怪人,却因此得到了下乡知识青年张艳茹的芳心。

为了与何庆魁在一起,张艳茹放弃了回城,选择留在村里。

人们都不看好他们的婚姻,张艳茹硬是靠种地把一家五口的日子过下来了,始终支持何庆魁的创作。

1986年张艳茹利用知青返城政策把全家带回了扶余县城,两个人都没正式工作,全靠张艳茹卖菜的收入维持生活。

何庆魁年近40还没有写出来,已经近乎绝望。高秀敏作为同住在一个小县城的同行,对他有所耳闻,1988年,用了他的一个拉场戏《谁养活谁》,并在省调演中获奖。

遇到合拍的搭档可以激发出两个人的创作热情,之后两个人的合作如鱼得水一路顺风,不断在省汇演调演中获得大奖,高秀敏的幽默风格和艺术水平被观众认可,何庆魁的才华也得到了施展。

事业发展了,两个人的感情也有所升温,双方都意识到已经离不开彼此。

1992年,高秀敏离婚,据说这最初是高秀敏为了离开地方剧团被迫采取的假离婚,不过很快李云启发现,高秀敏完全不想和他复婚。

何庆魁也回家对妻子坦白了自己和高秀敏的关系,请求离婚,“艳茹,我们离婚吧,我离不开秀敏。”

张艳茹还没有尝到丈夫成功的滋味,就先等到了变心的噩耗,精神都崩溃了,三个孩子也跪下来请求爸爸留下,何庆魁却说,“你爸写了快一辈子了,好不容易才看见一点希望。只有高秀敏才能让爸成功,等爸成功了,会回来的。”

从此后,虽然何庆魁并没有离婚,却和高秀敏正式生活在了一起,他写她演,两个人相互成就。

1994年,高秀敏以小品《密码》获得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入场券,并且获得三等奖,开启了自己事业的黄金时代。

1998年高秀敏首次登上春晚,与赵本山合作小品《拜年》,获得了二等奖 。

1999年,高秀敏和范伟、黑妹合作,出演小品《将心比心》,获得春晚小品三等奖。

2002年,高秀敏和赵本山、范伟合作,以小品《卖车》获得央视春晚一等奖。

《卖车》

2003年,高秀敏和赵本山、范伟合作,以小品《心病》获得央视春晚一等奖。

经典台词“我这心哪拔凉拔凉的”就是出自小品《心病》

2004年,高秀敏和赵本山、范伟合作,以小品《送水工》获得央视春晚一等奖。

看到他们的关系日益亲密,张艳茹终于死心,同意离婚。

何庆魁却无法接受了,他哭了,“艳茹,我对不起你,我爱秀敏,她帮我成功了,我离不开她。但你善良,通情达理,跟着我受了那么多苦,我没能给你什么,不能连婚姻也夺走!我永远不和你离婚。”

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关上一扇门。

高秀敏在人生后半程得到了自己艺术上的知音和生活上的伴侣,却唯独没有得到那一张结婚证。

外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志同道合的好夫妻,他们还携手走上了《艺术人生》的舞台,夫妻恩爱、儿女孝顺。但死亡让真相赤裸裸地暴露了出来。

至死,她都不是他的妻。

03

2005年的7月,是何庆魁生命中风雨飘摇的一年。

先是高秀敏宣布离开赵本山单飞,舆论炒得沸沸扬扬;然后是他告人侵权,也因为侵权被告;大儿子从广州赶回来帮他处理官司,半路遭遇车祸身亡;他在办理儿子丧事的7天后,高秀敏在家里猝死。

何庆魁万分悲痛,而且充满自责,后悔自己没能陪在她身边,他觉得高秀敏是因为打呼噜造成的呼吸暂停而窒息的,如果当时自己连夜回来的话,就不会有这个结果了。

高秀敏葬礼上的何庆魁悲痛欲绝

善良的张艳茹也不禁失声痛哭,她让二儿子树成披重孝和父亲一起赶去长春,送高秀敏最后一程。

她还记得,何庆魁曾经带着高秀敏回家,高秀敏小声喊她嫂子,还给每个孩子带了礼物,给了她几万块钱。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就原谅了她。在自己松原的家里,她给她设了灵堂,哭着说:“你怎么走得这样早啊!到最后我也没真正把老何给你,你一定很遗憾吧。”

何庆魁不离婚,是他和高秀敏的共识,“我恨不下这个心下来,实在实在开不了口。高秀敏也很善良,也说她也狠不下心来。所以就这样了。”

高秀敏的女儿李萱曾经在节目中说过,母亲与何庆魁关系一直非常好,而母亲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与何庆魁领结婚证。

何庆魁承认自己很愧疚高秀敏,让她到死都名不正言不顺,只是张艳茹这么“通情达理”,允许他家外有家,他不忍赶尽杀绝。

三人以这种特殊的方式相安无事地生活着。只能说,何庆魁是幸运的,两个女人都肯成全他,不愿意难为他。

高秀敏去世后,何庆魁回到了张艳茹的身边,两个人带着两个孙子,重新一起生活。

何庆魁和张艳茹

提起高秀敏,何庆魁说:“秀敏走了,对我是一棵大树从我心里连根拔掉。我现在心里连棵小草都栽不活了,就是安安稳稳、消消停停地过日子吧!”

2015年,张艳茹也去世了,在何庆魁的怀中笑着离开。

这样的结果,对于张艳茹来说,也是一种圆满,不是吗?男人中间溜走,后来又回来了,到底她是他最后的归所。

只是对于高秀敏呢,则太难评定了。

她来到,丰富和提升了他的艺术生命;她走了,他又重新变回别人的丈夫。日子还得过,即使心如荒野,但一日三餐,温酒热茶,他也安然享受。

现在三个人当中已经走掉了两个,只余一个男人在世间苟活,还在用自己仅存的能力书写着往昔的记忆和恩爱。

这大抵上还是很感人的,有一句话说得好,“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感情也没有办法用合算不合算来形容的吧。

但我们所说的爱情,其实常常与自己的需求密不可分,我们总是很难将需求与爱分开。

何庆魁对张艳茹的爱,是因为只有她欣赏他支持他,那是他当时最需要的。

何庆魁对高秀敏的爱,是因为她能帮助他成功,那也是他当时最需要的。

心灰意冷之后,他回到老家休养生息,选择回到妻子身边,那还是他当时最需要的。

何庆魁是那种看似老实人的聪明人,他一直都能从身边人那里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包括今天与赵本山恢复合作关系,曾经的责任被推到了高秀敏身上,“我爱他,只能选择和她一起离开”。

不知道高秀敏的在天之灵听到会不会心寒,作为外人听到感觉她好像15年后再次遭受了伤害一般,心有不忍。

爱对他来说就是选择,每种选择他都可以实现利益最大化。

爱一个人和需要一个人是不一样的,爱一个人是需要一个人的前提,而需要一个人,却会把爱当做需要的借口。

“我需要你,而爱是可以让我更好地满足需求的理由,所以我会说我爱你。”

爱情不常变,而需求则易变。

把需求当做爱情的人,除非对方能够一直满足自己的需求,否则就很容易变。

我从来不会对爱情失望,我只是觉得我们每个人都该警惕自己和他人的欲望,欲望带来情感,但欲望不会止步于情感。

- END -

本文文字原创,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介绍:晚睡,作家、情感咨询师,一枚斜杠中年码字工,喜好解读复杂情感迷局,关注女性独立与成长,已出版《晚睡谈心》、《帮你看清已婚男人》、《你配得起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