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非常时期发布Q3财报,飘红之中亦有隐忧

在国人万众一心关注疫情时,很多人的目光也开始关注经济层面。2月13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作为双11狂欢购物节过后的一份成绩单,财报有不少亮眼之处,也暴露出隐忧。

水大鱼大 日赚5.7亿,月活破8亿

水大鱼大,在阿里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增长依然是主基调。

财报显示,阿里业绩表现强劲,各项数据均高于市场预期。市场预期业绩为1592.09亿元,实际达到1614亿元,同比增长38%;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为523.09亿元,同比增长了58%,相当于日赚5.7个小目标

最核心的现金奶牛是由淘宝、天猫、口碑饿了么、菜鸟、盒马搭建起的核心电商业务,收入同比增长 38%,营收占到了阿里总收入的88%。虽然面对腾讯的围追堵截,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目前依然硬核

闲时用淘宝、天猫购物,饿了上饿了么平台点外卖,用支付宝付款。阿里巴巴正在承包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俨然已经成为国人消费的日常代名词。电商、物流、外卖这些大众消费品,因为中国受众人数巨大,形成规模效应,总利润惊人。

黑马亮眼 阿里云计算首破百亿

值得关注的是,阿里云计算也颇为亮眼。在阿里各项业务中,云计算收入增幅最大。

根据财报,由于公共云与混合云业务的收入均实现增长,2019第三季度阿里云收入首次破百亿达107亿,同比增长62%。相较于亚马逊AWS的37%及微软智能云业务的27%增长速度而言,居于行业领先地位。

可能有的人不清楚云计算是干什么的,简单说就是在线计算,比如钉钉的视频会议就是云计算业务的一部分。

战略显效 下沉市场攻城略地

用户方面,阿里在中国零售市场月活跃移动用户达8.24亿,高于市场预估的8.047亿,环比净增长3900万。淘宝在一二线城市和下沉市场也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在2019第三季度中,淘宝新增年度活跃消费者中超过60%来自下沉市场。

这意味着,下沉市场的人口红利仍未消失,淘宝对下沉市场的加速渗透已经成为阿里核心电商业务增长的重要引擎。这要归功于阿里早前的战略决策。2018年,阿里都在加速发力下沉市场,2019年一季度,聚划算又升级战略,打通了淘宝和天猫营销平台,持续发力。从本期财报可见,阿里近年来对下沉市场的收割已经初见成效。

在快速增长的数字背后,反映了这家中国最大的电商新零售平台对于下沉市场的最新理解。至少在拼多多、京东都已经花大力气布局的下沉市场,聚划算作为市场排头兵依然保有竞争力。不过,拼多多也不是好惹的,他们依然在虎视眈眈地紧追淘宝的新增用户数量。

榜姐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很多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消费者也开始接触网购,反映出中国市场的巨大内需潜力。在用户增量市场空间越来越小的国内电商领域,各家电商平台针对存量市场的厮杀势必会越来越激烈。

营销利器 淘宝直播用户翻倍

企业经营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朝一夕的增长并不难,难点在于长期持续地增长。如何保持用户可持续增长,是摆在淘宝眼前的一大难关

根据阿里巴巴财报披露的信息,第三季度通过淘宝直播产生的商品交易额以及观看淘宝直播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均同比增长超过一倍;天猫线上实物商品支付GMV(成交总额)同比增长了24%。

根据阿里巴巴财报披露的信息,第三季度通过淘宝直播产生的商品交易额以及观看淘宝直播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均同比增长超过一倍,天猫线上实物商品支付GMV(成交总额)同比增长了24%。淘宝直播作为优化内容创新及个性化推荐的方式,“直播电商”已成为成长最快速及有效的营销模式之一。

榜姐认为,淘宝业绩的持续攀升一部分来源于公司的创新。从2016年阿里巴巴推出了淘宝直播,到2017年和天猫直播合并打通,在内容、流量、玩法三大方面进行升级,由李佳琦和薇娅牵头的带货引流直播,已经成为淘宝内容化、社区化的核心引擎。助力商家及网络红人通过直播方式与粉丝及消费者进行营销互动,逐渐成了淘宝天猫复留存用户的重要手段

直播带货为代表的内容形态,正以颠覆式的影响力刷新大众对新消费方式的认知。在移动互联网进入存量时代的关键时点,对提升流量、降低获客成本等方面效果突出的直播,成为了众多平台必争的入口

根据光大证券产业调研及数据测算,直播电商2019年总规模有望达到4400亿。淘宝直播的成功,让京东、拼多多、抖音、快手也纷纷效仿入局,也就是说,未来的竞争更加趋于白热化,后进场的很难获得大量行业红利。

疫情影响 2020年财报遭遇水逆

总体来看,2019年阿里核心电商业务仍然比较稳定,但电商之外的业务局限性仍然比较明显,且在短时间内很难有所改变。对于阿里来说,在电商之外的业务上仍存在较大的挑战和隐忧。

从2月14日的股票市场看,资本市场不太“认可”这份财报。截止今天收盘,阿里的股票跌幅达到1.76%

阿里2019第三季度营收增速为38%,继上季度创下营收增速新低后,再次创下新低,而且营收增长主要依靠新零售的快速增长。反映新零售收入水平的一项录得258.14亿元,同比增速高达128%,远高于总营收增速,再次成为本财季阿里营收增长引擎。

在新零售突飞猛进的对比之下,阿里传统业务持续增长低迷,两项传统营收支柱:商户服务营收增速与佣金营收增速分别为23%与16%,远低于总营收增速

云计算虽然首破百亿营收,但目前依然亏损的。大文娱业务仍然在“拖后腿”。虽然财报显示阿里文娱版块归属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营收73.96亿元,同比增长14%。但对照2018年第三季度同比增长23%的数据,大文娱业务增速明显放缓

2020年开年不顺,叠加春节假期和疫情影响,快递和电商长时间停止和低速运行。由于线下物流和疫情的管控,电商交易的下滑不可避免。预计阿里的淘宝、天猫、本地生活服务等业务在2020年开年增长率将放缓,而其布局的远程办公、云服务和新零售,在未来可能是新的爆发增长点。

如何保证财报的各项指标在疫情之后不下滑,是目前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所有科技企业需要面临的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