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QQ空间神曲支配的恐惧,是时候面对了!

这大概是我们第一次迫不及待地盼着假期结束。

嚷着“熬夜不怕死”的青年,第一个戴起了口罩;“御宅一族”纷纷发现自己其实宅不住;反对“996”的你也一心向往着去公司的路......

于是,在家闲到极致的网瘾“中年”们,突然想起QQ空间这件事儿,都不知道自己有几颗小太阳了,遂打开看看,没想到空间主页上自动播放的歌曲,一下上了头!

看着闪烁着悲伤的图片、读不懂的火星文,伴随着非主流神曲,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QQ空间神曲国语篇,带你来一次穿越时空的“羞耻”之旅,谁还没有个葬爱家族杀马特的非主流青春呢!

特别提示:通篇非主流歌词配图,为避免不适,00后请在90后、80后的陪同下观看。

《香水有毒》胡杨林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是我鼻子犯的罪

不该嗅到她的美

擦掉一切陪你睡

很多人觉得这首歌歌词有三观不正之嫌,因而忽略了胡杨林柔美特别的音色。

其实胡杨林的百度百科毕业院校一栏,写的是:清华大学,湖北美术学院。她不仅接受了高等的艺术熏陶,还是个会写文章、会创作的才女。

其实小时候听这首歌的时候,完全没听出来它讲的是这样一个卑微纠缠的婚姻爱情故事。

《贝多芬的悲伤》萧风

在莱茵河畔 贝多芬的悲伤在徜徉

诙谐夜晚 遗留在波恩城的泪光

这首歌原唱是郑毅,我们听得最多的女生版本其实是萧风的翻唱。

洗脑的旋律,悲伤的歌词,还加上一点名人的故事,绝对是展现自己忧郁又博学的首选曲目了。

承认吧,大家当初心中都有非主流的影子......

《QQ爱》王麟

哦,qq爱

是真是假谁去猜

说不定对方他是杰伦

在2007年,也就是13年前,这首歌获得了中国移动12530金曲榜第1名,这个成绩,几乎是每位粉丝花了真(手)金(机)白(话)银(费)赢得的,绝对没水分。

这首歌基本上展现了当时年轻人的一种生活状态,QQ曾是我们最常用的交流工具,当年还听过不少网恋成真的故事,算是最早的婚恋网站了吧。

《猪之歌》香香

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

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

这首歌的创作者是毛慧。

当时网络专业的毛慧经常在互联网论坛中,看到一些关于猪的搞笑帖子,于是他将女友给他取的绰号“猪先生”写进歌曲中,一气呵成。

这首歌可爱俏皮,只是可怜了当年班里姓朱的同学们......

《我不想说我是鸡》K娃

我不想说我很清洁,

我不想说我很安全,

可是我不能拒绝人们的误解,

看看紧闭的圈数数刚下的蛋,

很多歌就是,你以为你没听过,点开一听,词儿都还记得。

这首歌是一个小朋友演唱的,以2005年的禽流感为创作主题,将一只“被误解困扰”的小鸡拟人化,借用杨钰莹《我不想说》的曲子,重新填词,唱出了在事件中动物们的无奈。

你当年听的时候肯定没觉得这首歌立意深远吧。

《求佛》誓言

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当年誓言在哈尔滨的时候,有一个女朋友,但他俩因为事业上的发展不得不分了手,后来誓言将这段感情讲给了陈超,便有了这首《求佛》。

2004年,誓言仅花了200元就将这首歌买了下来,2006年一发到网上立刻爆火,毫不夸张地说,当年三只手机同时响起,就有一个人的铃声是《求佛》。

都不用想,旋律就在你嘴边哼出来了。

《老鼠爱大米》杨臣刚

我爱你 爱着你

就像老鼠爱大米

很多人一看到文章的标题,可能就想到了这首歌,特别是今年还是个鼠年嘛。

虽说这首歌有一段版权之争,但单曲月下载600万次的吉尼斯纪录,绝对是在2004年时难以想象的。

杨臣刚甚至还凭借词曲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第一次有网络歌手上春晚。

就在前段时间,杨臣刚还举办了一场《老鼠爱大米》15周年演唱会,不知道到现场的人是不是情怀满满呢。

《触电》芭比

爱的魔力转圈圈

想你想到心花怒放黑夜白天

是的,这就是那首著名抖音神曲《爱的魔力转圈圈》的原版。

就像歌词里写的,这首歌也是有魔力的,第一遍听:什么鬼歌;第二遍听:脚尖蠢蠢欲动;第三遍听:oh,爱的魔力转圈圈......

怀念劲舞团的那些日子。

《我不是黄蓉》王蓉

我不是黄蓉 我不会武功

我只要靖哥哥 完美的爱情

王蓉其实是个创作型歌手,这首歌就是她自己写的。

这首歌的整体风格有种当年美国潮流音乐的感觉,节奏感很强,特别是词填的很有意思。

谁还记得家有儿女的这段表演,以及《爱情公寓》里关谷和美嘉哄小孩睡觉时唱的:我不是蝗虫,我不是蜈蚣......

《擦肩而过》宇桐非/胡雯

爱上你是我的错

可是离开又舍不得

听着你为我写的歌

好难过

相信即便是看到这个歌名感觉很陌生的小伙伴,在读到歌词的时候就一定能想起这首歌。

小时候觉得青春就是该多愁善感,一天天没别的事儿,就觉得自己伤了别人,别人伤了自己,晃着杀马特的刘海儿,45度角仰望天空......

《你到底爱谁》刘嘉亮

求求你给我个机会

不要再对爱说无所谓

不少年轻人是因为彭昱畅在快本上唱了这首歌才知道的,但这首歌火的时候,彭彭也就十岁左右。

刘嘉亮创作并演唱的这首歌,可以称得上是那时候标准的悲情情歌,让那些在爱情中陷入迷茫或是感情中受了伤害的人产生了共鸣,当然还有一些没经历过爱、但渴望轰轰烈烈的初高中生。

《外滩18号》袁成杰/戚薇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还是那个地点那条街 哦

有谁跟小编一样,是在很后来才发现这首歌的女生部分是戚哥唱的。

这首歌绝对是KTV里,跟《被风吹过的夏天》《今天我要嫁给你》一样高点击率的男女对唱。

《外滩18号》是专门为两人量身定做的,两人提议将上海话、四川话等方言写成RAP融入歌曲,录出来的效果也非常好,传唱度也相当高。

《玫瑰花的葬礼》许嵩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深深爱着的你

终极非主流神曲当然要放在最后了!

瞧这淡淡的忧伤和玫瑰花瓣的凋落,是不是跟洗剪吹的刘海儿以及脸颊上的心形贴纸莫名地搭。

写这首歌的时候,许嵩也不过20岁的年纪,还很青涩,直到现在他仍旧一直坚持着创作,带着他的成熟和生活的思考,爱他的人还在爱他啊!

没想到吧,十余年转眼就过去了。

随着装扮空间、蓝牙传歌、抄歌词、偷菜、劲舞、停车等等这些古老技艺的失传,也许一个时代真的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