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大雪消融 一切都是崭新的

家乡的雪,许久都没有下的这样大过。年前喧闹繁华的市井,受疫情影响变得沉寂,而一场浩浩荡荡地大雪,疏散着人们封锁在家的萎靡,从深夜到黎明,雪下的天地轻盈自由,下的心底清澈明亮。

我们从未与外面的世界这般疏离却又这般息息相关。醒来睡去,一个个数字牵动着心潮的起落,正如每片轻若无物的雪花堆积起来又是如此的沉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能做的只是站在原地盼望着这场战场的胜利。

简单的生活,让人变得朴素。深居简出,食材格外珍贵,但人们总能用食物治愈一切。冰箱的角落,罐头瓶中的韭花从未开启,还封锁着母亲秋天的叮嘱,不知是谁说的韭花和羊肉天生就是绝配。滚沸的水激发姜片和韭花酱辛辣,再放入肥瘦相间的羊肉,鲜香的味道扑鼻,应和着春雪的清寒。噗噗作响的汤锅让人安宁,像是抚摸着炕头被垛上熟睡的老猫,也像是曾经那些嘈杂拥挤的日常,如今想来恰恰是那些寻常日子,最让人念念不忘。

雪公平的降落人间,送给了人们宁静纯洁,也带来了泥泞繁重。抬头望向窗外,雪未停,人的痕迹已留在了雪上。垃圾车工作如常,有人盘算着如何清扫,而有人从未离开。无关风月,他们却为我们白了头。我们必胜的信念也许正源自这每一个平凡人心底的大气与善念,待到春暖花开,他们卸下重任之时,我想认真的说声谢谢。

开年我们遇见了种种艰辛,但也克服了重重苦难。正如我们坦然接受冬日的寒冷与荒芜,因为只有冬天会下雪,更因为没有一个冬天不被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再来。在惶恐与感动的记忆之外,我们更学会如何珍惜,如何避免重蹈覆辙。

落雪逐渐轻薄,天空澄明,情绪随雪飘落,也许把雪交给大地,天空就不再那么沉重。暖阳冲破阴云,大地褪去一身白衣,春水将盛,那逝去的生命和人们的顽强的抵抗也会渗透进土地滋养着亟待破壳的希望,否极泰来,一切都会重启,大雪涤荡过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为原创转载须经作者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