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碑故事:政府重视,群众智慧,才使《曹全碑》躲过战乱

《曹全碑》全称《汉郃阳令曹全碑》,又名《曹景完碑》。东汉中平二年(185年)十月立,竖方形,高273厘米,宽95厘米,共20行,每行45字。明万历初年在陕西省郃县旧城出土,1956年入藏西安碑林博物馆。内容为王敞记述曹全生平。此碑是汉碑代表作品之一,是秀美一派的典型。

清万经评此碑:“秀美生动,不束缚,不驰骤,洵神品也。”《曹全碑》是目前我国汉代石碑中保存比较完整、字体比较清晰的少数作品之一。

该碑是汉代隶书的重要代表作品,在汉隶中此碑独树一帜,是保存汉代隶书字数较多的一通碑刻,字迹娟秀清丽,结体扁平匀称,舒展超逸,风致翩翩,笔画正行,长短兼备,与《乙瑛》、《礼器》同属秀逸类,但神采华丽秀美飞动,有“回眸一笑百媚生”之态,实为汉隶中的奇葩。其波磔之法与《石门颂》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以风格秀逸多姿和结体匀整著称于世,因此历来为书家所重。

《曹全碑》系晋王敞等纪念曹全功绩而立。王敏、王毕等立石。碑文除了记载东汉末年曹全镇压黄巾起义的事件,还记载了张角领导农民起义波及陕西的情况,反映了当时农民军的声势和合阳县郭家起义等情况,为研究东汉末年农民起义斗争史提供了重要的历史资料。

《曹全碑》从出土到今,可谓历经重重磨难。在明代的万历末年,大风吹折了大树,倒卧之树压在《曹全碑》上,使碑身横裂一道口子。于是,流传于世的拓本,此后又分为:断前拓本和断后拓本。碑断以后损毁之字更多。再到后来,拓工越来越不像话,看到古碑有的字字迹不清,干脆自作主张,用斧凿乱凿乱挖。如:一个“乾”字右侧被挖成了“车”字;“曰”字被挖成为“白”字。

说起《曹全碑》的曲折故事,更为惊险的是抗日战争期间,西安、合阳等地屡遭空袭,曾经有一次,合阳遭到六架敌机轮番轰炸,死伤民众多达57人。在这个关键时刻,陕西省政府暨教育厅等有关单位为保护文物,曾严令各县采取措施。合阳县政府接到命令后,立即责成该县北护难村拓印碑石的工人行知省等人,在合阳文庙内就地用土构筑窑洞,维护《曹全碑》。为了保守秘密,严防汉奸破坏,行知省和同仁放出风声,假称“《曹全碑》已奉命运到省城”。从1939年到1944年,在长达5年的时间内,《曹全碑》能一次次地躲过敌机的狂轰滥炸,安然无恙,这与行知省的悉心保护是分不开的。1956年,西安碑林博物馆派来工人,将藏在合阳文庙夯土墙内的《曹全碑》挖出,用卡车运回碑林收藏。

此文中的图片为清代收藏家沈树镛旧藏本