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资治通鉴之仁德之君魏文侯:守信、礼贤、明辨

《资治通鉴》这本书我读了好多遍了,每读一遍都有新的收获和感悟。现在我再次捧起这本历史巨著,并将其中的内容以尽可能通俗易懂的大白话形式分享给大家。如果大家喜欢我的文章,欢迎大家关注并留言讨论。

前言

魏文侯尊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等贤者为老师。段干木受魏成的推荐,得到魏文侯的礼敬。魏文侯每次路过段干木的住所必定低头,手扶车前衡木,表示敬礼,所以四方贤士都来归附他。

守信的魏文侯

一次,魏文侯和群臣饮酒,正当高兴的时候,突降大雨,魏文侯命令备车将往野外。

左右侍从说:“今天饮酒正乐,天又下大雨,国君要到哪儿去?”

文侯说:“我曾经和管理山林的虞人约好打猎,饮酒虽乐,怎能不去如约相会呢!”就起身前往,亲口告诉对方因雨停止打猎的事。

韩国向魏国借兵攻打赵国,魏文侯说:“寡人和赵国情同兄弟,不能答应你的请求。”

赵国向魏国借兵攻打韩国,魏文侯也以同样的理由予以拒绝。两国使者忿怒辞去。

事后两国国君知道了魏文侯对他们的友善态度,都来向魏国朝贡。魏国于是开始在三晋中称强,诸侯没有谁能和它争雄的。

礼贤的魏文侯

魏文侯派将领乐(读yuè)羊攻打中山国,等到全部占领后,将这里分封给儿子击。

文侯询问群臣说:“我是一位怎样的君主?”

大家一致回答说:“仁德的国君。”

任座说:“国君攻占中山,不将它封给弟弟,却封给自己的儿子,怎能算得上仁君?”

文侯大怒,任座匆忙而出。

文侯又问翟璜,翟璜回答说:“仁德之君。”

文侯道:“你怎么知道呢?”

翟璜说:“臣听说君主有仁德,做臣子的就正直。刚才任座的言辞正直,臣所以知道。”

文侯非常高兴,派翟璜立即召任座回来,并亲自下堂迎接他,待以上宾之礼。

明辨的魏文侯

魏文侯和贤士田子方饮酒,文侯说:“钟声不太调和吗?是不是左边的挂高了。”

田子方笑了笑。文侯说:“为何发笑?”

子方说:“臣听说,国君应当了解乐官有才还是无才,不必了解乐音的和与不和。现在君上明辨乐音的和声,恐怕会疏忽乐官的才能呵。”

文侯说:“你讲得对。”

李克与翟璜

魏文侯对李克说:“先生你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家贫时想贤良的妻子;国家动乱时想贤能的丞相。’现在应当立为丞相的不是魏成就是翟璜,这二位哪个好些?”

李克回答说:“我远在宫廷之外,不敢接受主君您要我议论立丞相的命令。”

魏文侯说:“先生你身当要事时不可推让!”

李克说:“主君这是您没有详细考察的缘故啊。对于臣下,平日要考察他所亲近的人,富有时要考察他所相交结识的人,显达时要考察他所举荐的人,穷困时要考察他是否屑于做的事,贫寒时要考察他是否贪取财物,观察这五个方面就足可以选定丞相了,哪里要等我李克来议论?“

李克退出后,遇见翟璜。翟璜说:“刚才听说主君召请先生去择立丞相,究竟任哪一位为丞相?”

李克说:“魏成。“

翟璜听后,面带忿怒地说:“西河的守令吴起,是我举荐的。主君在国内对邺地很是忧虑,我举用西门豹。主君想要攻伐中山国,我举用乐羊。中山攻克之后,没有官员去守护它,我举用先生你。主君的儿子没有师傅辅导,我举用屈侯鲋。以这些耳所共闻、目所共见的事实,我有哪一点比不过魏成?”

李克说:“你在主君面前建议用我,难道是要结成党羽以谋取大官吗?主君现在向我询问谁可当丞相,我回答的就是这样。我知道主君他一定会用魏成做丞相,是因为魏成的食禄有千钟,其中十分之九使用在外,十分之一使用在家内,因此他在东边结交了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这三个人,主君都把他们当作臣子。你怎能与魏成相比?”

翟璜听了,惭愧地后退一步,再次拜谢说:“我翟璜是个鄙陋的人,说话冒犯先生,愿终身作先生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