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向戈恩索赔100亿日元,可能设立11年来最低利润目标

在被日本警方逮捕、被取保候审、多次假释未果、光天化日之下“逃离”日本前往黎巴嫩之后,轰动一时的“戈恩案”又迎来了新后续。

当地时间2月12日,日产汽车公司表示,正式向日本横滨地区法院提起针对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的民事诉讼,索赔金额为1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亿元)。

根据日产提交的诉状,对戈恩提起诉讼的理由是其不正当使用公司资金等行为给日产带来了长期化的损失,目的是让戈恩对“数年来的腐败行为”负责,包括“虚报支出”、低报年薪、私用公司公务飞机、占用公司海外房产且不付租金等。

日产方面也表示,他们正在加紧追索戈恩对企业造成的损失,包括寻求获得戈恩豪华游艇的归属权、其他损害赔偿或救济。而在此次案件中,日产对戈恩发起的赔偿金额在后期或将继续增加。

同时,日产可能会采取更多的法律行动。

日产表示保留对戈恩在逃往黎巴嫩贝鲁特后对媒体发表的“毫无根据和诽谤性言论”寻求法庭补救的权利,未来可能会针对这场新闻发布会的言论采取单独的法律行动。

而在日产采取反击之前,戈恩刚刚在荷兰对日产和其合作伙伴三菱提起诉讼。

在这起案件中,戈恩要求获得1,500万欧元(约1.1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索赔理由是自己被非法解除了在荷兰的合资企业日产-三菱BV的董事长职务。戈恩的团队辩称,解雇他是错误的,因为公司没有透露针对他的指控的细节。

2月10日,日产和三菱两家公司的律师对外表示,戈恩利用了荷兰的合资公司来提高自己的工资,通过这家公司有效弥补了公开申报工资的一部分,并以此偿还了部分个人税务债务,而根据日产和三菱的统计,戈恩一共获得了大约782万欧元(约6000万元人民币)的不当报酬。

戈恩的律师本周出现在荷兰法庭,要求日产和三菱公布有关此事的内部文件。路透社报道称,法院推迟做出裁决,直到两家公司提交一份解释其终止戈恩(职务)的理由的文件,据悉该法院将于3月26日做出裁决。

出生于巴西的卡洛斯·戈恩同时拥有巴西、黎巴嫩和法国三国国籍。在被日本警方逮捕前,戈恩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联盟主席,同时也在三家企业担任高管职位。

2018年,因受到瞒报巨额个人收入、挪用公司资金等指控,戈恩两度在日本被捕,缴纳巨额保证金后获得保释,在位于日本首都东京的寓所接受软禁并受到严密监控,原本定于2020年4月在日本受审。而在2019年年底,戈恩“逃离”日本前往黎巴嫩,并公开质疑日本审判的公正性。

有评论认为,戈恩被捕,表面上看是瞒报收入、挪用资金这样的个人指控,背后其实是日本与法国在汽车产业上的博弈与暗战。

受戈恩下台影响,日产汽车也迎来了近10年来首次利润下滑。2月13日公布的日产2019财年第三季度(10-12月)财报显示,其第三季度营业利润为230亿日元,低于分析师平均预估的590亿日元;销售额下降18%,至2.5万亿日元,净亏损261亿日元(约合2.38亿美元)。这是日产自2009年3月以来首次季度亏损。

而累计来看,2019财年前三个财季,日产汽车实现营收75073亿日元,同比下滑12.5%;营业利润543亿日元,同比下滑82.7%,营业利润率为0.7%,低于去年同期的3.7%;净利润为393亿日元,相比去年3167亿日元暴跌87.6%。

具体到销量方面,2019年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美国市场、欧洲市场以及日本市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下滑幅度分别为1.1%、9.9%、17.2%、7.8%。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日产高管对外媒表示,日产可能会下调集团2020年利润预期,从2300亿日元下调到1500亿日元,这将是11年来日产最低的利润目标。

曾有分析指出,日产目前的困境凸显出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被解职后,公司所面临的混乱局面。而从长期来看,戈恩事件对日产汽车带来的动荡还将进一步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